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云先生第五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小说:卧云先生 作者:秋叶红了 更新时间:2017-12-07 10:00 字数:2060
  宁王看出了蒋巽风的异样,凑过身来道:“他跟先生说了什么?”  蒋巽风此时的脸色难看至极,宁王也是第一见到这个平日里一直风轻云淡,从容不迫的人竟然也会流露出此等表情来。  蒋巽风摇了摇头,道:“宁王殿下,关于这严州,您了解多少?他可是个阉人?”  宁王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似乎他的确是不知道这件事。道:“关于严州,此人来历十分神秘,因为他帮明王做事,所以也没法打探的太过深入。不过我倒是的确派裘蛮去打听过一二,甚至还买通了明王身边的宦官帮忙打听。”  蒋巽风从第一次无意间破了对方布下的局之后对这个人就十分在意,从他的经验来看,甚至很有可能那宁安府的布局是故意留下的破绽。目的就是要引自己上钩,从此人今天跟自己说的话里更是加重了蒋巽风对此事的猜测。  葛彭为诸人订的雅座包间在二楼,众人拾级而上,在二楼走廊尽头有以包间,小二已是恭候多时。  推门而入,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与前些日子在宁安府不同,这里的空气更为潮湿,空气中的水气带着泥土的气息。包间中点燃的熏香,混合着空气中淡淡的土味,着实让人有中心旷神怡的感觉。  赶了几天的路,所有人也都是有些疲惫。虽说诏书上并没有限定时间,但也不见得拖个十天半个月再回去。  酒菜很快就上齐了,不消说,这皖城虽不是大城,但也算是这漕运中转的核心。这酒店上来的菜色和美酒皆是上乘。  一杯美酒下肚,秦横大呼一声“好酒!”  一边斟酒的小二也是没有闲着。说道:“客官远道而来,有所不知,我们这里的女儿红,可是远近闻名的。就连那京城皇宫之中,想要喝到上好的女儿红,也必须经由漕运运至京城。在哪里可谓是千金难求啊。”  “哦,那我可得多喝几杯。这酒虽不及我们那烧刀子那么烈,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说话间,秦横已是几杯酒下肚。  蒋巽风也抿了一口酒,果然是入口唇齿留香,甘醇无比。他随意的问道:”小二,你跟我们说说,都说这皖城在江南一带地位尊崇,果真如此?“  小二见几位客官皆是推杯换盏,喝的好不乐乎,他也是打开了话匣子道:”这皖城啊,地处多条河流的交汇处。往北这里连接怒涛江,泗江;往西,连接着中原地区,是淮河流经的节点;往东南则流经海城最后入海,同样也是向外的一个重要节点。所以皖城之于漕运上的地位不可谓不高啊。“  蒋巽风暗想,由此,这里即便如葛彭这样的大使臣,从七品,都能在地方上呼风唤雨。他略微思索了下,对比历史上的宋朝,漕运的确是当时重要的交通运输渠道。有这样的地方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行了,小二,你先出去吧,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叫你的。”宁王开口道。  “得勒,客官,你们慢用啊。”说着便是出了门。  见那小二离开,众人似乎立刻收敛了笑容,换了一副模样。宁王脸色沉凝道:“先生可是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蒋巽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最后摇了摇头道:“此人比我想象中更加深不可测,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但我总觉得他既然安排我们七日后上船出发,想来一定有所图谋。”  蒋巽风的话虽然说的并不严重,但他心里却是比之惊惧千倍。他并不是没有算过七日后会如何,但每每卜算,皆是模糊不清,好似天机被人蒙蔽了一般。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心惊。此人的修为竟然已臻化境,竟然已经可以蒙蔽天机了吗?  此刻的蒋巽风,除了心底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之外,竟然头一遭觉得事情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在宁安府府时,或许和那人只是千里之外的较量,虽敌暗我明,可也奈何不了自己身在局中。现如今只是一个照面,自己似乎就已经败下阵来,心生退意。  蒋巽风将杯中的女儿红一饮而尽,道:“大家也不用过于担心,我们就当是稍事休息。”  酒过三巡,众人皆是酒足饭饱。厢房共有四间,两间大的厢房皆是两人合住,另外还有两间小的厢房是单人的。宁王自然独住一间,而另一间本想留给丁婉,但偏偏她现在也不知道人在何处。另外两个大间则是蒙祜秦横一间,樊守蒋巽风一间。  不过现在丁婉不在,几人便是撺掇着蒋巽风也住个单间,这样也好让他住的舒服点。最终蒋巽风也是拗不过几人,一个人住一间。  对他来说,一个人似乎更利于他思考问题。  入夜时分,蒋巽风独自一人呆在房间,桌子摆满了铜钱。铜钱卜算一般都是用来辅助,平时他几乎不会用到。不过在他毫无思绪的情况下,他还是会拿出铜钱来卟上一卦。  每每卜算,总会在关键时刻心绪不宁起来,感觉是受到了某种气机的牵引。想到此处,他索性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他忽而想到,既然爻卦无法卜算,不如借引天机。  蒋巽风推开窗户,一阵微风拂面而来。他抬头看向天空,不由得眉头一紧。天空中万里无云,但却整个天空却是暗淡无光。月亮的表面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灰雾,惨淡的月光只能透过灰雾往外逸散。然而,四周的黑暗仿佛就像是无底洞一般,贪婪的吞噬着逸散而出的点点余光。  蒋巽风心中暗叫糟糕,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此时他方才想起了严州的话,看来,从一行人踏进这皖城那一刻起,和严州的较量就已经开始了。  此人极善布阵,既然知道我们要来,就连人数都算的如此精确,想必一定是准备了一个迷阵来拖延我们的时间。  蒋巽风内心愤恨,阵法之道乃是自己最薄弱的一项,若不能破阵,怕是七日之后必定赶不上官船。等到官船回京,即便有千张嘴也是说不清楚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卧云先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