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风第52章 冥月石雕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2章 冥月石雕

小说:器风 作者:临崖飞马 更新时间:2017-12-31 12:00 字数:2058
  酣畅淋漓的施展了一番身法,马陵越畅快的长舒一口气,微微站定,银白巨剑悄然出现在手中,月光洒下,剑身发出淡淡幽光。虎躯笔挺,一手微托手腕,一手高举巨剑。眺望星空,道道剑招在脑海中流云般一一闪过,化为道道身影融入近期的战斗场景中。  良久,银白巨剑动了!如蛟龙出海,惊鸿乍现,咄咄纷飞。道道破风声响彻宽阔的修炼场,声若惊雷,引得路过的府中丫鬟家丁纷纷驻足观望。  魁魅幻影剑法一式......十八式......三十九式......  幽幽月色,淡淡星芒,身形飘逸,剑影飘渺。马陵越伴着夜色,尽情的舞动手中着宝剑,  宝剑像是也感受到了他的心境,难得的发出丝丝轻啸,与破空声交相辉映。一式式剑法行云流水的一一使出,越使越畅快, 最后收式一招气贯长虹,直冲云霄,隐隐消失于天际,幻魅也再次化为丝丝微风隐没于掌中。  “怎么才如破到四十二式,第四十三式剑招实在太过晦涩,我两年来积累了如此多的实战经验,境界也顺利突破到释元期,怎么还是差那临门一脚。果然地球武修们的智慧也是浩瀚无垠,远远不能小觑的。”马陵越停下了修炼,缓缓踱步,摸着下巴静静思考着,“嗯,膻中穴里的器元丹也凝实了一丝,看来已经顺利稳固到释元期一段了,离突破到二段也为时不远了。”他就这么低头思考半响,快走出修炼场来到门径处,方才回过神,抬头看着门口站着一群丫鬟家丁,对着他们轻轻点头,礼貌的微微一笑。  这群人有的也是器武徒,不过大多还处在最低的唤器期,这在弱肉强食的器武徒世界里只是属于金字塔的最底层。因此很多没有势力背景的人甘愿依附于器武徒门派里头打下手,这能增长见识的同时还有机会博得里头大人的高兴,说不定还有机会获得一本修炼功法。  面对着马陵越温和有礼的一笑,还在回味着方才舞剑英姿的他们都微微一愣神,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才脸色通红,满脸激动的齐声喊着,“三少主好!”  面对着这群热情洋溢,满脸崇拜的丫鬟家丁,马陵越有些不适应的摸了摸鼻子,“额,不用那么客气,大家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没必要那么拘束,以后叫我阿越就好了。”结果换来大家的连声称不,七嘴八舌的说着怎敢怎敢。  马陵越无奈的耸了耸肩,连曲叔那么有威望的人都不愿改口叫他阿越,更何况是这群丫鬟家丁。因此只能苦笑着点着头,让他们早点休息。  “咦,半天不见小啾了,那小家伙跑哪去了。”马陵越奇怪的四处张望,又吹了几声口哨。  半天没见回应,好不容易才传来一声轻微的啾啾声,“搞什么东西啊,什么时候小啾也变得神神秘秘的,不会是幽会哪只小鸟吧。”马陵越嘀咕着,大致确认了一个方向,才慢慢朝那头走去。  左穿右拐,穿过了一道道庭院,炫机门虽是个府邸,里头构造却极为复杂,第一次在里头没人带着都能直接迷路了。终于,来到一个犄角旮旯的僻静角落,马陵越看到了小啾那小巧玲珑的身影。  那小小身影正背对着马陵越,叽叽咋咋的对着面前的东西说着话。刚好大片乌云飘过,挡住了三月的光辉,使得前方事物若隐若现,看不清具体样貌,马陵越越发好奇,不由的想上前看看那东西到底是何方神圣。  走进一看,不由的哑然失笑,只见前面是一个两米多高的昆虫石雕,这昆虫有点像是地球上的独角仙,头上有雄壮额角,向前长长伸出,末端微微上弯且并分四叉。口中两道锋利的角质獠牙探出,仅比额角略短几分。流线型的翅膀间隙显微微弧形凹槽,六只强壮有力的足趾表面布满密密麻麻尖锐倒刺。整个甲虫石雕就这么静静的立在庭院一角,栩栩如生,若不细看还真以为是一只真的巨型昆虫。  马陵越啧啧称奇,绕着石雕不停的摸上摸下,引得站立在甲虫石雕额角处的小啾不满的啾啾直叫。  “我说小啾,你这一直对着个石像神神叨叨的说些什么呢,自言自语啊?”马陵越调笑着打趣小啾,又是引得小啾的一阵抗议。看着小啾一脸认真的表情,马陵越方才认真起来,仔细估摸着它想表达些什么。  “你是想说这个石雕是有灵智的?你现在难道是在跟它交流?”马陵越像是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试探性的问道,声音又些呆滞。  啾啾几声,小啾一本正经的点着头,使得他又不由打量着眼前石雕,犹不相信,“你一直说话它或许能听得到,但是它怎么跟你说话呢,它这幅石雕模样可开不了口?”  小啾连忙把小翅膀指着自己心头位置,蹦蹦跳跳,叽叽咋咋的又解释半天。  “它能灵魂沟通?我感受下......没有啊,什么都感受不到,你不会在逗我玩吧?”马陵越始终不确信的态度引得小啾不满的直接飞到他肩头,唠唠叨叨的嚷嚷不停。  就在他们吵吵嚷嚷之际,一身轻装的栾常笑走进了庭院,看到马陵越后不由微微一愣,待看到小啾以后才恍然一笑,道:“阿越,你也来啦。”  马陵越同样一愣,“笑笑你怎么也来了?”  自虎腰山一役,俩人也彼此更加熟悉,互相之间的称呼也变得亲切许多,在马陵越看来这个二师兄就跟自个弟弟一样,因此也像谭渊一样称呼他为笑笑,而栾常笑显然也很喜欢这么亲切的称呼,这让他有种家的感觉。  栾常笑轻轻抚摸着石雕的额角处,缓缓说道,“今夜是年中月初,恰逢一年一度的冥月显形之际,这影殇甲兽都会在这个时候短暂的恢复神智。”  马陵越面脸疑惑的看着他,“影殇甲兽?什么来的,怎么都没听过?这个石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就这么放在在炫机门内?”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临崖飞马 说:新年快乐~身为一个广东人正在人在哈尔滨瑟瑟发抖,最近把存稿都用完了,正式回归裸奔生活,等这阵忙完后飞马会好好窝屋里码的,大家打人就好不要打脸哈~先逃了~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器风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