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战第一章 我的旅程之始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我的旅程之始

小说:狡战 作者:鬼才八斗 更新时间:2017-12-07 12:35 字数:2246
  金钱,权力,都是这个世界的枷锁。  我们为之奉献,为之伤痛,更为之而存在。没有人愿意去质疑它们的存在是否合理,以至于当金钱为利益所驱使,权力为欲望所蛊惑,当它们的所有者利用不当,产生了严重的后果时,这所有的一切可怕后果都势必会强加于无辜的我们。而我们终将会发出这样的疑问:金钱,权利究竟与我何用?  在我开始我接下来的叙述之前,我写下了以上这段话,用以阐明我这本自传的主旨。在我经历这真实的梦境之前,我可能永远不会明白这段话的真正含义,而现在的情况则有很大不同,我坚信自己已经如我所说的那样,摆脱了这些枷锁,永远不被它们所束缚。  大约35年前,我和我的双胞胎弟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呱呱坠地,我们出生的地方名叫黑山村,那里距离最近的城镇也有十多天的车程,可以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关于这里村名的起源有种公认的说法,据说是最先来到这里定居的村民,因为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座山上刚刚起过山火,山上的树全都被烧成了焦炭,从远处看山,除了黑色看不出什么其他的颜色,就给村子取名黑山村了。其实在我看来,这个村子与其叫黑山村,倒不如直接改名叫黑心村。  没错,我对这里充满了恨意。  我和弟弟天生就长得又小又矮,受同村人的欺凌也是在所难免的,就我而言,肯廖亚是我的名字,而我额头上有一块暗红色的疤痕,因此村民都叫我肯廖疤。可以说,我的童年充满了阴影。在我十五岁那年发生了一件挺让人苦恼的事,以至于我直到现在,仍无法回到从前平静的生活中去。以下,就是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和弟弟木其亚虽说是双胞胎,却几乎没有在一起生活过一天,村里人说我们的父母在我们出生后不久,就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带走了,连同他们一起被带走的还有村里的十几个壮劳力。我们居住的村子周围如同一个严严实实的大碗瓢,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过,仅有的几个出去过的人,个个都已腿脚不便,所以村里的人们就要么选择忍气吞声,要么出去找两天就回来,没有人真正下功夫去找。就这样,这些可悲又可恨的失去亲人的人家,以找不到为由,放弃了寻找,致使这些年轻人再也没能回来。老实说,我和弟弟从小就厌恶这里的人,就因为他们实在没有人性可言。万般无奈之下,我和弟弟分别被过继给了村里的肯婆婆和木婆婆,开始各自的生活。收养我的肯婆婆是个善良的老人,她一生未婚,因此把我视如己出。而我弟弟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那个木婆婆当成家里的廉价劳动力,照顾她那个不懂事的孙子和负责屋里屋外的一切家务,稍有办得不妥当之处,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那年木其亚和我都是十五岁,本来我们还得继续待在那个破烂地方,可谁知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 。一天早上,木婆婆找到木其亚并告诉他,他必须从家里搬出去自谋出路了,因为家里已经无法支持他的任何开销了。木其亚沮丧地跑来向我诉说他的遭遇,我听到后很为他抱不平,很想为我这个可怜的弟弟出一口气,可最后还是被木其亚劝住了。随后我提出和他一起离开村子,一是为了离开这个破烂地方,二是为了寻找未曾谋面的父母。临行前,我并没有去向肯婆婆道别,以免她为我的突然离开而感到难过。就在一个平淡无奇日子,我们兄弟俩带着两口袋黄皮粉,乘着其他人还在田地里干活的时候,无声无息地走出了大山。  现在想想这些往事,我还是会止不住的后悔,如果我当时再好好琢磨一下,合计一下这样做的利弊关系,或许就可以避免后来这么多烦心事了。唉,一切都太迟了。  我们刚离家那会儿,简直比最落魄的流浪汉还要寒酸得多,打个比方,我们那时候觉得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就是别人吃剩的残羹,世界上最舒适的住所就是别人家的牛棚。当然,我们俩的目标也很简单,就是活下去。  大概过了三个月,我们终于来到了被称为我们国家首都的安德勒城。  就在很平常,很平常,平常到我都忘了是几号的一天,我们正在大街上踢石头,一个男人向我们走过来,先用一种我们从没听过的语言说了一通,见我们没有回应,他又换了一种我们听得懂的语言说了一遍,原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大致意思就是让我们跟他走,他能为我们提供工作。我们当然很高兴,马上答应了下来。  在路上,我们得知眼前的这个人名叫吉恩.德鲁巴玛,我问吉恩:“我们可以做什么工作?”他顿了一下,说:“很棒的工作,你们会喜欢的。”我又接着问:“工作的地方离这里远吗?”吉恩说:“有点远,不过应该可以在今天傍晚前到的。”  我迟疑了一下,继续赶路。走了大约两小时的时候,我们路过一家银行,吉恩告诉我们他得进去一趟,让我们在外面等他。在获得我们同意之后,吉恩点了点头,接着行色匆匆地几步跨进了那家银行。  就在这几分钟,我心中的疑虑已经扩大到无法抑制了,于是我对木其亚说:“这个人不太可靠,我们干脆另寻出路吧……”  “不,绝对不可能,”木其亚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说:“哥哥,我受不了每天过这种流浪汉式的生活了!”  “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并不可靠。”我说道。  “而我的肚子告诉我,跟着他有饭吃。”木其亚说,“有什么问题呐?我倒觉得这个人挺热心的。”  “你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我们现在除了他的名字,什么都不清楚!”我提高了我的语调。  “但这好歹也是一个机会啊,跟他去工作,总比我们露宿街头好吧?”木其亚说。  听到他这样说,我也就没办法再继续和他争论下去了,我知道,他是铁了心要跟吉恩去的。不过我转而一想,这也不能怪他,我们三个月前不管怎样,还算拥有平静的生活,而现在却一无所有,这与我们起初逃离村子的憧憬简直是天壤之别,如果有再选择一次的机会,我想我们俩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留在村里。  于是,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停留在原地,等待那个改变我们生活的人的到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狡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