江湖有客第0139章 言论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139章 言论

小说:江湖有客 作者:说白 更新时间:2018-01-11 23:48 字数:4066
  “江公子,噢,或者是江院监,你这倒是监察这南院还是有这么一手的。这南院执司是当着整个大宁诸多头脸人物是说出这般的话,怕是要请江院监是给出一份解释的。毕竟,这整个南院不能是任由这样的风气继续的流传下去。”这刘骁是把话说得是大义凛然的,那脸上带着戏谑是看着眼前的江有鱼,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江有鱼是笑了,笑的是很灿烂,“没想到刘大人是给我来了这么一手,这是不是心胸过于狭小一些了呢?真是弥天之言,你说,这整个大宁诸多的大人也不是傻子,这事情便是到了帝君那里该是怎么说,那依旧是怎么说的。”  “这巧合的事情是这么多,便是刘大人若是咽不下这口气,放不下这么一份颜面可以是和我说的。何必是要做这样事情,白白是丢了大人你这威风。”这江有鱼的话中是带着一份的嘲讽,而这么一份的嘲讽确实是让着刘骁的面色上是过不去的,也是很难看的。他这做事自然是不地道的,也是把这事情做得很直白,无疑这样的形式是让人所不齿的。  不过,到底是骁勇伯,能够在这皇城是混迹这么多年, 便是这手段还是脸皮都是磨得很厚的。所以,眼前这人是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江院监是何必如此去说,这南院的执司监管本就是你的职责,不能是因为你自己的疏忽,就是把这罪责放在我身上的。我这不过是手下过激了几句,这人就是如此的,那总是要为自己的说话负责的。”  “只是说刘大人是好手段的,其余之事倒也不多说。”江有鱼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诸人,那眼中是带着一份不屑,随后竟然是不再搭理,就要是转身进入这南院的大门的。  骁勇伯刘骁显然是没有料到是这么一个情况,看着那江有鱼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是皱皱眉头,随后是带着言官也几步离开这南院的。  “便是这言官奏事,无论是从何说起,江有鱼这个南院的院监定然是要被问责的。而那随后的,我们联合那朝中的几位大人一同是出言,罢了这个江有鱼的职责。这大宁皇城可是有不少的势力见不得那渊亲王府是再次崛起的,且若是能顺带着打击一下南渊,那些人也是乐意出这个手。”骁勇伯是在这脑海中思虑一下,本身这事情就是很简单,且根本是容不得江有鱼反抗的。再有,刘骁相信自己不是一个人唱戏,那大宁皇城之中是不知有多少的势力想要跟着唱这么一出戏的。  随后,这刘骁是收拾了一下,然后是快步出了这南院的范围。  在那刘骁是离开这南院之后,江有鱼是将罗绍兵给唤了过去。有些话,说的实在是过火了一些,正是因为是把这话说的过火了,那江有鱼便是这心中是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是给眼前的这位罗绍兵是沟通一下的。这大宁历朝历代的诸多的武道高手都是清楚这大宁帝君的脾气。当年是以篡位的形式是得到这大宁天下,虽然在这如今这大宁的天下是被这个帝君大人是治理的不错,但这么一份的不错也毕竟是不能从这事情的源头上是消除影响的。  所以,这现如今的大宁对于一些言论是控制的很严格的。而在这控制极为严格的言论之中,这袁邵兵是所说的大宁言论是很好的撞上了那一向是极为严格的思想控制的。  “做好心理准备吧,在于这些人自然是为了报复我江有鱼的,但你罗执司是撞到这枪口上却是没有办法的。那大宁的诸多的律法是明白无误的写着对于这言论之罪的惩罚,所以,这事情我是无法定夺的。或者,你是告诉我,乃是何人召唤你去那院门,何人是让你见面那刑司的王春?”这事情是从这本质上是不正常的,那个王春是把这话题引导正好,而正是这出面应付这王春的也是这大宁南院最是嚣张的罗绍兵。但罗绍兵这本身是不具备任何的一个能力是见面那些刑司王春的。所以,江有鱼是要问一问,并不只是把这罗绍兵是叫过来说一下事实情况的。  结局是已经注定的,一个人如果是做错了事情,那必然是需要他去承担的。即便,这个罗绍兵乃是这南院提司罗泽的独子,这个事实也是没有办法变更的。  江有鱼说完,这院监独院的院门就是被一个青衣中年是推开的,这中年一副是阴鸷的模样,那身上是带着一份很是腐朽的气机,来人便是这大宁南院的提司罗泽。罗泽是这南院的老人,也正是因为这罗泽是这南院的老人,才是让这罗泽的独子罗绍兵是有了一副嚣张跋扈的性格。而罗泽本人又是忙于各种案件,所以对于这罗绍兵是多有放任,最终是养成这罗绍兵想什么就说什么的性子。罗泽是稍稍的对着江有鱼是点点头的,随后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是傻了眼的罗绍兵脸上。看得出来,这罗泽是带着一份怒气的,不过是一巴掌,那罗绍兵的半张脸就是肿了起来,那嘴角更是被抽的开裂。  “混帐东西,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这非议王法的事情也是你能做的吗?”这罗泽是在心中是怒啊,眼前这个南院正是多事之秋,那位大宁南院的院正是被帝君是派往南疆,至于是何时归来,却是不知归期的。而另一点,那个几乎是注定未来执掌南院的姬公子,少院正也是离开了南院。多数人都是能够品尝这南院的一份不那么明朗的气息,更有那不知名的势力是袭击这南院的。于此,便是一向在这南院老资格的罗泽在这近一段时间也是夹着尾巴做人的。而就是这罗泽是夹着尾巴做人,那阴招一来却是落在在这罗邵兵身上的。  江有鱼是没有心思是看着父子两之间的教育悔恨,更是没有得到这罗邵兵的回话,那罗泽是告罪一声,说是那家中的老夫人是闹着要上吊,这般,罗绍兵又是被罗泽是带走了。江有鱼是青着脸和罗泽是沟通几句,随后那便是绷着脸看着慢慢离开的罗家父子,那心中是计划着自己该是如何的作抉择的。  的确,这南院的院监是很不好做的,便是如此院监的位置是刚刚做的时间不长,这遇见的事情已然是不少的。再有,那个刘骁的手段是果真强大的,而这么一份强大的手段,却是让整个大宁是少了一份和谐的。  无论是这两方是怎样的斗争,那是无论如何也是不该借助这言官的手段是去招惹那大宁的死亡律法的。一但是这样做了,那就是意味这双方之间是少了一份浩然正气,也是少了一份情面的,那跟着的就是大家彼此的不死不休。  比起江有鱼的这么一份头疼,那南院上下的气息是再次的玄奥起来了。这个罗绍兵的事情完全就是一把锋利的刀子,是突兀的把原本算是一个整体的南院是割开了一道缺口的。而这么一道缺口的出现,是让刚刚坐上这南院院监位子的江有鱼是出现了一份的危机,而这么一个危机一但是处理不好,那接着的就是罢黜官位,进而是波及了整个南院的。  这个南院是有不少人是希望看到他江有鱼是摔在这地上的,虽然那平日这些的大宁南院的高手是对于江有鱼还算是客气,也多多少少的听着江有鱼的一些吩咐,但那是在于他们是和江有鱼无从下手之前采取一种策略。且那时的江有鱼身后还是有着南院院正姬行书的支持,所以,这些南院的人就是心中有些的想法也是不敢多言的。不敢多言,那也更是不敢随意的表露。  那南院院监的位子终究是诱人的,而在这位子是极为诱人,那诸多的南院提司心中自然是有些的想法。所以,现如今的局势却也是让那些是心中有着打算的人稍稍的疏远了江有鱼。  南院的院监是负责执掌这南院的教化,监察这南院的诸多提司执司做事言论是否合乎道理,这么一个权责在这大宁官场之中也算是另类的顶峰了。毕竟,这个院监所能够监视的乃是整个大宁南院。而这大宁南院的对外所掌控的却是整个大宁的灰色一面,这权柄自然是极大的。  江有鱼是没有把这事情是过分的放在心上,虽然是不知何人是在这背后算计自己的,但一来自己本就是不想做这个大宁南院的执司,其二无论是渊亲王府还是那位帝君,都是不能让自己是在这皇城出事的。所以,江有鱼的心是很大的,有些人自己找死,那于他江有鱼也是没有丝毫的关系。  不过,这关系虽然是没有,但这大宁皇城的言论却是被一些有心人是煽动起来,一切对于江有鱼而言,似乎都是不利的。  江有鱼是早早的回到这渊亲王府的别院是休息了,这两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江有鱼也是忙得筋疲力尽,所以这一夜江有鱼是睡得很早了。而在这夜色之下,一些因隐藏在这大宁皇城暗处的诸多势力似乎是有了一些冒头的迹象。  一夜无话,至少在江有鱼的梦中也是少有人言语的。  次日,才是刚刚起始,一些在这皇城消息是灵通的官员是相互的通了气,而那整个大宁皇城的舆论也是多多少少的是达到了巅峰的。  言官本就是控制言论,左右言行的,此时的大宁皇城,在一些言官集团的利益下,那舆论是慢慢的引导在那渊亲王府的姑爷身上的。  大宁的朝堂之上,此时是吵的不可开胶。  那言官果然是孤傲的,这刚是大宁的早朝,压着耐心是等这些大宁百官把一些国计民生的事情言尽,这个言官就是在身边的刘骁眼神示意下慢慢从百官的队伍中走出。那是看着眼前的大宁帝君朗声道,“禀帝君,臣有一事要说。”  这个言官是望着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伟岸中年,中年是十分威严的,那目光是扫视了一眼这位言官,然后是淡然的点点头。  “朱卿是为我大宁的言官,定然是于我大宁言论是起了一份事情的。如此,朱卿是说说看。”这个大宁帝君的话是说的很好的,你出来说话,那只能是说你言官还说的事情。自然,这么一句话虽然是对于这位言官所说,但也不乏是有敲打这位大宁督军的意思。  而这大宁督军是看着脸色微微一沉的,于他而言,在一些国计民生上不过是插言几句,便是落得这么一份敲打,如此是让梁半湖心中说不出的膈应。不过,此时督军大人倒也不多言,而是看了一眼刘骁,在是看着那言官几眼,等着这言官开口的。  言官先是诺了一声,随后是看着满朝文武,那眼中是露出一份的喜意。当然,这么一份喜意在于这言官脸上一闪而逝,倒也是不那么明显。  言官言官,那是执掌言论的官员,而这么一种官员,在于这大宁境内说是实权,那是没有的。若是没有权,那诸多的大宁官员又是对于这言官是敬而远之的。  但,现如今这么一位言官却并不能让诸多官员敬而远之。言官的言论需要一定的名气做支撑的,而此时站出来的这位言官显然是没有这么一份名气的。  不过,今日以后,他相信他的名气就是会传遍整个大宁皇城的。  “昨日,臣在南院附近走动,为帝君大人听取民意,但便是在于那南院院门处,忽然是听得那位南院的罗兵罗执司是有诛心之言。”言官是说到这,是看着眼前的诸多大宁百官的视线全部是落在自己身上。随后,是稍稍的停顿,又是跟着说道,“那南院的罗执司竟然是藐视枉法,更是欲言之他乃是国中之国。”  “哗”这话刚是出口,整个大宁的朝堂是忽然之间生出了无数的杂音。有些话,便是对于这些一向胆大的大宁言官也是不敢随便给别人扣帽子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江湖有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