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梦探斗第三十六章 熟悉的画2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六章 熟悉的画2

小说:迷梦探斗 作者:淡蓝的利群 更新时间:2018-01-01 13:37 字数:2052
  第三十六章 熟悉的画2  我深吸口烟让混乱地脑子平静点,从小至大地梦境中那把挂在腰上的剑足有一米多长,小时候它经常拖在地上,虽然在梦中感觉不到重量,但抚摸之下那种冰凉厚重却是深烙于心的,更清清楚楚记得是单耳环,按我之前查阅的资料来看正是秦剑。这样就更不可思议,我的梦境如果是秦朝,而画中为唐代的话,这其中跨越了足足几百年,是什么地方能让几个王朝都对它如此重视?  瞟了眼带队武士腰间,虽然只是寥寥几笔但配剑也画出了轮廓,从身高比例来判断剑身不会超过六十厘米,最重要的是柄端地双耳环是在唐朝才会出现,剑身较秦、汉时要短些且更为轻快,如此以来,可以确信画中所表明的是唐朝时期。  难道段思平和星空银河有关?我疑惑地瞅瞅带队武士,莫非他就是段思平,大理开国皇帝?据始料记载段思平是从个小武将反水起来的,若带队的真是他那么这幅画就基本能解释通了,首先从这大棺材来看它地主人生前绝非等闲之辈,粽子身上千年不腐地铠甲更证明他生前地高阶武将身份。如此一猛人能将自已当小兵的经历画在棺上,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带队之人后来身份非凡,地位远在自已之上,二就是这段经历对他很特殊。  轻吁口气丢掉烟头,难怪古叔说要进来找件东西,看来段思平真和星空银河有些关系。  这幅画算是解开了我几十年来地一个心结,星空银河是存在的!  从懂事起我就对它有种奇怪地心绪,逼真又虚幻,且每晚必至。上小学后和很多同学谈过梦境,可惜大家总是听故事地表情看着我,失望的同时更多是疑惑,闪着幽光地繁星,一望无垠地银河,随我渐渐长大地铠甲,一切那么真实。  更诡异的是去西安途中梦到带队巡逻,虽然没有回头但心底却很清楚那画面,就像是曾经历过无数次般地习以为常....忍不住抬抬头,正如这幅画中所绘。  尽管如此,甚至在答应和古叔进墓时我对星空银河的存在还是报有很大怀疑。近年来查遍网络也没找到丁点星空银河的资料,以现在资讯地发达,要是真有这么个神奇地方不可能一点风声不露,但我却没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倒是和镇上老人闲聊时听到个神话般地故事,秦始皇陵中奢华无比,奇珍异物数不胜数,而最特别的就是以宝石为星,水银化河。  但是传说毕竟是加了很多口水的合成物,没几个人当回事。我听了也觉得是个笑话而已,宝石作星还勉强能为,始皇统一六国自然得到无数奇珍异宝,当成星星点缀还是没问题的。可水银化河那需要多少千吨以计的汞,就那个时代的技术而言根本不可能办到。当然,墓中放上几十吨搞个水银池子还是可以做到的,所谓化河估计是以讹传讹越发夸大罢了。况且就算是有那条河,人也没办法在上面行走啊!  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这个故事,我苦笑一下拍拍手站起来,既然开始寻找答案了,就要相信总会有个结果。  既然这幅画证明了它存在的真实性,那么肯定就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静静流淌着。  或许正在等着我。  眼下最重要的是先离开这里,不知为什么我心中莫名生起不安,危险降临地感觉,而且从未有过地强烈。对于第六感,特别是不好的预感我一直很灵。  听和尚还在棺内搞得咚咚响,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真是见财不要命,走过去使劲拍拍棺材板“贼囚地好了没?”  “卧槽,比比个毛进来帮忙。”和尚倒有些火气地叫着。  “不行别要了,有点不对劲。”我声音一沉,隐隐感觉到洞内深处有些不寻常。可望去那一排排棺材并无异样,况且从我进来到铁粽子出棺等等,足足有一个多小时了,若那些棺材中有东西的话恐怕早就被吵醒了。  我安慰着自已,突地心中咯噔一声想起郭老儿的话,人的生气会激活兽傀,那么粽子是否如此呢?古叔先进来没事,而我...真是倒霉那么简单吗?手扶在大棺头与铁粽子起尸有没有关系...和尚之前的经历也是郭老儿将手放在棺上,凭他的经验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可能是想试试和尚他们地身手。  不过....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只要人体与棺材接触那么生气就会间接传播,从而惊醒粽子。  想到这冷汗都下来了,难怪郭老儿对里面这些棺材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出洞了。先不说这些棺材小了些像是陪葬者,有没有值钱东西,单单从不低于一百具地数量来说,也足以让郭老儿回避。  可是卜志道却未必明白这些,他一路跑去会惊醒多少好朋友呐。而这一切显然都是郭老儿料到的,他经历过兽傀,知道卜志道醒来后思维不清,必然迅速逃离,而洞口位置很小,卜志道势单力薄很可能会选择往宽阔地洞内跑,自然会触碰到很多棺材,那么结果很明显了,我们三人都会被撕成碎片。  “快走,不然死定了。”我用力拍着大棺材叫道,实在不敢想让百多只粽子围攻...画面太美,让人不寒而栗。  “烦不烦呐,快来帮一把,马上就好了。”和尚憋着音说,像是在鼓着劲。  “要钱不要命,真他妈服你了。”我暗骂一声只得跳上棺沿,电筒照去不由张大了嘴巴“卧槽。”  棺内简直和间小房子差不多,四壁黑沉沉地黏着些恶心地不明物,地面铺着的东西隐隐还有暗紫色花纹,四周零零落落散丢着许多枯骨,从骷髅头来看应该有四个人,倒没看见什么陪葬品。和尚像只大熊似地不顾肮脏半伏在正中,电筒搁在一边双手不知在扒拉啥。  “猪拱食呢?”我瞅准个干净点的地方跳了下来,脚下微软,腾起一阵灰尘。  “别废话,快照亮。”和尚头也没抬。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迷梦探斗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