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道长不是神棍第十一章 壁画中的预言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壁画中的预言

小说:是道长不是神棍 作者:夜雨声疏 更新时间:2018-01-01 15:48 字数:3055
  “为什么要跑?你们打不过那些蝙蝠吗?”我大声问道。  “我不太擅长这方面。”章浩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  所以你擅长逃跑是吗?  “打不过。”看起来年过四十却脚下如风跑得比我还快的罗翰先生很诚实地点头承认。  身后蝙蝠扇动翅膀的声音愈加近了。  “那康天空呢,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真的好吗?”  “好啊,当然好,有什么不好的吗?”章浩语气里满满的开心愉悦幸灾乐祸,我意识到他和康天空之间有过节,至少关系不像表面上那么和平,但是又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  “耗子闭嘴。”  “哦。”  “师叔实力深不可测,不需要我们担心,在下认为现在当务之急是处理后面的妖物。”罗翰先生一本正经地说。  “那神棍你去处理啊!”章浩喊道。  “这超出了在下的能力范围。”  “你们神棍除了忽悠还会干嘛!”  我有点不确定地问姜楼楼:“章浩这是?不喜欢道士?”  “历史遗留问题。”姜楼楼叹了口气,“它们快追上来了,这样吧,你们先走,我断后,小耗子,给你十分钟。”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章浩头也没回,抬起右手冲身后比了个了解的手势,一溜烟不见人影了。  姜楼楼停下脚步,双手向上托举,她的瞳仁变成了金黄色,与此同时周围空气中浮现出许多黄色的光点,它们在半空中舒展开,化为一只只黄底白纹的蝴蝶环绕在姜楼楼身边,淡黄色的莹粉飘落,平添几分飘逸梦幻之感。  “跟上去,还有,你头上那个小家伙我先拿回来了。”  我摸了摸额头,原本一直在那里的黄色蝴蝶不见了,它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然离去,融入了姜楼楼身边的蝴蝶群。  金色眼睛的姜楼楼和棕色眼睛的姜楼楼完全就是两个人,锐利取代了温润,没有多余的情感波动,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上位者气息。  我和罗翰先生到达下一个路口的时候,章浩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没事,我们在这里等他就行。”罗翰先生说。  罗翰先生话音刚落,章浩的脸就从上方进入我的视线。  石洞上有些坑坑洼洼的凹槽,章浩用脚勾着其中一个,从上面倒挂下来。  “呦!两位,等我呢?”  他边说边一个空翻完美落地。  “还有七分钟,跟上,走了。”  “章浩,你真的不是属猴子的吗?”我忍不住问他。  “不是,我属耗子的。”章浩回答。  章浩找到了一个低矮的岔洞,洞口只有不到半米高,我连滚带爬钻进去。里面要宽敞许多,我站直身体打量四周,不由得感叹自己转了个大圈,最终还是到了这里。  说起来我原本就是来考古的,但是一直在跑,搞得跟来参加多路况马拉松大赛似的。  石壁上的壁画没有颜色,刻画有些粗糙,但是能看出它想表达的内容,第一幅壁画有两个情景,一个人脚踩云彩踏空而来,很显然这是一个仙人,他进入了一个山洞,用匕首在石壁上雕刻着什么。  这是在说这壁画的由来?  “是非,怎么样?”章浩一脸的快夸我。  我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怎么样?”  “我帮你找到壁画了啊,你不是想看这个吗?正好这里洞口小,可以顺便在这里躲蝙蝠。”  “哈?”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很肯定自己根本没有和章浩谈论过任何有关于壁画的话题。  “不是吗?空神棍说的,你对这个感兴趣,让我有机会的话帮忙找一下,所以说,空神棍又胡说八道?他什么意思啊他……”  眼看章浩要碎碎念下去了,我连忙打断他。  “啊,没有,我只是没反应过来。”我说,“谢谢你啊。”  然而我也没有和康天空说过这个,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和我印象里的康天空的差别越来越大,就凭他这心细如发加上堪比读心术的善解人意,如果不是他自己承认自己是康天空,我会毫不犹豫地认定他是康青冥。  “话说,姜楼楼怎么办?”我问章浩。  “没事,看你的壁画吧,还有不到一分钟。”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发现一个问题,章浩找到这个岔洞再折回,一来一回总共用了三分钟,而他带我和罗翰先生来的时候,却用了六分多钟。  我默默地打量了一下章浩。  这人会瞬移吧?  我拿着一支手电筒往洞穴深处走了两步去看后面的壁画,第二幅壁画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我不可避免地联想那白骨高塔上坐着的白衣书生,这时洞外传来了脚步声,姜楼楼钻了进来,她的眼睛以及恢复了棕黄色,章浩迎上去,两人同时举起右手,碰了下拳头。  “它们被我引到别的路去了。”姜楼楼说,“是非?你在看什么?”  我招呼他们过来看:“你们觉得这刻的是不是塔上的那人?”  “我觉得……欸,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章浩点头同意我的观点。  这幅壁画很简短,就一个书生的半身形象,但是那张脸和其他地方的粗制滥造不同,壁画十分精细地将书生眉目间的特点都描绘了出来,而且按照正常人的比例向外突出,这一人脸的部分已经不能被称为壁画了,而是一个雕像。  “我觉得这书生很眼熟啊。”章浩摸着下巴思考,“是非,我觉得他有点像你诶?”  “巧合。”我说,“我的脸比较大众。”  章浩耸耸肩:“搭档,你说。”  “我认为这不是巧合,从一名女性的审美角度讲,是非同学的脸并不大众。”姜楼楼一脸严肃认真。  我压制住心中的不安,道:“这个问题我们先放下,去看后面的壁画。”  第三幅壁画则要复杂的多,山洞里,一群人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身上刺着刀枪箭矢,洞口堆着一些柴,柴的上方刻有一些曲线,我觉得那是火。洞外站着一队士兵,兵戎齐整,与洞里的残兵败将对比鲜明。  “这是白莲教起义兵败。”罗翰先生说。  第四幅壁画又是单人半身像,与前面的单人像不同,这幅就很粗糙了,水平直逼我五六岁时画的画,能看出这人最大的特点是鼻梁两侧各有一颗痣,双眼的正下方也各有一颗痣,一共四颗。  罗翰先生啧了一声。  “在下观此人的面相……双眼疾厄宫与三阴三阳皆有哭痣,注定此生不得其志,配偶与子女皆丧……”  章浩不耐烦地出声:“神棍说人话。”  “面相太差了,就没见过有这么差的,根本就是个扫把星,如果真有这么个人,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罗翰先生马上嫌弃道。  “早这么说不就得了。”  第五幅壁画是一个人头骨搭建成的高塔,一人盘膝坐在上面,高塔下有蝙蝠,还有一些竹子。  接下来是第六幅壁画,这幅壁画和第一幅一样有多个情景。一队人在林子里行走,我数了一下,是二十个人,其中一个线条断断续续,看上去像个虚影。下一个情景是这队人被蝙蝠追赶,能清楚的看见蝙蝠叼走了其中一人的眼球,最后一个情景是他们在山洞里,这时候是六个人,还多出了一只猫,洞口燃烧着一些柴火,洞外站着几具骷髅。  刻的正是我们上山之后的经历,神秘的第二十人、叼走徐昕同学右眼的食人蝙蝠、突然出现的猫兄以及被放火困在山洞里,分毫不差。  我脑袋轰的一响,觉得背后凉意袭人,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第二十个人是空师叔,他用了一些手段让别人忽略自己。”罗翰先生看向章浩:“那么请问唐门的道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章浩一脸委屈地看着姜楼楼:“我搭档突然放弃做了一半的任务跑到申城,我当然得跟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啊?没想到跟着跟着就到渝城了。”  罗翰先生将视线移到姜楼楼身上。  “阿空传讯给我说要我去申城帮他个忙,然后又突然说要来渝城,我就一起过来了。”姜楼楼说。  “那虫鬼前辈呢?”罗翰先生问道。  “我三师父说他闲得快长蘑菇了,就跟我出来了。”姜楼楼回答。  “竹耳洞出事后有道友来过,原本十天时间足够将洞里的邪祟处理干净,但是这些道友都失踪了,正好师叔在申城,就答应一起过来看看。”罗翰先生说。  “所以你们来竹耳洞都是因为巧合与临时决定。”我总结道。  三人点头。  这样一来,有人事先知道情况来这里刻下壁画的可能性就不存在了。  我觉得脑仁疼,不想再思考这个问题。壁画到此为止了,后面还有一段文字,我看了一下,是汉隶。  “这讲的什么啊?你看得懂吗?”章浩凑过来问我。  “汉隶又称今隶,和现代文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仔细看的话都能看懂一些的。”我说。  “我这不是懒得想嘛,而且这种事都是儒家的人干的。”章浩嘿嘿一笑,“你前面骗我说你是儒家的,所以儒家的活儿当然得你干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是道长不是神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