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追凶之罪恶《《第7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章》》

小说:重案追凶之罪恶 作者:吸魂 更新时间:2018-01-01 16:37 字数:2195
  晚上二十一点三十分,明州警局。  两个人进了警局,王义把发现的东西交给了郑婷。交代好后走向了办公室,刚进门,就看到几个人在那里讨论着什么?  几个人看到王义进来,刘东走上前说道:“我听林峰说你们找到了斧头,还有血迹,好像是砸开棺材的那个斧头。”  “这个等郑婷对比完才能断定,对了你那里怎么样了?”王义问道。  “查清楚了,那个破砖房的是因为原来的主人刘爱国去外面打工,娶了一个妻子叫黄梦梦,生了一个孩子叫做刘建峰。但是后来丈夫不知道怎么死了,村里的人都说黄梦梦克夫,欺负他们。被迫无奈,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就在没回来过。”刘东说道。  王义听完点燃了一支烟,脑海里想着他们一去就在没回来过?会不会是那个刘建国回来报复?也不对,如果回来了?是村里的人,那应该会认识?难道又一个整容的回来报复?那为什么要砸棺材破尸,抽骨架,做人偶?还杀了刘艳红?这一切到底有什么联系?王义脑海里想着。  随着郑婷的高更鞋走路声,正在吸着烟思考的王义被打断了思路。郑婷走了过来,拿出了鉴定单,王义接过鉴定单在看着上面的字迹。  郑婷吸了一口气说道:“刘艳红死于凌晨一点半左右,骨架抽出,作案手法和第一句尸体一样,在那个带血的骨架上提的沙量血液和刘艳红的死亡现场的血液DNA一致,说明是一个人,另外刀子上的血迹有3种,证明了是刘艳红和那个具尸体,还有一个不详,斧头上也有三种血迹,也是那两具尸体的,另一个和那个不详血迹是一样的,在有,刀子上,斧头上,还有布料毛笔,颜料都没发现指纹,此外三个人血液里面都有艾滋病毒。”  看完鉴定单的王义把鉴定单放在了桌子上,吸了一口烟,掐灭了烟头。说道:“太残忍了。还把人骨做成了人偶,到底是为了什么?刘艳红怎么也有艾滋病?还有那个不详的血迹是什么?”说完王义点燃了一支烟,坐在椅子上,想着是不是又是那些人在操控的。  剩下的几个人看完觉鉴定单,都无奈的要了摇头,此时黄建说道:“我们今天还问出了一些东西?”  王义听完抬起头看着黄建说道:“问到了什么?”  “本来调查完刘村去找你会和,结果我看到看了余鸿宝和他的大儿子,在我们的再三询问下,才得知,他们早就知道自己的孩子得了艾滋病,但是我总感觉他们好像一直在隐瞒着什么。”黄健说道。  王义听完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随后说道:“今天先到这里,明天我们去余家村,在去找余鸿宝好好问问。我有几个问题想好好问问他。”说完王义吸了一口烟,表情严肃的坐在那里…………  十二月二十四号,早上九点三十分,余家村。  重案组一行人进了村口。此时村里已是人心惶惶,看到了几个警察走了进来,都是大眼瞪着小眼,王义看到村民这个态度,摇了摇脑袋,,硬着头皮走向了余鸿宝的屋子。  此时那个村里最大的老人慢慢的走到了重案组面前说道:“警察同志,就差1天了,再不给我们个交代,我以后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几个人听完心里一肚子气,但是碍于老人年长,没有多说,直接走进了余鸿宝的家中。余鸿宝看到重案组一行人进来,立马站了起来。一旁的老伴和大儿子也站了起来。  看到几个人进来余龙成说了一句:“警察同志,还要问什么?”  王义点燃一支烟说道:“说说吧,你的二儿子怎么得的艾滋病。”  余鸿宝的老伴听完直接眼泪就掉了出来,坐在了炕上,此时余鸿宝屋外很多人看着,黄建看到直接关上了门,余龙成安慰着自己的母亲,看了一下自己的父亲,知道什么事情瞒不住了,便开了口。  原来,余龙峰和自己的哥哥两年前余龙成背井离乡去了明州一个衣服产打工,但是弟弟余龙峰生性爱玩,加上城里的诱惑太多,误入歧途沉迷与酒色,染上了艾滋,衣服产体检的时候无意发现了这个事情,辞退了他的工作,就剩下余龙成在里面打工,弟弟随后回来了老家。直到死亡。  听完之后王义接着问道:“那隔壁刘村的那个女儿也是艾滋病死的,你们的孩子也是艾滋病死的,而且听刘村的那个老人说他女儿快死的时候,你们就过去了,你们怎么知道的那么快?”  余鸿宝一家人听完要了摇了摇头掉下了眼泪说道:“都怪我,养了那么一个孽畜。”  “怎么说?”林峰问道。  “我的二儿子在回村的路上刚好看到了刘村老刘家的闺女刘春花,看的她得漂亮水灵,就要把她在外面给…..”余鸿宝还没说完就掉下了眼泪。  几个人听完摇了摇头,随后刘东问道:“难道你去买他的尸体,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他们家?他们家不知道你儿子做了这件事情?”  “知道,但是老刘和我大儿子赌博,欠了我大儿子10000块钱,我大儿子知道了这件事急忙偷偷的去找老刘一个人,经过私了不要老刘的一万块了。但是老刘好赌,没过多久赌博欠了5000块,拿着女儿的这件事情又来找事,我大儿子就借给了他5000,打了字条。”余鸿宝说道。  “然后呢?”黄健问道。  “随后,我弟弟去世了,但是没结婚,我就想到了,既然弟弟得了艾滋病死了,刘春花听说也快不行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她被我弟弟传染了艾滋,所以处于愧疚,我父母就过去,说阴婚的事情了,还私下说那5000块叫他不要还了,字条也烧掉了,但老刘和我们解决这个事情之后说了一句我这辈子对不起刘爱国,也对不起我女儿。”余龙成说道。  几个人一听即明白了也糊涂,明白的是原来两个艾滋病的人葬在一起不是巧合,是这个原因。糊涂的是怎么这件事情和刘爱国有什呢关系?随后王义听完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道:“原来是这样。”  重案组看了一眼几个人,调头走了出去。挤开了村名走到了村口,王义掐灭了烟头说道:‘我们去一趟刘村,问明白那些事情。”  几个人点了个头随后转身离开了余家村…………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重案追凶之罪恶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