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凡仙第十七章 落幕②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落幕②

小说:问道凡仙 作者:瞌睡邂逅枕头 更新时间:2017-12-07 10:00 字数:3227
  公孙胜怒极而笑:“好好好,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让你如此自信,如此大言不惭。”说罢,手中的焚天剑一撩,体内灵力涌入剑中,一条凶横的火蛟,随剑而出,长满獠牙的大口,朝着钱代咬来。  只见钱代,长剑一点,一条灵力化作的螭龙,咆哮着,朝火蛟扑了过去。  火蛟对螭龙,两条由灵力化成的蛟龙,缠斗在了一起,巨爪交击,大口撕咬,巨大的身躯翻腾,搅动着周围的气流,劲风横扫,呜呜作响,一时间,金铁交鸣,火花四溅。  渐渐的两条蛟龙,身躯缠绕,四爪相对,头上的巨角狠狠的顶撞在了一起,相互角力。  突兀的,玄冰螭龙好像力竭,龙躯瘫软下来,渐渐的化为了玄水。  见到火蛟占据上风,公孙胜出言讥笑道:“还以为你能让我有些出乎意料,也不过只是如此,既然这样,你就去死吧。”说完手中焚天剑一斩,一团炙白的火焰,朝着钱代当头落下。  钱代一脸风轻云淡,水寒剑顺势一刺,一道玄水出现在了头顶,挡住了下落的炙热火焰,淡淡开口:“只怕未必!”  此时的公孙胜才发现,本该出现的玄冰灵力,却突兀的变成了玄水灵力,没有了玄冰的坚硬无比,却多出了玄水的柔韧无常,抬头一看,自己灵力化作的火蛟,此时被包裹在一团玄水里面,任其如何挣扎,也是无济于事,挣脱不出来。  公孙胜羞恼的散掉了自己的灵力,咬牙道:“很好!钱代,想不到你对玄冰螭龙诀的领悟如此之深,居然另辟蹊径,化冰为水,不过这又能怎么样,你以为这样就能胜我?听说你还领悟了水寒剑意,原本我还想将这最后的手段留给楚九歌那小子,现在看来,倒要提前在你身上试试它的威力了,哼,领悟剑意的可不只是你一个人。”  一声冷哼,焚天剑竖起,只见一团炙白的火焰将公孙胜包裹,炙热的白焰让四周的虚空都出现了坍塌,一声厉叱,公孙胜如同一个燃烧的太阳,裹挟着一道焚天的剑意,一闪,朝着钱代疾驰过来。  钱代表情凝重,水寒剑划出了一道圆弧,这一次的寒潮,没有再循序的推进,而是直接如同一道滔天巨浪,朝着奔袭而来的太阳,拍打过去。  没有巨响,炙热的太阳直接被包裹进了玄水寒潮里,挣扎不出,逃脱不掉,原是想要焚天的剑意,却在寒潮里,如同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倾覆淹没。  此时的公孙胜,出离的愤怒,原本以为胜利终将是属于自己的,如今却被钱代打得措手不及,随时都可能输掉比试,自己怎能甘心认输,岂能让他好过。  于是,已经被怒火吞噬的公孙胜,做出了疯狂的决定,取出防御法宝,护住自己,引爆了包裹着他的炙白火焰,迟来的巨响传出,寒潮被瞬间震碎,钱代口吐着鲜血,急速后退。  余波散尽之后,公孙胜早已昏死在台上,只是由于法宝的防护,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反而是钱代,由于爆炸来的太过突然,不及防御,受创颇重,只是对手已经昏死,自然也就赢得了比赛,只是代价颇大而已。  天刑台上的激烈交战,自是让闻人煜心旷不已,但是对于钱代的受伤,没有由来的怀疑,只是觉得钱代完全能够避开,甚至完全可以抵挡住爆炸的威力,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就是有这样的感觉,而且这感觉一起,自己就深信不疑,不再有半分犹疑。  钱代获胜,自是要相迎,于是闻人煜招呼着方不同,前去迎接钱代。  来到跟前,闻人煜一脸关切的问道:“大师兄,你怎么样?伤势重不重,要不要紧?”  此时钱代脸色有些苍白,摇了摇头道:“这次是我大意了,想不到公孙胜竟然如此疯狂,我后撤不及,只能以全身灵力护住脏腑,强大的冲击让我经脉受损,这几日怕是不能与人交手了。”  让孙长老看过之后,也正如他自己所言,经脉受损,不宜与人交手。  主看台上,赵长延和公孙丑这两个冤家,此时两人,一个脸黑的似碳,一个脸比碳还黑,因为后面的比试,基本已经没有他们两峰什么事了,虽说闻人煜和钱代都赢得了比赛,可是两人都有伤在身,不能与人交手,下面两场比试,结果已定。  两人也没说出什么重话来,一个自知,此时应该是安抚人心的时候,一个由于受伤的是自己的亲孙子,也不可能说出难听话来。就这样两人虽是万般无奈,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  闻人煜在回去的路上,有些羡慕的问钱代:“大师兄,我也可以练剑吗?”对于那威力无匹的剑意,闻人煜可是心动不已,于是就询问钱代。  “自然可以,我们修炼的术法,体内灵力,都不拘于承载的器物,只是五行的相生相克,却要多加留意,属性相克的器物,虽然也能承载术法灵力的使用,但是必定威力大减,事倍功半。”  闻人煜有些欣喜道:“见识了大师兄,惊天的剑意,小弟很是心动,兴起了想要学剑的念头。”  方不同在一旁劝解道:“师弟可不要见异思迁了,若是剑意如此容易领悟,那岂不是人人都去学剑了,哪还有修仙界如此多分门别类的武器法宝!”  钱代看着闻人煜,倒是鼓励:“若是别人,师兄我不敢说,但是师弟你天资聪慧,我敢打包票,只需十年,师弟你定能剑意小成。”  方不同吃惊的看着钱代:“大师兄竟是如此看好师弟。”  见方不同反应如此大,闻人煜也变得有些不确定了:“大师兄,我真的可以?”  钱代一脸认真的肯定闻人煜,并许诺,以后再剑道上有任何不明了的地方,都可以来向他请教,多年以后闻人煜才明白当初钱代为何会撺掇自己学剑,领悟剑意。这自是后话,暂且不表。  前几场的比试虽然精彩,可是都不如即将到来的这一场,更让人赏心悦目,牵动人心。  还未曾开始,观战台的众人就已经情绪激昂,心潮澎湃,不停有人高喊“花师姐,我们永远支持你!”“胡师姐,我们永远拥护你!”分成了两拨的人群,彼此不甘示弱,你方唱罢我登场,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大家都挽起衣袖,撇开衣襟,赤红着双眼,如同斗鸡一般,死盯着对方,谁也不服谁。  原来即将登场的是岚芷峰的大师姐花月影,和大化峰的二师姐胡镁,两人都是风姿绰约,仪态万千的美女,自然也就挑起了观战弟子的热情,纷纷用呐喊支持着自己心中的女神。  在大家高涨的情绪,热情的呼喊声中,二女走上了天刑台。  只见这花月影,一袭大红色宫装包裹住了玲珑剔透的身姿,裙角袖口处各绣着几只展翅欲飞的紫色蝴蝶,微露的香肩肌如白雪,香滑的雪肤上披着一条紫色的纱巾,如玉的面颊,眉间一抹淡淡的朱砂,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冷意,朱唇轻启,露出了几粒珍珠般的贝齿,神情有些淡漠,整个人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是一副如画的风景,总能勾动人的心神,让人想要沉迷进去!  而对面的胡镁,却又是另一种风情,一身小麦色的肌肤,剑眉大眼,自是一脸的英娥之气,一头浓密的青丝,随意的绾在脑后,身穿一件红白相间的武将轻甲,背负一柄银白长枪,自有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两女子上台,并无任何交谈,比男人还要干脆,直接就交起手来,胡镁抽出了背上的银枪,直接横扫,一道锐利的风啸,枪尖出现了一条赤红的火线,完全不同于大化峰的其他弟子,交纵之间没有火行灵力的爆裂磅礴,只有极度的压缩收敛,将暴躁的火行灵力,收敛压缩成了一条极细的火线,让人更是难于防范,完全舍弃了火势的磅礴,专注于以点的破坏。  霎一接触,花月影也是有些心惊,从紫纱上传来的力道,震的她小臂都有些发麻,随即做出了调整,轻柔的紫纱,如同一只飞舞的紫蝶,总是围绕在胡镁周围,却不轻易与她接触。  银白长枪化作一片枪尖雨,每一滴雨滴里面,都有一条极细的火线,就好像是一场春雨,那么细小如丝,也那么的绵长持久,这一场枪尖雨好像永远也下不完似的,笼罩在花月影四周。  而花月影就像一个雨下独舞的妖精,那么的凄美,却又是那么的迷人,细雨,娇人,独舞,这不像是在比赛,更像是一副如诗的画卷。  众人已经被深深的吸引,四下里再也没有了半点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下意识的收了回去。  闻人煜也看的痴,十五岁!正时情窦初开的年纪,若说他之前对于美!对于美人的概念是模糊不清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可以很斩钉截铁的告诉所有人,他知道美是什么,更知道美人是什么,不错,就是花月影!就是此时此刻的花月影!  这如诗的意境,也深深的影响着正在比试的胡镁,她只觉得自己的战斗意识,越来越淡,越来越轻,就好像从心底不想去惊扰,正在起舞的花月影,枪尖雨越下越小,最终,雨终于停了,胡镁收起了银枪,也这么痴痴看着,忘记了比试,甚至忘记了自己,直到花月影用紫纱轻轻的将她卷起送到了台下,胡镁才清醒过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瞌睡邂逅枕头 说:新书求收藏推荐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问道凡仙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