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欲第八章 有女儿红,有督邮至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有女儿红,有督邮至

小说:天下欲 作者:苏行远 更新时间:2017-09-09 02:01 字数:2430
  不管是羞红着脸逃回家中的王蕖,还是兀自出神的甘平,都忽略了一张稚嫩而又不满的小脸。  “啪嗒!”,甘月还小,也不爱读书,不懂什么情爱欢喜,她只知道现在自己不高兴。  甘平也不是很理解今天的王蕖,无措的自己和突然生气的妹妹。  还好家里碗都是木头的,要不这一摔又是几文钱,捡起妹妹扔下的碗,甘平收拾起桌子来,为兄当如父,是不是该好好想想小丫头为什么生气?  正要抱着碗筷去灶屋刷洗,一个转身却愣住了,甘平看到了自己的傻弟弟,“你也学会打架了?谁家孩子?没把人打出事(屎)吧?”  “哥,我是被打的那个。”,甘星两眼闪烁不定,捂着发青的嘴角进了门。  “你先去咱们屋里坐着,我去拿点酒给你擦擦。”,说着话,甘平端着碗筷进了灶屋,翻出了那年埋女儿红剩下的高度烧刀子。  埋女儿红酒是北方的贩夫走卒带过来的习俗,谁家生了女儿,便会埋下几坛子好酒,待女儿出嫁之日再拿出来宴与亲朋,故名女儿红。  “唉唉,哥,你轻点儿!”,甘星尽管还是个九岁的孩子,其实也没那么娇气,大实话,真的是甘平这个没心没肺的毛手毛脚的力气用大了。  “你不是去左大叔家学射箭了吗?这才多大一会儿?你不会是射到人了吧?”,甘平极小心翼翼的用酒精擦拭着宝贝弟弟脸上的淤青,只是在甘星看来,这动作怎么那么像你在田埂边点豆子的模样?  “我可是箭无虚发,黄杨硬木弓我都能拉满弓,左师傅家树上的梨我一会儿射了八只,都被我吃了!”,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甘平难得的看见这个傻憨直的弟弟眉飞色舞。  “然后你就被左师傅打了?”  “哪呀?左师傅说我天生力大,要多加锻炼,将来肯定还能拉得动铁胎弓,我就去练石锁了……”  “你倒是快说是谁打的啊,磨磨唧唧的!”,甘平收起烧刀子和棉花,开始不耐烦起来。  “我练石锁的时候拿着砸鸟玩儿,然后不小心把人家…背上砸破皮了。”,这是甘星第一次惹祸,难免有些唯唯诺诺,甘平看着倒也不好意思多责备什么了。  “以后不许这样了,”,甘平转身正要出去,随意问了一句弟弟,“人家人呢?”  “人家听说我是县令弟弟,吓得跑掉了,我怎么追都没追上……”  看着想笑又不敢笑的甘星,甘平一阵无语。  ——  转眼就是月末,自从那日王蕖认真的开了一次玩笑以后,就很少再和甘平一起出门了。  “大人,巳时快到了,来巡视的督邮应该就在路上,你看……”  说话的小吏是县令属官,平时鞍前马后油嘴滑舌,甘平有些不明白他的用意,看他兀自在那挤眉弄眼,只好陪着干瞪眼。  见自己这位主子榆木疙瘩,可怜的小吏只好收起那副姿态躬身作了个揖,“大人,往日每有督邮来视察,县里三位主事都会给些好处,若是你不给,这督邮难免会找茬,现如今其余两位大人应该早已准备好了礼物,大人你要抓紧呐!”,这小吏虽然看相不是很好,终究也是为了自己好,“你放心吧,等那督邮来了,我自去应对。”  这小吏说的还是没错的,县丞和县尉确实已经准备好了礼物,可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大人,这个月来视察的督邮已经到了驿馆,我们是不是和另外两位大人一起摆桌宴席?”,每个属官看来都想出头,徐宣的老部下也不例外。  “摆什么摆,没看到我在陪我陈贤侄下棋吗?”,徐宣徐大佬依然看着棋盘上的白子,头都没有抬,“我说,公台啊,明年你就加冠成年了,这婚事有没有着落啊?”  “回叔叔,父亲问及,我答冠礼之后再说。”,刚刚吃掉对方一大片棋子,陈宫陈公台又落一子打吃,“叔叔,督邮已到,若是不理不合礼,这棋稍后再下如何?”  见自己这贤名在外的侄儿已如此说,徐宣思索了一番向那小吏说道,“去账房拿一支玉如意,就说我去了琅琊国探亲,莫再让他来烦我。”  小吏领命去了后宅,徐宣却不知三人里数他最大方,他的老同僚薛缇此刻正老神在在两手空空地走进县衙大门,“甘郎啊?我们什么时候去备宴呐?”  衙门是有灶屋的,所以闲来无事甘平叫庖厨下了碗面,按照自己喜好加了几粒花椒一撮葱花,一个煎蛋自不能少,“呦,薛大人,不是去巡视西河几村税收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薛缇摸着已经有几丝白的胡子抽了抽鼻子,“这面挺香哈?”  “王姐姐,你去叫庖厨再做一碗。”,看这薛缇急匆匆赶回来,想必是为了督邮之事,甘平想演一出好戏,这观众却不能饿着。  “哎呀,甘老弟,这督邮已到,你还是随我去邀宴于酒肆之中吧!”  “不急不急,小小一督邮,虽是权重,毕竟官小,你且看我……”  甘平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驿丞急匆匆跑了进来,“大人,督邮刚才催促县城主事者去见他,这……”,说起来,驿丞也是个可怜差事,好人坏人都是他伺候,远差近差都要他来跑。  “不慌不慌,你去回他,就说县令和县丞两位大人刚刚巡查税收回来正在撰写公文,风尘仆仆间怕冒犯了督邮先生,请他再等等。”,说着自己风尘仆仆劳苦奔波,甘平却靠着椅背一屁股坐在那里歇息去了。  看着离去的驿丞,薛缇一阵无奈,年少怎能做官?为这一时意气怕是要毁了仕途啊!摇了摇头,薛缇也坐回了自己的司座。  又是一个周天下来,甘平注意到,自己真气游走的速度明显比以前快了一点点。  “大人,督邮又催了,我们还是快去吧!”,一个时辰不到就来回两趟,这驿丞也是遭了老罪了。  “你也别回去了,和外边守门的说一声,要是督邮大人来了机灵点儿,喊一嗓子。”,甘平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行功以后的舒爽感觉让他更加不愿意动弹。  果然,不消一会儿,督邮真来了,“督邮大人里面请!”  听见守门的暗号,甘平暗暗叫了一声好,起身拉起薛缇就要往外走,正好与那督邮打个照面。  “呦,督邮来视察啊?不巧,我和薛哥哥正要出去吃午饭,要不一起如何啊?”,甘平仗着自己年少,倚小卖小,搓着手满脸堆笑。  面前这个督邮身材…嗯!没有身材,样貌…嗯!也没有样貌,不过…甘平猜测,他肯定有气!  甘平在暗暗打量这个督邮,督邮也在光明正大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少年。眉清目秀还脸嫩,这种品阶比自己高的狗官,哼,别让我找到把柄!“县令大人有请,下官怎敢不从?”尽管心里发着狠,嘴上还是要客气的,官场都这样。  甘平在前面带路,这位貌似叫陈什么的督邮和薛缇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议论着楚宁公事。  一边聊着天,陈应注意着道路两边的酒肆饭馆果然,前面不远处还真有一个门脸不小的酒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天下欲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