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雷神重生第四十三章、治重伤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三章、治重伤

小说:都市之雷神重生 作者:口丁 更新时间:2018-01-09 11:41 字数:4131
  “六重?”言哑想了下自己如此费劲才突破两重,要到这六重得等到什么时候。  “这第三重就是‘金沙筑城’,第四重称为‘落叶枯风’,第五重名字叫做‘枝折林动’,而最高的一重第六重境界便是‘天下归一’。”黄裳饶有兴趣的介绍着。  言哑听着这一个个文绉绉的名字,皱着眉头心中叫苦:老祖宗们啊,你们起的名字虽然好听,但除了最后这一重“天下归一”之外,没有一个听明白什么意思的。  “黄前辈,我这实在是听不懂您说的什么意思,还请您用大白话再帮我们解释一下吧。”他忍不住请求道。  黄裳却摇了摇头:“别说你听不懂,我这老头子钻研了一辈子也没有弄明白。我所见过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跟你一样的第二重,这第三重、第四重、第五重乃至第六重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没见过,也没有人给我解释过。”  “那这是真是假还不好说呢!”言哑有些失望的说道。  “确实如此,但先人数千年如此传了下来,想必多少有些来由,这是你们年轻人需要去探索的事情了。我已经老了,没这个时间了。”黄裳叹了口气说道。  “前辈虽然年纪大,可这身体比我们这些年轻人看起来都要硬朗,以后时间还是少不了的。”言哑在一旁看到他的神情有些落寞,便半开玩笑的宽慰道。  “我可是何校的师傅,你觉得是我更了解自己的命数,还是你更了解?”黄裳听后笑了笑说道:“也是我的不对,这把岁数了也没什么留恋的了。秋老弟,看到你的孙子辈有这么多的才干,我也算是放心了。”  “黄师傅说的哪里话。”秋老爷子听这话多少有些别扭。  “实不相瞒,我这老头子已经没有几天可活了,这几件事情办完了,也就到了归根的大限,咱们老哥俩就没有办法在这花花世界把酒言欢了。”黄裳看着秋老爷子的双眼,真诚的说道。  言哑和秋昃离这才知道,这位老者并没有玩笑。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在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  “看我这老头子又瞎破坏气氛。”黄裳打破了这悲伤的沉默:“其实是件好事。算了,不说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我再看看能回答些什么。”  “前辈,秋爷爷,今天小秋收到一条信息,说小哑巴他们有难,这条短信是你们发的吗?”言哑问道。  黄裳和秋老爷子都摇了摇头。  “江南的事情我都不清楚,小哑巴我也是今天才见到。对了,小言,这事儿我还想找你呢,我打算收小哑巴为干孙女,她让我问问你的意见,你怎么看?”秋老爷子反问道。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就是有点羡慕小秋了。”言哑看着秋昃离说道:“不仅有个好爷爷,还多了个好妹妹。”  “哎呀,我不也是你的好爷爷吗,小哑巴不也是你的好妹妹嘛!”秋老爷子在一旁说道:“啊呸呸,以后不能叫人家姑娘小哑巴了,叫小雅,她以后就叫秋小雅了。”  “秋小雅……”言哑重复了一遍这名字,眼球一转说道:“那秋爷爷,你不如也将小傻子收成干孙子好了。”  “可以啊,虽然我还没见过,既然黄师傅都说是个练功的好苗子,这便宜我不捡白不捡。”秋老爷子乐呵的说道。  “那您看,既然小哑巴叫秋小雅,那这小傻子是不是应该叫秋小傻。是吧,秋大傻!”言哑说着拍了一下旁边的秋昃离,自顾自的大笑了起来。  “那不是岂不是成了秋老傻子!”秋老爷子严肃的说道,但没憋多久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那短信是黄前辈发的?”秋昃离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笑模样,他只是冷冷的关心着自己想要的答案。  “说来惭愧,我这老头子连手机都没有,怎么能给你发短信呢。”黄裳摇了摇头说道。  “那会是谁?”秋昃离皱着眉头思索着。  言哑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想不通就不要想了,反正不是什么坏事,说明何校、剑雨夜身边还是有向着我们的人。”  秋昃离点了点头。  “黄前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您能跟我们讲讲叠山会的事情吗?”言哑转头问道。  刚才还一脸开心的黄裳听到这个问题,面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叠山会,这个组织实在是太神秘了。我虽然听过其中不少的传说,但也摸不清里面的脉络。这个组织的头目是谁,他们的目的在于什么都不清楚。”  连如此的一位智者都对叠山会一无所知,言哑不仅的陷入了沉思:一个如此可怕的对手,到底为何要费尽心机的夺走亢龙集团,剑雨夜在里面又是什么身份,而何校、吴妄等人与叠山会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  “不过这也才有意思。”言哑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小秋,有这么个庞大的对手是不是很有趣!”  “有趣的很。”秋昃离捏了捏拳头冷冷的说道。  “少年心性,咱们这老头子是再也回不去。”秋老爷子叹了口气说着,黄裳也不住的点着头。  “怎么样,如果没有别的问的,就带我去救人吧。”黄裳看言哑和秋昃离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发问的了。  “冯大哥?”言哑问道。  黄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叫什么,只知道是你们二人身边十分重要的一个人,忠实的守卫着你们的安全。如果这人死了,你俩便会像没了父母的小鸟崽一般任人宰割。”  “那一定是冯大哥。”言哑一拍手答道:“黄前辈,他确实受了很严重的伤,好像是中了剑雨夜的毒,您赶快去给他看看吧。”  言哑赶忙带着黄裳来到了秋昃离居住的小屋,秋老爷子也跟着一起走了过来。  “冯大哥,黄前辈来给你治伤了!”言哑连门也没有敲,兴奋的推门而入,吓了里面的小渝一跳。  “对了,秋爷爷,这是你孙媳妇。”小言此时也不忘打趣的介绍道:“不过黄前辈看病是大事,您有再多的话要问也憋着点吧。”  “这孩子……”秋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但眼睛却始终没有从小渝身上离开,上下打量着这个姑娘。  小渝突然见到秋昃离的爷爷本来就特别紧张,被他这么一看就更加不知所措,不自觉的往秋昃离的身后躲了躲,害羞的低下了头。  秋昃离只好向他的爷爷投来求助的目光,希望他先不要关心这件事。结果他看到的也是老爷子一脸满意的笑容。  “怎么伤的?”黄裳走到冯河的床边问道。  冯河将身体费力的向上欠了欠,想要将自己的被子掀起来:“被人用匕首……”  话还没有说完,冯河便被黄裳伸手摁了下去,并将被子重新盖好,冯河这才注意到他的双眼。  “对不起,我没有看到您……”冯河不好意思的解释着。  “你的伤在肋部,刀口不深,但周围都没有出血,现在肉都有些黑了,对不对?”黄裳问道。  冯河惊讶的看着他,茫然的点了点头。  “谁伤的?用什么伤的?”黄裳给冯河把脉之后问道。  “一个叫剑雨夜的人,伤我的是一把据说叫‘月寒’的匕首。”冯河答道。  “月寒?”黄裳惊呼了一声,不过表情转而又平静了下来:“也对,如果要是月寒,这一切倒是说得通了。”  “剑雨夜说过,这把月寒匕首上面刷着致命的毒药。‘月寒于血,体内成冰’他当时说的就是这八个字。”  “毒药?”黄裳皱了皱眉问道:“用这匕首的人是这么解释‘月寒于血,体内成冰’的?”  冯河点了点头。  “哎,这么好的一个宝物件儿竟然落在这么一个废物的手里。”黄裳忍不住捶着自己的大腿懊恼的说道:“实在是暴殄天物,这月寒本是圆月之夜由神匠所打造,封了寒气在匕首之中,所以才会有如此厉害的威力。毒药……这世间哪里能找到威力如此惊人的毒药!”  “黄前辈,您先消消气……”言哑赶忙劝道:“咱们先别管这月寒怎么沦落到剑雨夜这死小子的手中了,您先跟我们说说冯大哥的伤怎么治吧。”  “剑雨夜说此伤无药可治,只能慢慢等死。按照他的说法,我大概还有个十几天可活。”冯河倒是坦然的说道。  “这他倒是没有说错,你现在的身体一半都已经被月寒中的寒气所封住。如果是个普通人,现在估摸着已经死了,还好你的功力深厚,护住了天突、鸠尾、关元几处大穴。”黄裳翻着他的白眼珠上下打量着说道。  “黄前辈,冯大哥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吧?”言哑关切的问着,屋内的所有人也都将目光集中了过来,等待着黄裳的答案。  “这……”黄裳稍稍犹豫了一下,转眼又换做了轻松的表情:“若是一般人,自然是没什么办法了,可谁让你们遇见的是我呢!放心吧,你们先出去,等我招呼你们再进来。”  “对了,秋家的孙媳妇,去烧几壶开水放在门外备着。”在人们都向外走的时候,黄裳又补充道。他这句话说完,小渝一下子走的更快了。  “冯河,这伤用药没用,只能将这月光之寒从你体内完全逼出来才行,我需要你的配合。”等门关上,黄裳严肃的说道:“这里面稍有差池,咱们两个人的性命可能就都交代了。”  “好。”冯河也认真的答道。  黄裳将冯河扶着坐了起来,他也盘腿坐在冯河的身后,伸出双掌紧紧贴住背后中枢、神道两处穴位:“我需要你先打散一身的功力,这样我才能进入你的经络之中驱除寒邪。”  “打散自己的功力?”冯河皱着眉头问道,练了这么多年的功夫,他只会打散别人的,从没有想过如何打散自己的。  “没错,由心而出,用意念之力,将全身的功力化解,呈现似有非有之态。”黄裳指导着说道。  事关生死,冯河也不敢大意,只好按照黄裳的说法去体会。他闭上双眼,感受着自己的气血在身体内的流转,然后他慢慢放松自己的精神,将体内的能量慢慢的分散,分散……直到气血运行的速度都明显的慢了下来。  “一点就透,那个叫小傻子的孩子就是你徒弟吧。”黄裳也感受到了这一切,满意的笑着说道:“这孩子的天资极高,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确实是这样,可惜了他的头脑……”冯河说着叹了口气。  “这才是最为难能可贵之处。你觉得是上天的不公,我倒是觉得是老天的眷顾。只有如此,他才能不用分神抵御各种的欲望和诱惑,专心于自己所喜好的事情,还少了不少的烦恼,你说对不对?”黄裳不以为然的说道。  冯河琢磨着这几句话语,似乎也有几分道理。  “别管小傻子了,咱们先治伤吧。”黄裳继续说道:“中途如果感觉到疲惫,一定不能睡去,你记住没有?”  冯河点了点头,接着就感到后背一热,刚才干枯的一双手不知去往了何处,但身体之内却感觉一股力量在不断穿梭。慢慢的,他半边已经麻木的身体逐步有了知觉,好似春日里的第一缕阳光一般,将坚冰渐渐融化。冯河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困意也跟着不断挑战着他的极限。  “不能睡……”冯河不住的提醒着自己,强打着精神。  而在小屋的门外,言哑、秋昃离等人也焦急的等待着屋内的结果,可秋老爷子的兴趣似乎并在于此。  “你跟小离什么时候认识的啊?”他饶有兴致的问着小渝。  “额……有四五年了吧。”小渝只好低着头回答道。  “这么久了,怎么小离也不带回来给爷爷看看。姑娘你不要介意,小离这孩子就是外冷内热,表面上看着好像一块冰一样,可其实心里谁也没有落下。”  小渝只能不住的点着头,不知该回答些什么。  “爷爷……”秋昃离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冷冷的提醒道。  “你这孩子,还管起爷爷的事情了!”老爷子也不服气的说道。  他们这边正热闹着,便听见里面黄裳喊了一声:“赶紧把热水拿进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都市之雷神重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