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诺修亚之矛第二十八章 流 逝 (丙)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流 逝 (丙)

小说:希诺修亚之矛 作者:山峰雪 更新时间:2018-01-11 23:35 字数:3231
  怎么样,现在还不算晚——黑色的字在白色的手机屏幕上显的十分刺眼。  将信息最下面的这段话看完后,离火面不改色的按黑手机。但实际上他此时的内心一点也不平静。现在这样不过因为他早就习惯了,不轻易将内心的真实想法表现出来罢了。  传来信息里的这件事虽然不会像这次虫潮一样,造成大量人员直接伤亡。但它所指的这个“东西”一旦完成,将对整个古族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那是会有多少人因此丧命还是个未知数……  但最重要的是现在仍不能确定事情发展到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不确定性太多了,所以对方才需要他的协助。需要他这个专业方面不输给他的同行协助  那个家伙终究还是做到这一步了吗。和短信一起发来的还有几张照片,如果锦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吓出一身冷汗——因为那几张图片上的人正是他自己!  在这屈指可数的这几张照片中,一个血腥的故事被一点一点勾勒出来——一个身高接近三米,浑身被厚重的黑色虫甲包裹的怪物与虫群厮杀的故事,他的背后满是暗红色的虫矛,他的双臂粗到赶得上成年人的腰围,在他的铁拳和黑矛之下虫群被杀得——血肉横飞,尸横遍野。  难说啊……这样的力量恐怕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够控制的……  车子急刹带来的惯性把他从思考中拉了出来,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有病人在等着他。  其实离火主修的是生物工程和医学。这次临时担任指挥是因为他从前确实是学统筹指挥的,而且成绩斐然,在同龄人乃至一些老前辈中都有着不小的名气。  当然这也和他善于处理人际关系是分不开的,这么多年了在他身边与他有过交集的人里,或许有不喜欢他的,但从来没有过能说出他的不是的人。  而且他总是能用最少的时间来处理人际关系并让他人满意,而不是花费大把时间在庞大的交际网络上来维持与他人关系的那种人。这一点是乾古和小黑一直搞不懂的,明明大家都是住在在一起的,偏偏离火就有那么多朋友。  当初他决定改主修原来辅修的生物工程和医学应用时着实是惊动了不少人。除了家里的一些长辈连早已退休的一些他曾经的老师都来劝说他了。  但令他们意外的是曾经那么听他们话的好学生,这次却意外的坚决。任谁怎样劝也丝毫不松口……当然这都是以前的事了  离火推开车门径直走出去,当然也没忘随手带上车门。驾驶位的影六冲他喊道:“那我送他去了。”就调转车头开走了。车后座里躺着熬夜后又超负荷工作的小黑,现在这货正裹着毯子在后座睡得正香,连口水都淌出来了。啧啧,睡相真是难看。  现在找不到出租车,其他同伴又都各有各的事情,唯一闲暇的就只有离火的贴身保镖兼司机影六了。只好让他把小黑送回去了。  离火提着他自己的医疗箱,小跑着前进,脚下的叶子被踩得发响。天气热,落叶都被晒干了。  在他面前的这个建筑也是座有点年头的老建筑了。这是座爬山虎长到几乎看不见窗户(虽说也是种景致吧)的老别墅。  但实际上这里正是南市市内最大的古族医院,主体是在地下。因为古族常住市内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在不断外出出任务),所以实际上也就只有三层地下室,一层三四百多平米,算上地上的总计一千多接近两千平米的样子。  离火推门而入……  三十几分钟后。  “没事了,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离火一边随手带上手术室的门一边说,像是终于送了一口气的样子。  “真是麻烦你了!离医生。等蒙铸他好一点之后,我们会登门道谢并送上酬劳的。”老头子急忙上前握住他刚刚摘下的手套的手,有种终于松了口气的感觉。  “真是劳烦您大老远赶过来了,我们找了这里的医生,但他们都说只有你能救我弟弟。”蒙锻站在老头子身旁也向他表达了自己的谢意——他向离火鞠了一躬。  “真是多谢了,因为我弟弟给您添麻烦了。”安娜也跟着鞠了一躬。  “诸位太客气了,还有长老您叫我小离就好。救治病人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现在人是救回来了……不过,有件事得跟你们说一下……”离火一边用手背揩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说,神色有些凝重。  “什么事?你但说无妨。”老头子也镇静下来了,之前因为担心蒙铸表现的也有些失态了。一旁的安娜和蒙锻也安静下来了。  离火皱着眉头说道:“按你们之前说的,这位伤员是被带毒的虫族咬伤,以至伤口一直在腐烂,不能愈合。所以我用我研制的新药抑制伤口恶化,同时用手术刀小心剔除了腐烂的组织,尽量保住了大部分神经,”(这个尤其麻烦,甚至得靠机器辅助)他漏出些许无奈的神色,“但是……他的脸我就没办法了修复了,今后了可能会留下不小的疤痕。”  “留疤……疤痕不是能用AR再生素除掉吗,我以前也留过很大的疤痕,可是……”安娜很惊讶,但老头子举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随即她也明白了——毒!  “怎么会这样……”蒙锻一时还有些无法接受。  一般来说无法用虫核提取的AR再生素治愈的只有疾病和和先天残疾,当然也能修复任何疤痕。  让一个原本于热衷于交际的开朗的人突然在脸上留下一道令人害怕的疤痕,确实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  “是我学艺不精,如果以后还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吧。”离火说着摆摆手走了。  大家都是明眼人,离火最后这话只是在谦虚还是看得出来的。  “希望他能做好准备吧,也不过就是坏了张脸,能有多大事。”老头子不知道是在安慰谁。  “哦,”离火突然回过头来,“还有就是,我没有打麻药,他现在应该已经醒了。”离火不知不觉露出敬佩的神色来。  “没打麻药?可是他!”安娜突然反应过来了,“为什么不打,那你是怎么做手术的?!”她简直难以置信。  “他还是挺要强的,抓着床沿硬撑着做完了手术。”离火说道。  老爷子拦住了她,“离医生还有事,就不要耽搁别人了,慢走。”他知道离火不用肯定是因为有什么原因不能用才不用的。也就不多问了。  “哎,没有的事,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他说着不再回头走了。  嗯,这样就相当于长期争取到长组的这一票了……这样的话,南市常驻的二十九个组里,就有超过一半会给乾古投赞成票了。这样乾古这次回山组重新任职,应该是稳了。至于那个计划……  这样想着想着他已经从地下医院走了出来。他走到车前,已经有人给他打开了车门。跨步上车,带上车门:“走吧。”影六也不多说话挂上挡,踩下油门,就发动车走起来了。  “六……你又忘了踩离合了。这样车会坏的。”离火无奈的叹口气。这是他的车。他们现在的经济状况可承受不了再来一笔负担了。  “哦。”影六好像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算了,下次我找人改装一下吧。你这毛病怕是改不掉了。”离火脖子靠在靠垫上,忙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之前工作的时候还能强撑,这会躺下了,就突然间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这貌似是人体的一种保护机制。  用乾古的话来说就像是在烈日的工地上搬了一天的砖一样爽。对、没错,在被组织停职的那一年里乾古他经常去工地搬砖赚钱。因为正常单位组织不允许他去工作。只有到能日结工资的工地上去搬砖……  而且离火现在很饿。他这一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还是小黑之前估摸着他可能没来得及吃饭,给他带了包黑芝麻味饼干。  该死这样一说又想起勿依那个该死的女人了,居然装作和他很亲密的样子公然从他仅有的两块饼干中抽走了一块!咬了一口后,面对诧异的盯着她看的自己居然还把已经咬了一半留下了清晰的牙印的饼干凑到他嘴边。一副我不饿,你吃我的的样子。  我的天,你怎么不去当演员啊!  指挥室里的人看他们的眼神就想看专门来秀他们狗的情侣一样,眼神也越发暧昧。尤其是小黑这混球,已经笑到脸都扭曲了还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反而更让人怀疑——于是他就靠着一块饼干撑到了现在。  对……睡觉、睡觉,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等醒来就到家了,马上就可以吃东西了……  但就在他要睡着的时候,抑扬顿挫的咀嚼声在车厢里响了起来。影六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葱油饼来大嚼了起来。葱香渐渐填满整个车厢。  良久……  “我说影六,下次能不能也替你的雇主考虑一下,我现在饿得要吃人了你知道吗!”离火简直要崩溃了,自己在山上挑选他作为自己的保镖时脑子一定是进水了。  “饿吗,那你吃吧。”影六面露尬色。  “滚,你都咬过了还给我干什么。”离火表示拒绝别人吃过的食物。  “我把下面没咬过的撕给你吧。”他建议。  离火:“……”  其实影六没敢说实话,其实他原本是给他准备了一份的,但刚才在来的路上的时候。没忍住就……把他的那份先给吃掉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希诺修亚之矛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