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天下:通灵王妃第23章 化险为夷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3章 化险为夷

小说:权天下:通灵王妃 作者:奈奈笙 更新时间:2017-12-07 09:32 字数:2750
  康宁宫。

  太后与皇上坐在上位,不仅萧甄与公议云盈乃至其他的妃子在场。就连公议丞相,还有朝中几个大臣都在。

  场面气氛压抑,所有人都面色沉重都看着跪在殿中央的祁瑶。

  公议丞相这时走了出来,睇了祁瑶一眼,双手抱拳道;“禀太后,皇上,这权王妃虽是权王爷的妃子,可却屡次擅闯禁院,已是无视太皇上的旨意不尊,即便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另外几个大臣点着头,赞同丞相的说法。

  公议云盈暗自得意地冷笑,她今天倒要看看,这个祁瑶会是什么下场。公议云盈转头看向面色严肃的太后,趁机煽风点火;“太后,这权王妃贵为王妃,却与那九殿下颇有往来,若是传出去,那可就是有损王爷的名声啊,且那禁院就九殿下一人,孤男寡女的,总未免让人有些误会。”

  祁瑶咬着牙,这个公议云盈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她这么挑拨离间,不就是想让别人都以为她跟萧岚笙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么?

  “够了,哀家要听权王妃自己解释。”太后厉声说道,目光紧紧盯着祁瑶。

  祁瑶深吸一口气,从容淡定的回答;“回太后,孙媳闯禁院确实有错,但并非像贵妃娘娘所说的那样。”

  “那你为何要去?你明知道禁院是不能靠近的地方,你为何还要犯下这种错误?”太后质问。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有紧张的,也有看戏的。祁瑶刚想开口,殿外就传来了萧权清冷的声音。

  “是孙儿同意她去的。”

  所有人看着萧权出现后,无不惊讶无疑惑,就连祁瑶都愣住了。直到萧权走到祁瑶身旁,太后才发话;“权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孙儿自然知道,不仅是她,孙儿自己也私闯了禁地,太后若要罚,孙儿甘愿受罚。”萧权淡定的回答,不为所动。

  “王爷,您向来是个明白人,怎么可能会接近禁院那种地方呢?”几个大臣看着萧权,场面一下子控制不住了。王妃跟王爷一起私闯禁地,这一下子没了撤。

  太后点着头,看着萧权。

  公议云盈紧紧拧着袖子,为什么萧权要包庇这个女人!她不甘心,更不能就这样罢了,于是站出来说;“王爷,本宫是为您的名誉着想,她可是您的王妃,您怎可能让自己的王妃与九殿下独处呢?这万一....”

  “贵妃,你今天的话有点多了吧?哀家让他们自己说!”太后瞪了公议云盈一眼,本来这件事就是大事,她还在那瞎说,扰乱人心。

  “太后,臣妾只是...”

  “行了,哀家让他们自己说。”太后的声音又大了些,带着一丝恼怒。公议云盈不敢再造次,只能把这股怨死暂时压一压。

  “太后,孙媳有话要说。”沉默了许久的祁瑶终于开口,打断了殿内的气氛。萧权眉头一蹙,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想要说那些荒唐事吧?

  “说吧。”

  “孙媳听闻九皇叔过去的事了,孙媳知道关于九皇叔的事是禁忌,但是孙媳还是要说,九皇叔他本就没有错,他只是因为生下来与别人与众不同,却被自己的父皇当成怪物囚禁在那个偏僻的院子里,接受唾弃与白眼,试问皇叔他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这样,他就该被关在那个地方吗?”

  所有人面色一变,就连太后的脸色都愈来愈阴沉。公议云盈冷眼一笑,想看她自取灭亡。

  “这就是,你接近禁院的理由?”许久,太后严肃的开口道。

  “孙媳只是不能理解,九皇叔身上流淌的也是萧家的血液,他做了什么对不起萧家的事吗?为什么要承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如果他的怪物,那他可曾做过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从头到尾不都是你们在伤害他吗?除去身份地位,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流着一样的血和泪,凭什么要将你们所认为的事情加在一个无辜的人身上,连老天爷都怜悯那个因为你们定下所谓的规矩而无辜死去的宫女,为什么你们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

  所有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这王妃所说的话,足以让她死一百回。

  “大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公议丞相怒斥着祁瑶,不顾萧权在场,又道;“太后,臣以为权王妃如此不把太后您放眼里,又提起当年往事,藐视权威,违抗太祖旨意,按大晋律法,这样的罪足以是死罪!”

  “丞相,本王还没说话,谁敢动她试试?”萧权语气冰冷,眼神锐利。

  “王爷,权王妃蔑视王法,又不把太后放眼里,您难不成还要继续包庇王妃?为了这个王妃,王爷要与太后,皇上作对?”公议丞相反问。

  这场面犹如一场即将爆发的战争,令人心惶惶。公议云盈的眼中划过一抹诧异后,是失落,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如此不顾一切的维护另一个女人。

  “今年,又下起了雨。”太后缓缓开口,这让周围的人都愣了。她深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哀家记得,太祖陛下驾崩那日,也下着雨,陛下跟哀家说了一句,他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让岚笙看到他的残忍。”

  祁瑶微微惊讶,她不过是把自己心里的气说出来,就这么...把太后给打动了?

  “太后...”

  公议丞相还想再说什么,太后抬手制止,扭头看向一语不发的萧瑟;“皇上,你认为这件事该怎么做,就由你自己拿定主意吧,哀家老了,一辈子的恩恩怨怨是该了放下了。”

  萧瑟笑了笑,回答;“皇奶奶,朕知道您仁慈,所以朕认为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九皇叔受了这么多苦,是时候,该恢复九皇叔的自由了。”

  几个大臣和妃子都惊讶议论起来,只有公议丞相和公议云盈一脸的不悦。

  萧甄赶紧来到太后身旁,说;“皇奶奶,孙儿也认为皇兄的决定是对的。”

  太后点点头,目光落在了祁瑶身上;“你今日冒死替老九求情,哀家可是记住了。”

  “太后,是孙媳太冲动,太后要罚,就罚孙媳吧!”祁瑶难掩激动,打板子什么的,只要不打死,她还是熬得住的!

  “好,哀家就罚你,在大寿当日作一首曲,若是作不好,哀家就要了你的脑袋!”

  啥?祁瑶懵逼地抬起头,太后是要她当天作曲,作不好,还要砍她脑袋?不就是作曲吗?她可以让萧权帮她啊!

  她这时把目光放在萧权身上,反正这家伙会弹琴。萧权瞥了一眼有求于自己的祁瑶,这个女人只有在有难处的时候,才会想找他帮忙么?

  “权儿,你不许帮她!”

  太后后来补充的话让祁瑶的希望瞬间破灭了,顿时有一种凄凉感袭来。

  这事儿结束后,皇上便让人带着圣旨去了禁院,不仅让萧岚笙恢复了自由,还赐封为韶亲王,并且还特许他住在太宸宫,方便照顾辅佐皇上。

  这件事儿过去后几天,祁瑶为了自己的脑袋能好好的待在脖子上,可是煞费苦心的在研究怎么弹琴,

  于是两天的时间,她都坐在亭子里对着眼前这架琴愣了好久,就是不知该如何下手,她顿时不满嘟囔着;“太后肯定是在变相折磨我,一顿板子打我就好了,干嘛非得让我作曲子啊,还不允许萧权帮我!”

  “王妃,太后这个责罚已经算是最好的了,您就别抱怨了。”站在一旁的知夏就不明白了,这么轻松的责罚她干嘛还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可是,我不会弹琴啊!”祁瑶难为情的说道。知夏慌了,王妃居然不会弹琴!眼看大寿就要到了,那可惨了!

  “那可怎么办,对了,要不奴婢去找王爷?”

  “不行,太后说了他不能帮我。”祁瑶可不想不遵守规矩。知夏犯难了,她也不懂得琴艺,这可难办了。

  作曲,作曲...

  祁瑶忽然想到了什么,将手一拍,恍然起来;“对啊,太后好像没说过一定要琴曲啊,琴她不会,她可以唱啊!”

  祁瑶支着下巴,唱歌这可就容易了,只要找一首符合这个时代的歌曲,不就完美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权天下:通灵王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