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女尊:凤颜妖娆第66,67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6,67章

小说:独步女尊:凤颜妖娆 作者:墨少九爷 更新时间:2017-09-13 19:03 字数:4019
  东方既白。

  “我该走了,你的事我答应给你一个答复。”

  在沉默了良久之后,楚言轻飘飘地扔下这句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让潘慧终于从长诗的意境当中回过神来,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楚言的背影。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

  望着楚言渐行渐远的方向,轻声呢喃。

  谢谢你。。。。。楚不语。

  收拾

  劫法场失败之后,破庙已经成了一个明面的靶子,为了防止让易谦将所有人一锅端,又或者用流民们的性命来威胁锦衣卫们,

  楚一连夜带着所有人和家当,一路浩浩荡荡的向山里进发。

  路途中流民们都很配合,所以天还刚亮,楚言就从锦衣卫那里知道了新的聚点,然后立刻足下生风,向山中飞奔而去。

  来到锦衣卫指定的地方,一个四面都是浓荫的小山谷。

  一条清澈见底的溪灌流其中。

  小溪边是玩耍嬉戏的孩童。

  大人们则忙着搭建帐篷,生火做饭。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安谧自在的模样,就像是来到了传说中的桃花源,一派热闹的景象。

  楚言停下运转的精神力,慢慢地走了过去。

  看到楚言过来,正在忙着的人都纷纷停下手头的工作,和楚言亲切的打着招呼:

  “楚大人,你来了!这里这里!”

  王大牛看到楚言过来,满脸兴奋的挥手示意。

  楚言微笑颔首,走了过去。

  “叫什么楚大人,叫楚妹妹!”

  王大牛身边一个长相普通,满脸精明的男子“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王大牛的脑袋上,生气道。

  王大牛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憨憨的笑了。

  楚言忍俊不禁。

  “尤克里李毅她们都在?”

  王大牛的精明夫君连忙抢着回答:

  “她们都在后面最大的那个帐篷里等着你呢。”

  楚言向两个人笑了笑,转身离开。

  。。。。。。

  帐篷内,

  所有人围在一个大桌子边上,拿着筷子和碗,兴高采烈的聊着。

  桌子上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

  楚言掀开帘子,走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尤克里眼睛一亮,率先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不语,我们正聊到你去哪了?真是说曹操曹操(架空历史三国之前正常,男女颠倒。)就到!”

  楚言笑道:

  “是吗?你们都聊了我什么呢?”

  江流她们看到楚言走过来,全都站了起来,满脸的笑容。

  路姹奇也跟着站了起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楚言:

  看年龄不过十岁上下,还未束发。

  看身形既不威武也不雄壮,反而有些瘦弱。

  但是看长相。。。。

  剑眉入鬓,晓若春花

  凤眼微勾,波光潋滟。

  端的是绝世翩翩。。。。

  行走之间,自有一番韵律,

  身上乍一看仿佛有无处破绽,,但是再细看,所有的破绽都变成了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

  路姹奇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贸然出手试探。。。

  虽然她刚才看见这群锦衣卫恭敬的样子有些跃跃欲试。

  楚言走到桌子前特意给她留下的位子前坐下,伸出手往下压了压:

  “都坐下。”

  众人坐下,江流迫不及待地说道:

  “主。。。楚老。。大人,你去哪里了,给你介绍一个新伙伴——当当当,路姹奇!就是那个劫法场的壮士!”

  楚言饶有兴趣的顺着江流的手指,抬头望去。

  路姹奇站起来,对着楚言和周围拱了拱拳,豪爽的大笑道:

  “不才在下,正是路姹奇。

  堪堪会些不入流的拳脚功夫,昨日让各位见笑了。”

  说完,在众人的注视下,又一一拱手,坐下。

  江流不赞同的拍拍路姹奇的肩膀:

  “姐妹,你太谦虚了!怎么能是不入流的拳脚,分明是个绝世高手!”

  尤克里笑着调侃:

  “那周散在禁卫军中的实力可以排到前十,你能以绝对的优势压倒她,让她毫无反击之力,这样还不算是高手的话,

  恐怕我都要怀疑,你们所谓的江湖,到底是有多令人心惊胆战了!”

  众人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等到笑声停止,一直冷着脸的楚一问道:

  “不知楚大人此行,可有什么收获?”

  众人闻言,也一脸好奇的看着楚言。

  楚言轻笑一声,道:

  “收获倒是有一个,不过恐怕你们每个人都想象不到。”

  姜沉鱼若有所思,急切道:

  “不语,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谁能让你也这样诧异?”

  “。。。。是让潘慧。”

  “怎么可能?”

  王族长和江流惊呼。

  “为什么不可能?”

  周统领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们。

  “原因很简单。。。。”

  姜沉鱼在康城已经当了多年的城主,一些隐晦的事情她也隐隐约约有所听闻。

  “这个让潘慧不是让家的亲生骨肉。。。”

  “怎么可能,你是说公主他?——”

  尤克里的脸色有些难看。

  “事关皇家体统,皇上也不会任由公主他乱来。”

  “那如果是公主和那个人本来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连皇帝都曾经想要下旨替他们赐婚呢?”

  众人皆愕然。

  尤克里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印象。。。

  那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听见父亲和姑夫绣针线的时候,聊天说漏了嘴。。。。

  让家的世子原本并不是如今的这个,而是现任周国公让月毅的原配夫人锦州宋氏所出的嫡长女,让忘琴。

  那让忘琴可比现在的这个继室所出的让易谦强多了,年纪轻轻战功显赫,坐到二品的建章将军之位。

  不过让忘琴不仅年轻有为,人品也是一等一的好。

  她不仅没有像别的世家子弟一样,对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且同为嫡女的让易谦心存芥蒂,暗下杀手。

  反而从小就对她是十分照顾,把她当成自己的同父妹妹一样。

  不仅让让易谦在自己的军营里担任重要职务,甚至还想要把自己的世子之位让给她,自己一心想要卸甲归田,云游四方。

  而当时的长湘公主,从小在宫里见到身为太女伴读的让忘琴,就开始喜欢欺负这个看起来,比宫里面那些无趣的侍监,宫侍有趣的多的少女。

  许多年以后,随着让忘琴越来越优秀耀眼,这种兴趣逐渐变成了喜欢,然后变成了爱。

  终于有一次,在让忘琴得胜回朝,骑着高头大马走过轩辕门的时候,长湘公主将一个相思香囊扔到了让忘琴的怀里,

  力道之大,让忘琴当场被砸下了马。

  然而,周围手下将士的哄笑声,没有让让忘琴恼羞成怒,她只是从地上跳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香囊仔细的塞到自己的内襟,贴着里衣放好。

  只一个动作,就向天下人表明了她对长湘公主的珍视。

  两个人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深情对视。

  所有人都在为他们欢呼。

  更有甚者,

  当时的京城年轻男女疯狂效仿,相思豆一时成为定情圣物,千金难买。

  他们二人也成为了当时最受瞩目的一对,是达官贵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甚至连宫中的皇帝皇后都想要凑个热闹,给他们金旨赐婚。

  但是长湘公主很果断的拒绝了,

  他自信地对自己的父后说,我长湘要的,不是什么金旨绑定的婚约,而是能够真真正正,全心全意,爱我,将我放在手心里呵护的人。

  看到唯一的嫡子说这句话时,脸上闪过的幸福光芒,皇后殿下放下心来,也存着一份试探之心,想要看一看这对小恋人能够走到什么地步。

  于是,赐婚也就不了了之了。

  本朝兴盛,对男子的束缚并不像前朝那么苛刻。

  望门寡可以在给妻主服丧一年之后,自行嫁人。

  过门寡可以在给自己的妻主服丧五年之后,由还在世的父母或者嫡长姊做主,重新寻找自己的第二春。

  未婚男子婚前与妻主偷尝禁果,诞下麟儿,也不会像前朝严苛的律法中规定的那样,被浸猪笼,骑木马游街,沉塘。

  而是由男方姊妹代为抚养,等到女方迎接男方过门之后,再作为吉娃,三日回门后带回。

  皇家男儿娇养,这样的事情在未婚公主和驸马之间已经屡见不鲜了。

  所以长湘公主和让将军未婚先孕,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只不过这件事十分隐秘,在当时,也只有很少的人能够知道,

  就在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他们两个人的好消息时,却传出来一个让所有人都张目结舌的一件事:

  长湘公主亲自去求了皇帝赐婚,大婚的对象居然是一直跟着长湘公主和让忘琴青梅竹马长大的第三个人,

  只不过因为长湘公主和让忘琴过于优秀,而一直被掩盖在他们光环之下的让易谦。

  因为让忘琴过于优秀,让易谦在当时又完全没有建树,所有人都对长湘公主和让忘琴这一对天作之合报以最大的期待,

  皇帝陛下和皇后殿下对让易谦很是看不上眼,当下严词拒绝,并试图想要向长湘公主身边的宫侍问明原委。

  然而所有的宫侍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高高兴兴和未来驸马偷偷摸摸去看刚刚喝过奶的龙凤胎的公主,

  突然之间,只抱着妹妹,提着满是鲜血的剑从房间里冲出来,满脸的绝望。

  他们惶恐的跪下,将眼睛所看到的情况一字不差的禀告给面前这两个天底下身份最尊贵的人。

  毕竟是经过夺嫡之战的胜利者,皇帝沉默了片刻,还是禁不住长湘公主以死相逼,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一向过于骄傲自信,实际却十分单纯的嫡子,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

  “你确定不会后悔?”

  长湘公主已经快要崩溃,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谏,他只是将搭在脖子上的剑又往里面用了几分力,细细的血丝立刻从他洁白无瑕的脖子上渗了出来。

  看到长湘公主从未有过的凄惨的形状,一向最为疼爱这个唯一的嫡子的皇后一咬牙,拍板定论,磨墨执笔,在赐婚的圣旨上写下了长湘公主和让易谦的名字,

  并拿过一旁的凤印,在圣旨上盖了章。

  长湘公主接过圣旨,惨然一笑,跌跌撞撞的转身离开了。

  长湘公主和让易谦的婚礼三天之后如约而至。

  虽然时间很仓促,但是却依然场面宏大壮观,一千二百抬嫁妆蜿蜒绵亘了整个朱雀街。

  好像全城的人都来了一样,那万人空巷的盛景,前所未有。

  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是怀着凑热闹的心情,来看一看这场盛世闹剧。

  坊间的赌场让忘琴会来抢亲的胜率和不会来抢亲的赔率已经达到了五十比一,前所未有的高峰。

  然而,令所有人意外的是,从头到尾,让忘琴都没有现身,甚至连一个代为传话的人都没有。

  更令人大失所望的是,到了周国公府,长湘公主只身一人下了轿子,

  传言中长湘公主未婚先孕的谣言不攻自破。

  然而,更多的却是知情人心里深深的叹息。

  在跨过周国公府正门之前,长湘公主将一直被紧紧握在手中,让忘琴送他的定婚玉配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然后突然之间,昏倒在地。

  然而,皇帝赐婚,便是天命不可违,即使是最受宠爱的公主,也不能逾越皇权之上。

  皇帝率领文武百官,亲临周国公府,冷着脸,赐下长湘公主的身份玉牌,和让易谦完成了最后的三叩九拜。

  长湘公主醒来,一瞬间心如死灰。

  三个月后,传出来长湘公主怀有身孕的消息。

  这时,让忘琴终于姗姗来迟,她满怀期待,风尘仆仆的来到公主府,(原本,让忘琴和长湘公主一个月就要大婚,所以长湘公主就从皇宫搬到了公主府待嫁。)

  却被告知,长湘公主已经嫁给了她的妹妹,让易谦。

  让忘琴右手中的雪莲轰然掉下,在门卫没好气的催赶下,她怔怔然退后三步,穆然吐出一口鲜血,倒地。

  让忘琴的至交好友,尊贵的中宣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帝陛下,还有当时的曹郡侯世子宋之问就站在公主府的角楼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独步女尊:凤颜妖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