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传说53千钧一发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53千钧一发

小说:龙图传说 作者:女禾山鬼 更新时间:2018-04-15 14:52 字数:3502
  李洛龙满含杀意的雷霆之音滚滚袭落,与此同时,右手所持的那盏青铜古铜骤然光华绽放,漫天青光如一朵绽放在夜空的璀璨烟花,绚丽夺目。  李洛龙在龙阳城见过银河天落,见过黄泉地起,见过气势浩大的山河卷轴,今晚河畔旁的声势虽然十足,但与龙阳城那夜的声势相比,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但这些都不是李洛龙决定涉险的原因。  李洛龙清楚的记得一句话。  一袭青衣如玉葱的少女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  “从此,奉你为主!”  因为这句话,在加上手中有一片说书先生留下的“川”字保命符,这才是李洛龙敢于涉险的原因。  声音响起的瞬间,原本还是狞笑的几人面色陡然猛然一变,随即目光如一支穿云长箭,一起飙射向那道声音所起之处。  距离桥头不远处的河畔旁,一位身形单薄消瘦的少年临河而立,眼中泛着赤红血丝,全身习习如微风荡开的元力缓缓吹鼓着,少年目光与投射而来的几道目光交接,并无丝毫惧意,只是眼中杀意不减。  暂且不论实力如何,就单单只是这股气势,就能让人见之凛然。  几位老者见到少年体内泛起的杀意,皆是森森一笑,森白牙齿在血色红光的映照下,如同噬血鬼灵一般骇人。  这位少年身形,几人早就注意到了,由于先前一直都在忙着收服水灵,现在又要忙着收服这条自己前来送死的山精,所以对于一个只是纳元一重天还尚未稳固的小杂鱼根本无暇理会,谁知道这小子却是个不甘寂寞的主,几人还未找他的麻烦自己却往麻烦上撞了过来。  是百里城的春光夜色不好看还是活着不美好?干嘛非要一个个抢着来送死?  手持烟枪的老人嘴角狰狞,上下打量着桥头附近的少年,突然老人就想不通了,这是个什么世道?送死还这么盛气凌人?这小子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老人想不通归想不通,但绝不会再去多想,原本就没打算放过这个从头到尾一直旁观自己等人收取天地灵物的小子,虽然这小子成不了什么气候,但是一些秘辛被别人尽收眼底总让人觉得不舒服,即便你是废物,也得死!  在古罗,除了那座近千年来一直镇守南疆边缘的镇南楼兰之外,就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还是一个四处游走的野小子?保不齐哪天就将碧波潭这桩暗收天地灵物的事情给抖露出去了,他们几人可是亲身经历过百年前那桩水精被抢事件的,所以从一开始几人就没打算放过一直在远处观望的李洛龙!  嘴角狞笑不散的老人身形猛然一动,向着李洛龙飞掠而来,举掌开路,掌中并无任何元力泛起,单单只是一股并不雄浑的肉体力量。  对付一个刚刚晋入纳元一重天的小子,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毕竟蚂蚁还要去找。  至于刚刚从李洛龙身旁无端泛起的璀璨青光,老者根本不以为意,其本身实力仅仅只是纳元一重天,就算拥有绝世神器也不过是形同虚设,根本发挥不出任何实力。在老人眼中,这个小子早已经是死人一个,从头到尾皆是如此,只是先前这小子死在他们四人谁人手中完全看他们的心情,若是心情大好,就直接隔空甩出一把掌扇死他,若是心情不好,那就扇一把掌后,再踩一脚。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因为那阵莫名其妙绽放的青光,老人没有选择直接远远拍死这个无知少年,而是选择欺身而上。  因为那道陡然乍现的青光极有可能是一件品佚不低的灵器,显然老人并不是冲着那条鲜活生命去的,而是冲着少年腰间的那盏释放着璀璨青光的古灯去的。  一件品佚不低的灵器,即便是他都是垂涎不已,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孱弱却极有爱心的献宝少年,不取岂不是天理难容?  “看在那件灵器的份上,老夫就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飞掠而来的老人身影如破风,兴奋的叫道。  少年身形挺直如一杆穿云贯日的铁枪,铺面而来的强烈风压将原本宽松的衣袍压迫的紧贴皮肉,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就在那只没有任何元力泛起地手掌到来之际,李洛龙原本到处流窜的元力猛然如泻洪,一瞬间流过灵台内的小剑冢,一股尖锐到似乎都要刺破周身强烈压迫的元力汹涌冲出剑冢,尽数汇聚在李洛龙紧握古旧铜灯的右手掌心。元力紧握古旧铜灯的右手猛然抬起,向着直照自己面门而来的一掌迎去!  握灯迎上的一手和势如破竹的一掌刹那之间交碰在一起!  紧接着,就是两人同时向后倒飞的一幕,在紧握古灯的手与那从上而下劈落的手掌交接的瞬间,古旧青灯又是一阵绚丽夺目的光彩流泻,原本已经劈开尖锐元力的手掌在撞击到那层夺目青光后瞬间被弹飞!  强势破风而来的老人狼狈倒飞而去,老人半空中卸去强劲的反弹之力,使劲的甩了甩有些麻酥的手臂,脸上非但没有暴怒,反而是笑意盎然,在刚刚自己一掌劈落之时,老人清晰的感觉到了少年催动的细弱如薄冰般的元力脆弱的不堪一击,在那层元力被劈破后,有一股青光冲破破碎元力而出,才使得老人被这股猝不及防的青光弹飞。  越是能亲身体验那件不知名的灵器威力强横,老人心头越是有用抑制不住的喜悦,灵器不同于那条水灵和山精,这两道天地灵物为碧波潭所有,用来吸纳和贮存碧波潭周遭的天地气运,改善周遭元力,帮忙镇压山水走势。而这件灵物只要到手,就算碧波潭主再垂涎不已也会成为老人的私有物件,一想到这里,老人似乎就格外的兴奋。  老人甩手卸去手臂上的麻酥后,眼神熠熠的看着那盏灼灼其华的古旧铜灯,终于是催动起全身的元力,对于这盏品相不怎么好看,甚至有些古旧破落的铜灯他势在必得,其中唯一能够出差的就是自己的同伴在见识到这盏古旧铜灯的异样后会与他一样生出抢夺之心,所以,他决定对那个少年一击毙命了。  没有老人那般练家子底蕴作为支撑的李洛龙身形倒飞迅猛,如同断线的纸鸢一般向后滑落,双脚滑过河畔青石,带起一阵尘埃烟雾,李洛龙瘦弱如杨柳嫩枝的手臂此时已经麻木,眼神凝重。  仅仅一个回合,李洛龙就已经力有不逮了,虽然老人看似没有占据多大的上风,但是刚刚老人的出手可是没用催动任何元力啊!  李洛龙知道这一路南去必然是艰难困苦的,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走不出距离龙阳城最近的百里城,这时,被刚刚浓厚杀意掩盖的惧意才后知后觉的浮现心头。说不怕,肯定是假的,李洛龙此时怕的很,他怕自己会死在这里。  原本还想着若是自己真的能一直走到古罗的最南端,能不能去看一看在南疆修行的小胖墩,道一句别来无恙?然后再喊草鞋汉子一声赵叔叔。已经算是小胖墩领路人的草鞋汉子赵云契别人可以不尊重他,可以打他骂他,但是徐胖墩不行,作为徐胖墩的好兄弟李洛龙同样不行,以后必须要对他有足够的尊重。  此时已经堪堪稳住身形的李洛龙心里害怕的厉害,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不怕肯定不科学。  不过当下再是惧怕已经无用,不远处的那个一击没有得逞的老人此时已经鼓荡起了全身元力,看这架势,肯定是要置李洛龙于死地才肯罢手。  要么束手就擒,说不定还能有一个痛快的死法,要么就是拼死一战,想到这里,李洛龙压下心头所有杂念,那张保命字符还没有动用,自己并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束手就擒的。”李洛龙深吸一口气,体内被老人一拳击溃的元力又再度泛起。  老人不给李洛龙过多的反应时间,不是怕李洛龙冷不防的酝酿出一招大杀器,而是觉得那盏古旧铜灯尽早到手心里比较踏实。  老人猛然一喝,元力凝聚,覆盖在那张干枯如褐色树皮的老手上,身形再动,向着李洛龙面门拍下。  “老夫今天非要拍死你!”  来势汹汹,那记满载着元力的手掌以强劲的破风之势向着李洛龙一拍而下。  李洛龙面色肃穆的无以复加,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战,更何况对手还是一个修为有成的人,容不得他有任何的掉以轻心。  被气运垂顾的稚嫩少年,在气势如虹的手掌到来之际,体内那方小剑冢嗡嗡震鸣,一股如剑刃般锋利的元力陡然席卷出体内,少年拳头紧握,然后向着满载元力的手掌递去!  不出意料,少年直接被那一掌拍飞,丝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那枚被锋利元力包裹地拳头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崩溃。  老人看着少年被拍飞的身影,身形非但没有放缓,反而更加迅猛,原本心情还不错的老人再第一次铩羽而归后,心情就奇差无比,他要一掌将这个无知少年的头颅按成肉泥!  锐不可当的一掌如天际乌云压境,在李洛龙瞳孔中不断放大,一股强烈浓郁的死亡气息笼罩李洛龙全身,如坠泥沼,任凭李洛龙如何挣扎,就是挥之不去,下一刻,老人那张狰狞噬人的脸庞也是紧随老人气势如虹的手掌浮现在李洛龙双瞳之中!  李洛龙怨毒的老者那张脸庞,拼命的催动起全身元力,只不过李洛龙自己也知道,这点元力在老人眼中无非是形同虚设,但是他还是催动了起来,他可以死,但不会放弃!  在生死存亡的千钧一发之际,那盏古灯倏然一闪,一道肉眼都看不见的青光一闪而逝。  如同破风而来的老人身形戛然而止,以一种违背物理规则的方式止在李洛龙身前,就像一条汹涌大江陡然被拦腰截断一般。  李洛龙原本因为惊吓而紧绷的猛然往地面上一摊,大汗直冒。  眼前的那个老人了无生气,面容还保持着生前的狰狞不堪,在其眉心,一个刺眼的血动赫然浮现,血迹汩汩流淌而出。  那个被说书先生告诫非李洛龙生死存亡一际不得出的青衣少女宛如遗世独立的青莲,面无表情的看着身前的那具死尸。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龙图传说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