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子是主宰第十八章 妙,不可言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八章 妙,不可言

小说:重生之老子是主宰 作者:湘西迷月 更新时间:2017-09-13 19:00 字数:9555
  离尘子站起身后感到略微有点晕眩,同时觉得身上好像压上了数块巨石,沉甸甸的很不舒服,更不舒服的是胸甲的上沿现在直接贴紧了自己的锁骨下端,略微一动便会在锁骨上摩擦一下。离尘子扒下了胸甲丢到了一旁,一摸之后叹了口气,减肥减过头了。  元力可以滋养、修复肌体,但这不代表它能在短时间内让肌肉隆起或者是让皮肤充满弹性,离尘子想“恢复身材”,看来需要一段时间了。原地做了几个战术动作后,离尘子发现自己现在体质下降到了不足原来的一半,虽然有信心用元力温养提升一点,但绝对不可能在肌体恢复完成之前让自己现有的战力回归了。  离尘子不认为自己现在的状态能够死守住汝阳哨卡,除非暗麓之森那边不再派人来进攻,不过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下一次出现的,战力绝对会更为恐怖。  想清楚了这些后,离尘子把两名士兵和伍百岁叫到了跟前,简单的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后,他把撤离的打算说了出来,两名士兵完全没有意见,这两天来的战斗是他们经历过的最为惨烈的激战,比较而言,他们之前经历过的那些根本就是渣子。  离尘子需要两名士兵帮他做一件事:在撤退时,把尸体处理一下,然后把能带走的缴获都带走。  两名士兵很干脆的答应后开始跑去捆扎那些战利品,至于战友和敌人丢下的尸体,则被他们搬到了哨卡护墙前堆了起来,在以往的攻守战斗中,大家可都是这么干的。  两个小时后,两名士兵怀揣着离尘子的战报扛着两个大包裹撤离了峰顶,他们将步行到距离汝阳哨卡四十千米外的红轮铺哨卡先休整一晚,然后再回到溧阳卫城。  伍百岁则按照要求把小部分缴获塞进了自己的背囊里,然后坐在护墙边的尸体堆旁,等着离尘子从食物储藏室出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  伍百岁着急起来,再过两三个小时天就要完全黑下来了,万一敌人趁着夜晚摸上来,伟大离尘子主人跟英勇的辅兵伍百岁就得被人一锅端了。  伍百岁在焦急中又等了一个小时,然后他再也等不下去了,心说虽然离尘子嘱咐过让他等待,不过并没有吩咐他不能去粮食储藏室找他呀。犹豫了半分钟,伍百岁翻回护墙内,朝着哨卡后的悬崖边跑去。  翻开掀板几秒钟后,伍百岁看见了离尘子,他正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伍百岁怪叫着扑到了离尘子的身旁,一把抱起离尘子的上身一看,离尘子的口鼻便挂着几缕已经干涸的污血,脸色发青,眉头紧锁,呼吸已经微弱到了几乎探查不出的程度。  一通狂喊狂摇无果后,伍百岁泪水横飞的扛起离尘子向地面冲去,然后越过护墙一路狂奔,值得称赞的是,他没有忘记那个装着缴获的背囊。  “主人,坚持住!伍百岁带你回卫城去,坚持住!”伍百岁一边跑一边哇哇的哭喊道。  伍百岁一路狂奔到红轮铺哨卡前时,已经无限接近于脱力了,幸运的是红轮铺哨卡恰巧有四名士兵换防,暂时驻守在红轮铺的一名上士安排这四名士兵与先期撤退修整的两名士兵一起赶夜路,轮流把气若游丝的离尘子抬回了溧阳卫城。  回到溧阳卫城的时间是第二天早晨,尹筱筱刚走进办公室便听到了离尘子受伤待救的消息,她毫不犹豫的抓起了内线通讯器布置急救,挂断通讯器后,她径直冲出办公室,跑向医疗区。  尹筱筱刚进行喷雾消毒,便看见离尘子被两名医疗兵抬进了手术室,略一思忖后,她跟着跑了进去。一分钟后,一名三级外科医师领着几名助手急匆匆的走进了手术室。  “岳晴岚医师,请你马上抢救这名中士。”尹筱筱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这是身为尉官、任务官应有的姿态。  医师点了点头后便指示两名助手进行术前工作,随着两名助手的忙碌,离尘子的衣、裤被很快的剪开了。  尹筱筱的瞳孔收缩了起来,眼前的这副身躯,还是离尘子中士的吗?  在尹筱筱的印象里,离尘子的身体堪称完美,光滑紧致的皮肤,线条优美的肌肉,协调的比例,还有那让人……  可是眼前的这副身躯呢?上半身完全瘪了下去,干枯的皮肤紧紧贴在骨架上,左上臂诡异的弯曲着,硕大的伤口还在不断往外滴着污血,右脸肿胀,左脸却瘦削得接近骷髅,两条长腿看上去还算正常,但是上面却是血污密布,一条条细长的伤口像是被人连续用利刃割出来的一样,最恐怖的还是离尘子的右掌,掌心多了一个穿透伤孔不说,食指和拇指好像被什么野兽咬掉了一般,只剩下小半截的指骨躲藏在一片血痂里。  看完这些,尹筱筱的心头猛地咯噔了一下,左右手残疾,那意味着离尘子很可能在伤愈后只能去辅兵营当个训练辅官什么的了。  离尘子似乎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无论助手、医师在他身上做什么,他都完全没有反应,呼吸却越来越微弱。  一个半小时后。  “尹筱筱少尉,外伤已经处置完毕,但是离尘子中士体内好像存在有一种强毒,所以他的身体才会出现这种反常表现,除此之外,心跳还算正常,使用助呼仪后,呼吸缓步稳定,但是他肌体的衰退还在缓慢延续,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岳晴岚医师面无表情的汇报道。  “检验出毒素了吗?”尹筱筱问道。  岳晴岚医师摇了摇头,答道:“检验不出来,但是根据离尘子中士身体的表现,基本能确定是一种未知的毒素,很可能无法分离出来,值得庆幸的是,毒性现在并不活跃,至少没有再大幅度破坏离尘子中士的身体。”  离尘子,你遇到了什么?尹筱筱皱起了眉头,思忖一小会儿后,问道:“能修复他的手指吗?”  岳晴岚医师摇了摇头,答道:“尹筱筱少尉,离尘子中士的手指受伤已经超过六个小时,另外,即使我们使用其他人的手指缝合上去,那最多也就是保证外观,至于功能,其实你是知道的。”  “好吧,你们先进行着,我去找拉瑟夫医师。”尹筱筱说完后快步走出了手术室。数分钟后,尹筱筱在医疗中心的检测室找到了拉瑟夫,就是那名上次替离尘子检查身体的二级医师。  “离尘子中士受伤很严重。”尹筱筱开门见山的说道,“右手拇指食指从根部断开,有办法吗?”  “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他能自己长出来,不过我记得离尘子中士似乎自愈能力很强,你还记得吗?”拉瑟夫把手里的铅笔转了一圈后,说道。  “有过先例吗?”尹筱筱记起了上次拉瑟夫替离尘子检查身体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没有,一例都没有,所以尹筱筱,别想那么多了。”拉瑟夫摇了摇头,说道,“你只能期待奇迹,另外,给他找条好路走吧,他是一名优秀的军人。”  尹筱筱的心沉了下来。  离尘子被推进特别医疗室后,伍百岁也被人劝回了宿舍。伍百岁走进自己的房间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一块压缩面包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流泪。  尹筱筱在两小时后向苏越齐指挥官汇报了离尘子的伤情及治疗情况。默默地听取完汇报后,苏越齐叹了口气,说道:“尹筱筱,我们很可能已经失去了一名潜力无穷的战职人员,残疾给他带来的麻烦,或许不光是离开战斗部队那么小,我真的很希望他没事,你知道吗?我现在能够确定他击毙了暗麓之森的毕春来中尉。”  尹筱筱瞪大了眼睛:“您是说那个能在二千米外精确狙杀的毕春来?”  “是他,我刚刚看过属于离尘子中士那部分的缴获,毕春来的枪就在其中,特质超合金枪身,还錾着他的姓名和他亲手设计的家徽,另外,我也收到了毕春来被击毙的消息,综合一起来看,离尘子中士经历过一场残酷的战斗。”苏越齐唏嘘不已,“等那两名幸存的士兵做完战情汇报后,把它以及离尘子中士的战报连同那把枪一并递交给尹东城总参谋长吧,离尘子中士何去何从,只有看尹东城总参谋长的了。”  “是。”尹筱筱应完后想再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好。  普通兵营地的某间心理干扰室里,一名士兵正在认真的向心理导师叙说着:“他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人,他在砍掉战友尸体头颅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还用刀刃切掉了他认为多余的那部分肉……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三天后,一个厚厚的文件袋连同一个精致的长枪套放在了尹东城的办公桌上。  尹东城走回办公室后,在第一时间拆开了文件袋,在细细的看了一遍后,又把离尘子的伤情报告看了一遍,这才抽出枪套里的狙击枪反复看了几眼,苦笑着摇了摇头。  尹东城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十几分钟后,他重新回到办公桌旁在文件袋的封面上写下了几个词:晋升上士,治疗,待命。  “马上送回溧阳卫城。”尹东城把文件袋递给了候在一旁的值守辅官。  当尹筱筱把晋升令送进离尘子的特别治疗室时,离尘子已经苏醒了。  尹筱筱认真的念完了晋升令,然后,她从离尘子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微笑,由衷的微笑。在那一瞬间,尹筱筱差点被这个无邪的微笑感染了,但当她瞥见离尘子左臂和右手上的绷带时,她的心又沉了回去。  “亏你还高兴得起来。”尹筱筱忍不住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高兴。”离尘子看上去精神不太好,但说话倒还没问题。  “算了,等你伤好了再说吧。”尹筱筱把晋升令放在了离尘子的枕边,转身向病房外走去。  “你今天很漂亮。”离尘子说道。  尹筱筱讶异的转回了身:“你说什么?”  “你今天很漂亮,可能是因为你没穿军服的原因。”离尘子微笑着说道,他说的是实情,尹筱筱穿便装要比军服看上去顺眼多了。  “请注意你的言辞,离尘子上士,我是你的上司。”尹筱筱把脸一板,转身走出了房间,反手关上门时,脸颊突然飞起了两片红晕。  难道离尘子他那个我?尹筱筱在心里想道。  不过她明显有点误会了,离尘子称赞她漂亮不可否认在某种程度上有客气的成分在里面,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离尘子很高兴。  他有高兴的理由,别看他现在一副不能动弹的模样,但是在他元府周围,一条完美修复的辅元脉中正缓缓“流淌”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元力,这丝元力生于元府,循环一圈后又归于元府,纳入元力漩涡之中,然后元府会再生出一丝元力,如此循环往复……  这就是仙级元决大导引术的元决法则:生生不息。  换句话说,在离尘子不调动元决吸纳天地元气的时候,元府也会自动生出元力,补充进元力漩涡,压缩,凝聚,壮大。等于现在的离尘子,处在真正的不间断的修炼元力之中。  当然一条辅元脉至多保证能让元府再进阶一级后不会崩溃,要想更进步就得有更多的辅元脉被完整修复出来。现在离尘子的元府为二阶,但他已经可以在身体恢复后,毫无顾忌的修炼元力并让元府进阶三阶了。准确来说,如果离尘子能修复八条辅元脉,那么他基本就能达到自己修道者时的最高战力了,当然这还得建立在他的元府进阶至最高的九阶上。  离尘子修复辅元脉是建立在夺取了蛋壳内少女掌握的法则基础上,他截取的部分在少女那儿就等同于完全失去了,意即是少女的实力减损换取了离尘子的辅元脉修复。而离尘子要想继续修复下去,还得把主意打到那神秘少女的身上,实际上他也一直打算这么做,只不过现在还无能为力罢了。  不过在感受到那神秘少女的强大后,离尘子对敌人攻下汝阳哨卡与否无所谓了,尽管他已经猜出可能是那名上士发现了这个湖泊以及内里的异常并把这个消息出卖给了暗麓之森,但他不认为暗麓之森就有能力带走或者破坏掉这个秘密,至少从目前来看,那巨蛋中的神秘少女基本是无敌的,任何攻击都不能靠近她不说,强大的威压和法则力量足以灭杀那些想靠近她的士兵。  离尘子推演出神秘少女的法则力量是“腐蚀”,而不是他最初以为的“衰老”,前者是法则模拟出的力量表现,属于小法则的范围,后者通常被归类在时间法则系列里,是大法则的范畴,辅元脉借助夺取小法则即可修复,而恢复主元脉,那就需要夺取大法则了。  所以离尘子有点小小的遗憾,虽然“腐蚀”在小法则系已经属于很上乘的那种。  离尘子决定:等身体彻底恢复后,自己就去汝阳哨卡。  在运用元力修复的情况下,左臂的骨骼会在几十天后恢复原样,不过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却是要麻烦的多,伤口可以很快愈合,但是要完全长出同样的手指,在所有的辅元脉修复完毕之前,都是不可能。  不过离尘子无所谓,甚至他还有点庆幸自己的果断:第三次挑衅神秘少女时,少女给予了他更为强烈的攻击,在身体、元府都摇摇欲坠的情况下,他成功“俘获”了第三缕法则力量中的大部分,而另外的一小部分则是挣脱元脉规则的束缚逸入了他的右掌大肆破坏,于是他当机立断把这部分法则力量逼入了食指和拇指,然后用匕首割掉了这两根手指,眼睁睁的看着这两根断指化成了暗灰色的粉末,然后自己也晕了过去。  尹筱筱离开后,离尘子有点想念伍百岁了,房间里的食物和饮水不少,所以他并不担心伍百岁饿肚子,不过他很明白自己现在躺在溧阳卫城里的原因绝对是因为伍百岁的忠诚,不过离尘子暂时还想不到该怎么奖励这个忠仆。  几分钟后,一名女护士走进来给离尘子换药,离尘子思忖了一下后,微笑着问道:“请问,能帮个忙吗?”女护士诧异的看向了他,心说这些高高在上的特种战职人员还会用“请”字?  约莫四十分钟,伍百岁抱着一大堆食物走进了离尘子的病房,按理说这是不被允许的,因为食物上可能沾染有辐射,但伍百岁很有眼力劲的把一包白面包塞给了值守的女护士并冲她挤了挤眼,女护士红着脸接过了面包后便再也没说什么了。  “主人,您吃点吧,我给你抹点肉?”伍百岁问道。  离尘子摇了摇头,他并没有感到饿,只是想见见伍百岁而已。  伍百岁连忙把食物放到了离尘子的病床边,小心的陪着笑,与离尘子聊了起来,两人之间的聊天其实有点枯燥:伍百岁像是在做汇报,离尘子除了询问外更像是在下命令,反正干巴巴的,不过两人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几分钟后,那名收了伍百岁“贿赂”的女护士再次走进来给离尘子做常规检查时,离尘子瞥见那女护士看向伍百岁的眼神里有些异样,待女护士离开后便笑着问道:“伍百岁,你觉得这护士怎么样?”  伍百岁先是觉得有点讶异,心说主人怎么问起这种问题,后来想起辅兵规则里的那条“主人询问时必须如实回答”便认真的答道:“不怎么样,她太瘦了,干瘪瘪的浑身没肉。”  离尘子有点愕然,他从没想过伍百岁的审美观是这样的,不过这其实也很好理解,在大部分原野人的认知里,强壮、肥胖意味着健康,只有健康的原野人才能活得更长久,才能收获更多的食物。  至于长相,倒还真的不太重要。  “想过要找个女人吗?”离尘子随口问道,脑子里却瞬时想起了一件事来,在他刚晋升九玄仙人的那年,曾有另外一名道号为玄玄子的九玄仙人问他:“离尘子仙友,愿择侣否?”一边问一边用手指着远处端坐在一只九羽白鹿上的女仙,女仙看见了他讶异的眼神,羞涩的将一块锦丝罗帕遮住了自己的脸庞,然后离尘子答道:“未有此念。”然后玄玄子和那名女仙就走了。离尘子后来也后悔了好一阵子,因为他隐约看到那锦丝罗帕上镶嵌着一套他从未见过的阵法,可还未来得及出口相询,人家就走了。  伍百岁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过答案很怪异:“我实际上打听了两回,最便宜的也需要二百克黑面包,最贵的,恐怕只有主人您才去得起。”  离尘子听完后眼珠转了转,黑着脸说道:“滚蛋。”  六天后,离尘子搬回了宿舍:在身体日渐好转的情况下,他宁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因为他的治疗每天需要支付不菲的粮券和净水券。  实际上,除了左臂和右手还包裹着纱布和身形比以前消瘦不少外,离尘子看上去也挺有精神的。离尘子回来让伍百岁在高兴之余又多了一件事做,擦离尘子的靴子。  搬回宿舍的第二天一早,离尘子在伍百岁的搀扶下去餐厅用餐,原本他不想那么麻烦的,但是伍百岁告诉他,餐厅里有一种很稀奇的食物,只能在那里吃,却不允许带回来,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离尘子走出了宿舍。  因为近段时间补充兵员、换防较为频繁,所以餐厅里的用餐的特种士官和辅兵不少,不过与离尘子主仆二人有别的是,别的特种士官和辅兵是分开吃的,这两人却是伙着吃,而且伍百岁往往还比离尘子吃得多。  离尘子晋升上士在特种营早就传开几天了,当然他受伤的事也是如此,所以当他走进餐厅后,便吸引了诸多的目光。两名刚刚报到的女军士起初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在一名看上去与她们熟识的中士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后,她们看向离尘子的目光里便少了些热情,多了不少遗憾。  离尘子不愿去理睬这些目光,他旁若无人的坐着,等伍百岁把那“稀奇的食物”端过来。一分钟后,伍百岁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盘子走了回来,盘子里颤颤巍巍的盛着大半盘像豆腐一样的食物。  “我拿来了一大半。”伍百岁乐呵呵的小声说道,“主人,您多吃点。”  离尘子用仙识一扫,确定盘子里的东西是某种野兽的大脑并且没有毒素后,接过了伍百岁递来的勺子。刚吃了几口,离尘子除了觉得味道鲜美以外,还有点腻人,便把盘子一推,对正在抱着一块面包大嚼的伍百岁说道:“你吃吧。”  伍百岁乐呵呵的接过盘子大快朵颐后,周围的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就像伍百岁刚把盘子端过来时那样。离尘子有点觉得不快,心说你们这些凡人还真是闲得无聊,别人吃东西跟你们有什么干系?  回到宿舍躺了一小会儿后,离尘子正打算起身关门然后盘腿打坐,小腹就传来了一股麻痒燥热的感觉,心神一荡,脑子里便浮起了那名神秘少女的胴体,连忙收敛心神用仙识一扫身体,却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刚思忖了几秒,心神再次一荡,脑海里那名神秘少女的胴体竟是实质般浮现出来,甚至还睁开了眼眸冲着他,巧笑嫣然。  宿舍门哐当猛地一响,伍百岁满脸通红的冲出了宿舍,飞快的向装备室方向冲去。离尘子瞬间回想起了餐厅里的士官们的私语:“他们竟然敢吃这么多茵羚兽的脑子?”  茵羚兽?茵羚兽是什么?离尘子一边按捺小腹下升起的邪火,一边翻找特种营发的那本小册子,他记得那小册子上似乎有许多异种动物的介绍。  找到了:茵羚兽,雌雄同体,成熟体体重六十千克至七十千克之间,血肉不可食用,大脑、腺体用沸水浸煮后为天然助兴药剂,微量即可,保质期六十日。  天然助兴剂?春药?!离尘子霍时瞪大了眼睛。元力可以修复躯体,驱逐毒素,但是不代表就一定能驱逐欲望啊,还是赶快盘腿打坐,进入五蕴空灵之境为好,修道之人,岂可淫邪,岂可不自重。  尹筱筱很生气。  她刚才去装备室打算让梅瑞丽安排把自己的配枪保养一番,却不料走到装备室附近时,听到了两个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如果不是听出了这个“合唱”中表露出来的无比愉悦,尹筱筱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拔出手枪冲进装备室射击一通的。  尹筱筱透过虚掩的门缝一瞧:离尘子上士的辅兵正把梅瑞丽按在桌子上奋力拼搏,而梅瑞丽那张丑陋的宽脸上正显露着难以抑制的愉快表情,她就像一只被丢上岸的鱼,拼命的张大着嘴,一边发出乱七八糟的呻吟。  尹筱筱脸一红,气冲冲的往离尘子的宿舍走去,身为上士,纵容辅兵在特种营胡来,这是严重的无视军纪。  离尘子宿舍的门竟然开着?尹筱筱往里探了探头,看见离尘子正一本正经的用一个奇怪的姿势坐在床上,便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后走了进去,反手把门给关上了:身为任务官,被人看见单独与一名士官呆在宿舍里,貌似也很不妥。  “离尘子上士,你知道你的辅兵现在在哪儿吗?”尹筱筱气呼呼的走到了离尘子的床边,问道。  离尘子双眼一睁,看清是尹筱筱后心神又是一荡,硬生生的抑制住后憋着气息问道:“在哪儿?”  看见离尘子的这般“满不在乎”,尹筱筱更觉得眼前这名男子可恼,当下便雌威大发,上前一把揪住离尘子的衣领一提,问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啊?”  然后,一只缠着绷带的胳膊猛地搂住了她。  尹筱筱很慌乱,离尘子的突袭是她意想不到的,猝不及防下,她毫无悬念的被离尘子拽倒在床上,然后,离尘子身体一个翻转,把她压在了身下。  感受到一股坚硬的火热怒张着贴紧了自己的小腹,尹筱筱这才意识到自己该反抗一番了。可是不以力量见长的她哪是离尘子的对手,尽管离尘子现在实力下降一半多,可仍旧保有一半左右的力量,哪里是她这名女性少尉可以抗衡的。  “我不是有意的。”离尘子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失控,此刻除了满脑子都是那神秘少女的胴体外,身体下传来的绵柔感觉也让他迷失起来,挣扎着说出了这么一句后,他很干脆的搂紧了尹筱筱,粗暴的亲吻了她的嘴唇后,低头咬住她的军服用力一扯。裂帛声中,尹筱筱的军服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离尘子再次低头,再咬,再撕,鼻尖处嗅闻到的芳香、触碰到的滑腻让他无法自拔。  尹筱筱在慌乱中奋力击出了两拳,其中一拳狠狠地撞击在离尘子的左臂伤口处,伤口乍然裂开,一丝红晕霍然染透了纱布。吃痛之下,离尘子心神再次一荡,身子一翻,右手插入尹筱筱腰后发力一抛,尹筱筱的身体在空中翻转了半周又落回了床上,还未等尹筱筱发力爬起,离尘子身子一翻,把她结结实实的压在了身下。  “离尘子上士!”尹筱筱刚来得及喊出这么一句,便觉得身上一松,臀部便感到了一股炙热的呼吸喷来,然后什么东西狠狠一撞,“呲啦”一声,自己的军裤被离尘子咬开了大口子。  “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离尘子似乎略微清醒了一点,连忙说道,就在他准备从尹筱筱身上爬起时,被他“突袭”得晕头转向的尹筱筱一翻身咬住了他的胸肌,心说就光让你咬我,我也咬你!  胸前一疼之下,离尘子慌忙去推尹筱筱,一伸手便触到了一大片的绵软,两人当下均是心里一慌,离尘子倒还好说,尹筱筱本就被他身体上的气息熏得小心肝噗通乱跳,这一下哪还禁得住,松口轻嘤一声后,竟然一把抱住了离尘子,心慌意乱的颤抖起来。  这下可好,原本还恢复了那么一丁点的离尘子很干脆的脑子一乱……  他明显慌乱了一些,如果不是被他亲吻得气喘吁吁的尹筱筱还残存着那么一点意识,他连裤子都不知道要脱下来。  好吧,他的裤子是被尹筱筱拽下来的,尹筱筱一边拽一边后悔,边后悔边用力的拽,女少尉也是女人呐,何况还是面对着自己有好感的男子。  整个过程持续了个把小时,如果说过程中离尘子都是意识迷乱的那是假话,偶尔他会出现短暂了一两秒清醒,他往往会利用这一丁点时间说:“对不起,这不是我的本意……”  结果让尹筱筱一边搂紧他厮磨一边腹诽,不是你本意?不是你本意你还这么勇猛?  等离尘子彻底从那天然助兴药剂的药力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脸红霞娇艳欲滴的女少尉尹筱筱。  冤孽啊,离尘子叹了叹气后说道,心说这茵羚兽的大脑药性也太猛烈些了吧,其实且不说药力已经化作欲望无从驱逐,就离尘子现在这副被他用元力淬炼得干干净净的躯体,还能留下一点抗药性吗?  “我没想到你会这样。”尹筱筱瞧见离尘子偏头看着自己,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的胸脯上边划拉便说道。  我也没想到我会这样,离尘子在心里说道,很干脆的把眼睛一闭,继续装睡起来。尹筱筱一愣,心说离尘子该不是累坏了吧,应该是,毕竟身体受伤这么重,那就陪他好好睡一觉吧。  尹筱筱美美的闭上了眼睛。  装备室内,梅瑞丽终于忍不住哀声央求道:“伍百岁,休息一会儿好吗?”  回答她的,是一如既往的暴风骤雨。  能被特种营餐厅当做生活调剂品的“稀奇食物”,自然不同凡响。  离尘子装睡到后来就真的睡着了,毕竟确实很累,因为整个过程中,尹筱筱自始至终都是“被耕耘方”。  醒来后,离尘子用仙识探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发觉状态不错,摁开怀表一看傍晚刚过,便盘腿打坐吸纳起来,差不多浪费了一天时间,有点可惜。  至于跟尹筱筱之间发生的事,则被离尘子抛在了脑后,这倒不是说他无情无义什么,而是他觉得,这很平常,自己只不过是吃错了东西,要论责任,尹筱筱可以找那天然助兴药剂的麻烦,当然她还可以找餐厅或者是直接找茵羚兽的麻烦,但不应该找他离尘子,他是一个受害者,堂堂的曾经的九玄仙人与一凡间女子敦伦,貌似不算美事,说起来,还是尹筱筱占了便宜。  离尘子耿耿于怀时,尹筱筱也有着同样的感受,从离尘子的小衣柜里找出一套作战服套上后,她悄悄的离开了他的宿舍。钻回自己的宿舍后,尹筱筱一直就在纠结,心说离尘子这突如其来的示爱而且一步到位就把自己给“办”了,没预兆没前戏没承诺,可是自己怎么就觉得感觉很到位很享受很心安理得也很顺其自然呢?自己作为受害人,好像这些感觉统统都不应该有的呀,可是,可是……  从来都很敬业的尹筱筱干脆旷工了一天。  其实最纠结的还是梅瑞丽,如果说小伙子伍百岁红着眼睛撞门而入时她在慌乱中还带着一丝期待,暴风雨来临之时她甚至还觉得刺激满足的话,那么事情演变到了最后就变成一边倒的掠夺,只不过梅瑞丽是被掠夺者。暴风平息骤雨歇止后,小伙子伍百岁一个字都没蹦出来就拽着裤子夺门而逃,弄得梅瑞丽是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拾掇完自己后她原本以为伍百岁对自己是“深情至浓”,结果到餐厅用餐时一听:早餐时强悍的离尘子领着强悍的伍百岁在餐厅里很强悍的把两份茵羚兽大脑吃掉了四分之三,要知道,这分量原本是给特种营的四十二名士官准备的三十五天的量,目的是让这些战职人员适当的调剂兴趣舒缓压力,以免因不断的战斗、杀戮导致心理出现异常.....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重生之老子是主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