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决仙侠第五十五章 翩翩人间少年狂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五章 翩翩人间少年狂

小说:一决仙侠 作者:笔寞千年 更新时间:2018-01-11 19:04 字数:3416
  一念一瞬之间,美好时光总是匆匆而过!  旭日东升,已经透过窗台,照在牧白露在被套外的屁股上。  突然!砰砰砰!几声敲门如同雷音,将牧白瞬间吵醒。  易冲飞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少凡,起床了,别睡了,这都巳时了,再睡你今天就没伙食,空着肚子睡吧!”  “起……来……了!师兄!你……就别……别叫了!”  半死不活地咕噜了一句,牧白强行压迫自己。  一个翻身,骤醒之后,牧白有些茫然地坐起身子,弯腰伏在被子上。他忽然觉得嘴边有湿意,回头一看,只见枕头上好大一滩水痕。  摸摸头,咂咂嘴巴,牧白有些发愣,脸色一红,自己一晚上怎么会流了这么多口水?  是夜太美,还是食物刺激了味蕾?  夸张地伸伸完懒腰,牧白这才啍啍叽叽地掀了被窝,坐在床边,半闭眼半醒地穿衣穿鞋!收拾半天,这才摸着出了门。  到了厨房,老头和易冲飞已经开始吃了。  自己动手,盛了碗饭,牧白夹了些菜,也不待在屋中,而是跳出门外,坐在了门前平台悬崖边。一面看着白雪在阳光下消融,一面吃饭。  等牧白吃完,回去和易冲飞洗了碗后,正要离开,去山顶练会剑,忽然被自家师兄叫住。  看着易冲飞递给自己的东西,牧白不由一愣,脱口道:“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此物长有三尺左右,由数节粗细不一的管子连接。管子一节比一节粗些,可以前后滑动,最后合成一根有手臂粗的圆筒。最令牧白奇怪的是,这管子中分别有几块透明镜片安装。也不知有何用。  易冲飞在一旁开口道:“此物名为周天觅星镜!可以跨越亿万里,看到天外星辰样貌,巡视诸天,是一种极少见的宝物。”  “哦!如此神奇?”牧白一听,大为惊奇,连忙抬起手,用周天觅星镜对着太阳看去,结果什么也没看到!  “师兄,你被人骗了,这玩意儿别说看天上星辰了,就算看你也看不清!”放下周天觅星镜,牧白愤愤道!  强忍不笑!易冲飞没有责备自己这个笨师弟,把周天觅星镜拿过手中,一番调调弄弄,最后固定成形,才还给牧白:“你再试试!不过别对着太阳看,先试着看看前方千里外的那座山峰!”  半信半疑地把脑袋凑到了周天觅星  镜前。牧白闭上了一只眼,向远方望去。  “嗯!好奇妙!”在他眼中,千里之外,那座原本只能看到个模糊影子的山峰在镜中清楚无比。  从山顶上摇动的树枝,再到树枝上的飞鸟,再到飞鸟面前,一群正在树枝上爬动的小虫子。真是无物不清晰,无物不可观!  半响,牧白才收回眼晴,正要将周天觅星镜还给师兄,易冲飞摆摆手道:"这本就是我欲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自己留下吧!”  “可我要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啊!”  牧白说完,一抬头,就看到易冲紧紧看着自己,半响,他才开口道:“少凡!你不是常说:人死之后会成为天上星星吗?好好留着这镜子,若是想他们了,就在星空之中找到他们,看看他们是什么样子的。”  怔怔无声,牧白正要来点声情并茂的感动发言,易冲飞已经拍拍他的肩头,转身走了。  忍住眼中泪光,牧白看着易冲飞远去的背影,在心中默默念道:“谢谢!”  静立风中良久,任凭冷风吹身,牧白平复了心情之后,方才小心将周天觅星镜收好。  之后,牧白便取出昨天老头送他的卋虛!拿着剑,往山上去了。  一路上,牧白不停把量这把剑,发觉这把剑犹为怪异。  非铜非铁亦非钢,鞘剑黑白成阴阳!千变万化任意变,不是剑来不是刀!  材质特别,剑体之中阴阳纵横,而且在牧白不小心滴了几点滴血后,惊觉自己和卋虛之间有了一种联系。  只要他心意一动,剑体即可遇土成泥,遇火成焰,遇树成木,遇水即化,遇金则与金铁触为一体!此外,此剑还可以任意变化大小,轻重,厚薄!仿佛不是死物,而是一种活着的东西,看得牧白大为惊奇,称赞不已,只当自己鸿运当头,遇上金陨石砸脚趾头了!  最后,牧白试着以神念御剑,砍一招截界式试试威力,结果!一剑落下,剑光纵横百里,金色剑芒几乎可以与太阳争辉。  一剑之威,寂归峰下。有一座百丈小山丘,被截界一剑就削去了半边山体。  一路上,斩木、开石、破土、断水,无物可挡神威。寂归峰上牧白看得真切,暗自吐了吐舌头,小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小声道:“吓死我了,这种武器简直是违反规矩的东西,嗯,我以后就背两把剑!一把横斩,一把卋虛!双剑在手,谁要是不开眼,敢在我面前嚣张,嘿嘿嘿!直接一剑平了他们!……”  不过卋虛威力虽然极大,但对牧白的身体有极大的要求,这一招下去,牧白体内元力与神念直接去了一半。以牧白估计,以他目前的境界而言,至多能出两招。两招过后,得搭上小命才能用出第三招!  风吹来,牧白顿时感到身体有些虚弱,连忙盘坐寂归山颠,默默吸纳元气近一个时辰,体内元力恢复了大半之后,方才练剑。  知晓了厉害,牧白练剑之时,不敢动用元力与神念,反而紧锁体内。只用自身体能来练习剑招。  一时间,寂归峰顶,白色剑光飞舞,于天空、大地留下了一招招复杂剑痕!  起承转合,劈点斩刺!这一刻,牧白仿佛就在回到了多年前自己还不曾修炼之时,仅凭力气在山上刻苦练剑的日子。  拭去了额头上沁出的汗滴,牧白收剑还鞘,一跃跳上了插着大宝剑的石头上,躺在大宝剑旁,牧白双手枕在脑后,看着万里无云,红日升冉,清风徐来!他的心只觉得开心快意无比。  好好想一想,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种时光更有趣。  睡到自然而醒,炊烟袅袅间衣食自足。时而登高山练剑,时而御风上九天。累了息息,有个不大不小的念想,不时于人间仗剑纵横,一番快意恩愁,有自己所珍爱的人在身边。一切都平凡,平凡而美好!  “大宝剑,我听老头说,以后我就可以跟师兄下山游历了。哎,真是又期待又害怕,书上说山下的人心思重。不是坏人便是好人,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幸好啊!我现在也算个小高手了,一般人我不怕,厉害的有师兄扛着,哈哈!江湖之潭水终究会因我而掀起无尽波澜壮阔!……”  一个人哆哆嗦嗦半天,已经到了下午,牧白才返回山下。  山顶上,大宝剑静静矗立,破碎的剑身一如往常,又仿佛千万年不变,沉默在风中,安心地当一个少年的聆听者!  “牧白,一个月后,你就可以跟着你师兄下山去玩了。怎么样,期待吧!”  晚饭时,老头对牧白宣布了一个重大消息。  咬着筷子,半响,牧白才反应回来,他顿时一声欢呼,得意忘形道:“本少侠终于可以下山玩了,江湖里的渣渣们,颤抖吧!下山之后,我要大碗喝肉,呸!是大碗喝酒,寻花问柳,走遍三山五岳,看尽人间风流,一路一个,挑尽人间不平事,做一个帅得流水的侠客!……”  啪!一个巴掌扇在牧少侠头顶,牧白吃痛,不由一怒,抄剑而起。却被老头一指压得卋虛弯曲成半圆。  老头黑着个脸,骂道:“你小子做青天白日梦呢!自以为自己练过几天狗刨一样的剑,就能如此嚣张跋扈?要知道,人间之大,卧虎藏龙,人人皆有可能是高手,你若是一副傲气冲天的样子,我只怕你下山不到三天,就会伏尸荒野,尸首不存!”  末尾,老头忽然开口道:“最重要的是还想大碗喝酒,寻花问柳?你是不是要翻天了,小小年纪,成何体统。这样吧,我觉得你太自信了,自信过头,便是自傲。一个月后,你与我同境界比一场,过则下山,不过则留在山上,再待几年吧!”  “同境界?也就是说:我胜了就可以下山喽!”  此话一出,老头眼皮一跳,易冲飞正在夹菜手不由一停。无人开口,气氛诡异。  牧白有些不解:“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竭尽全力挤出一个笑脸,老头忽然伸出手,弄力捏捏牧白脸蛋,牧白痛叫道:“老头,你干嘛?痛死啦!”  “看来你脑袋还没坏掉,少年啊!同境界想胜过我,你想得太多了!”  “装什么高人呢!老头子,同境界要赢你很难吗?”  这一次,老头忽然转过身去,双负双手,站在门口,抬头看看天,又看看地,眼中尽是无限寂寞……!  牧白看看老头,又看看易冲飞,发现两个人都怪怪的。问师兄,师兄不说,问老头,老头不答。半响之后,牧白只好独自带着满腹疑问,回屋睡觉去了。  半夜!  夜色沉沉,茅屋前,断崖边上。老头和易冲飞并肩而站。  星辰闪烁,流星划过银河!易冲飞忽然开口道:“师父是打算好好打击一下小师弟了?”  “嗯,随着他的境界提升,剑法增进!现在的牧少凡已经开始骄傲了,做人是不可以骄傲的,骄傲使人自大,目空一切,不服天,不服地,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是一种极为不好的心态。现在他才刚刚显示出萌芽,若是放任他这样下去,势尽会害人害己。所以我必须出手敲打敲打他一下,让他心平气静地练剑,做人。而不是每天想着怎么一鸣惊人,笑傲江湖!”  “怎么了,冲飞,你在担心牧小子的安危?”  易冲飞点了点头道:“希望师父到时候尽力留一分力气!”  老头摆手道:“你师弟没那么弱,我只是打击一下他就行了,不过,这臭小子居然还想胜过我,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点,简直比我当年还嚣张,还狂妄。必须得好好磨磨他的性子,不然以后还不得上天去了。”  一番交谈后,两人各自回屋!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一决仙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