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寻长生第五十章 情之奈何,古筝送离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章 情之奈何,古筝送离

小说:剑寻长生 作者:牙博士 更新时间:2018-03-13 13:01 字数:4069
  “林霖哥哥!”安妙衣美眸里饱含泪水,如雏雁归巢般扑到林霖的怀里。  后面的军士伴随着盔甲间的碰撞声,纷纷往后转身。  安妙衣没有说话,就这样紧紧的抱住林霖,所有委屈和紧张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唯有彼此。  林霖仅仅颤抖了一下,不再犹豫,双手将安妙衣推出。  望着安妙衣还有些红肿的眼睛,林霖刚抬起的左手又放了下去。从盔甲的夹层中取出一封书信。  “你我的婚约就此作罢。”林霖将口中的思绪一下子释放出来。“这是休书,从此你我再无半点瓜葛。”  “你说......”紫蓉正要怒骂,林霖冰冷的眼神让她惊住。  数十位军士一起用剑尖点地,发出‘嘭’的一声。血狮的煞气压抑着周围的修士。  林霖觉得身体一轻,强扭过头,朝着军士走去。  “珍重!”林霖说道。  伴随着军士行军的踢踏声,林霖渐渐化作一个小点,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云层之中。  行至中庭,林霖一阵恍惚。  “无须拜别神牧峰主,立即赶回圣都。”林霖说道。  离开了天剑山,奔行在古道上。  铁骑扬尘,林霖等人以最快的速度准备赶回圣都。  到了洢水,洢水宽两百丈,水甚湍急。唯有三座浮空桥可以渡过。  这是天剑山大能以大神通所建,无须修士供应能量。  一只赤炎鸟从天空翱翔过来。约莫半掌大,掌握火之法则,有极速,可化为火焰疾行,它一般用来军中传信使用。  “吁~”林霖停下了马,后面的军士也纷纷停下,作出戒备的状态。  林霖将右手半托在空中,赤炎鸟在空中盘旋了半圈,飞到林霖手背上。周身的火焰也消失不见。  赤炎鸟的脚下,装着一个信囊。  林霖将信囊的小盖打开,取出一张血红的纸条。  “隐,主珍重。”  林霖的掌心化为火焰将纸条烧毁,赤炎鸟仿佛涅槃一样在空中盘旋,也自焚死去,掉入洢水。  “驾!”林霖抽动马缰,踏入浮空桥。  ”澄~“身后有一中年剑客御剑而来,还带着一女子。  女子正是安妙依。  轻轻抚琴,回荡洢水两岸。轻声喝唱着:  霜夜与霜晨。  遄行,遄行,  长途越渡关津,惆怅役此身。  历苦辛,历苦辛,  历历苦辛,  宜自珍,  宜自珍。  圣都,大秦的首府。由八根通天神柱支撑的天空之城。人口上亿,星落密布。各色种族都在这里交易,也是商业之都。  将军府,宗族塔。高约百丈,仅仅比圣皇宫矮上一点,用以标秉叶氏家族对帝国的贡献。  林霖在宗族长辈的灵牌前上香。  十日前,林家精锐血狮军团在落妖谷遭到妖族与魔宗的埋伏,全军覆没。林霖的父亲和几位叔伯也失去了联系。  “按照妖族的进军速度,怕是在七日前,便拿下了血狮领。”林霖对着一位老管家说道。帝国大臣还不知晓这场战争的胜负。最多还过六日,帝国督军的信使便能将消息传到。  林霖眼神冷凝,朝中有一只手在搅动着什么?  三年前,安峰主的陨落,以及第六峰各大执事的离奇死亡。  这一场溃败,可能也有朝中细作的运转。  “管家,陪我去一趟升月阁。”  ......  升月阁乃是圣都最好的酒楼,全景用蓝色水晶打造,站在街上,也能看见里面的身影。升月阁的侍应少女立于水晶大门的两侧。  “是林少!”侍应少女羞红着脸颊,不敢抬头。  林霖少将军还是这么英俊,要是有一天能够...  “林兄。”一位肥头大耳的青年迎了过来,他也是朝中要员的子嗣。  “方胖子。”林霖点了点头,与方白并肩走了进去。  升月阁外围的房间皆是透明的,一般是普通贵族使用。而里面的房间自然是封闭的,也是朝中大员后代们使用。林霖同方白走向了其中常去的一间房间。  “林兄,有消息说你去天剑山提亲了?”方白笑着问道。  林霖摇了摇头,此时从外面进来一个瘦白的青年。  “林大哥?”瘦白青年一脸惊讶,道:“刚才在阁外远远瞥见,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沐十一。”林霖随意的吃着点心,方白和沐十一都是他好兄弟,可是这些兄弟现在怎么突然这么热情,林霖不禁心生疑惑。  “你真的去天剑山提亲了?”沐十一询问道。  沐十一是当朝御史的儿子,排行本来是老一。因为人丁稀少,为显得家族庞大,所以题名为沐十一。人送外号圣都十一少。  “一纸休书,断了同安家的婚约。”林霖看似随意的说着,猛的将烈酒吞入腹中,嘴角还露出了笑容。  “真的!”沐十一先是喜悦,后又为林霖难过。他们三人自幼一起长大,自然知晓林霖不高兴。  可是皇城下的子弟们,没有选择。  “唉!不提这个。”沐十一转换话题,道:“你们可知上北州的冷小娘?”  冷小娘?林霖回忆起,似乎上北州有一位姓冷的歌姬善音律,抚得一手好琴。  “是那位名姬吗?”方白似乎在年前听说过,道:“难道她在升月阁?”  “正是!”沐十一吩咐门外之人,去叫冷小娘来。  半柱香过后。  “怎么还不来。”沐十一叫喊着,此刻从屋外走来一首席侍女。  “十一少!”  “方少!”  “啊!”首席侍女刚进来时没注意角落上林霖的存在,吃罪道:“没看见林少,奴家的错。”  “别扯这些!冷小娘呢?”沐十一很不爽,请一次冷小娘要花费50万银两,几乎是他一年的零花钱。因为林霖兄弟今日不高兴,这才破费请冷小娘来助兴。  “被天阳侯的小侯爷请过去了!”首席侍女小声的说道。  要是仅有十一少和方少,那就好处理了。毕竟他们的长辈只是普通的文官,只有短暂的百年执政生涯,地位比修行的武门可低得多。  一千年可以换10个御史,而天阳侯始终是天阳侯。  首席侍女慢慢抬起头来,悄悄盯着林霖那里。毕竟林家血狮威名太甚。  “是我们先请的冷小娘,还是天阳侯王家先请?”林霖摇晃着杯中赤红的灵果酒,不断搅拌,如同鲜血一般渗人。  “是十一少先请。”首席侍女有些冷汗,一五一十的说道。似乎今日的林少心情不好。  “我出双倍的价格,把冷小娘请过来吧!”林霖露出了微笑。  鸾香屋。  青铜鸾鸟散发幽香,香薰弥漫四周。  一狐女摆弄身姿走了进来。  “林少。”狐女朝着林霖抛了个媚眼道:“我已然同小侯爷说过,可是侯爷不依,非要让冷小娘作陪。”  “是吗?”林霖站了起来,深邃的眼神盯着狐女。  “后来小侯爷听说原来林少也在这里,自然也不愿夺人所好。”狐女带着魅惑之色道:“不过,就这般让与林少,旁人知晓后显得林家太霸道。不如比试一局,输赢都将冷小娘送过来可好!”  “什么叫做让?”沐十一面有怒色道:“明明是我先请的,小侯爷抢了过去。反而成我们的不是了?”  “青衣,你莫要多生出些事端出来。”方白朝向狐女说道。  狐女名为青衣,升月阁高层,背景自然不凡。  “这可是小侯爷亲口说的,赵大人、王尚书也在。”狐女故意做出委屈状,娇媚着说道:“奴家怎么敢欺瞒呢!”  林霖心思一沉,王尚书是天阳侯府的人,这他早就知晓。这个赵大人又是何方神圣呢?望着狐女狡黠的眼光,似乎等着林霖询问。  罢了!林霖心想:宁愿多费些心力去查,也最好不要欠下青衣的人情。而沐十一、方白一向厌恶朝局,自然也不知晓朝中官员的事。  “比试什么?”  “奴家不知,小侯爷只是让我请林少去擂场。”狐女嗔怒道,抱怨林霖不向他询问。  林霖无视青衣的不满,在青衣带领下离开鸾香屋。  “小侯爷,还是算了吧!”王大人面有难色地说道:“因此得罪林少将军可不好啊!”  “是啊!是啊!”姓赵的大人面色青紫相间,他同王大人不一样,他只是中立派而已。要是因此惹了叶府,恐怕圣都朝堂之上再无立足之地。  只愿在林少将军出现之前,小侯爷服个软,此事作罢才好!  “林兄,数年未见!”小侯爷没有理会一旁的两位大人,他远远瞥见沐十一等人簇拥着一白衣便装男子走了过来。  从容、自信,与生俱来的傲气在这张俊逸的面容上显现,令他无法忘记。  “兄长一别数年,风采依旧,小弟远在北方,甚是挂念!”小侯爷带着两位大人朝着林霖走过去。  “王擎!”林霖轻笑着,昔日见到他转头就跑的怂包,如今也成了气候。  “少将军。”两位大人也朝林霖拘礼道。  “王大人,依旧如此活跃啊!”林霖也回礼道:“这位大人,恕晚辈眼拙,似乎从未见过。”  “老夫老了,老了。”王大人急忙摆手道。他是天阳侯府的家奴,因其立下功劳,这才被天阳侯赐予‘王’姓。  “在下官职卑微,少将军自然没有见过我。”赵大人解释道:“特应王大人邀约来赴宴,却没想到小侯爷也在此处。”  “原来如此。”林霖转过头来问道:“不是要比试吗?”  小侯爷有些恼怒的盯着赵大人,心想:该死的家伙!何必这么急着撇清关系呢!难道我天阳侯府在你面前如此不堪吗?  “兄长误会小弟了,只是不久前刚收下一位家奴,虽然只有神宫前期的境界,但是确是一罕见的异族。用它和兄长手下同级别的客卿一战。以为今日助兴。”小侯爷嘴角露出一丝邪笑道:“可否?”  “不管胜负如何,冷小娘都给兄长你!”小侯爷故意做出霸气的样子。他手下的这个异族天赋很强,几乎是同阶无敌,想必林霖来得仓促,定然派不出这一境界旗鼓相当的对手。  林霖若是接下了,手下的人不敌,定会成为圣都城的笑柄,从而拔高小侯爷的地位。若是不接下,旁人也会说堂堂血狮林家怯战了。  “不可接啊!”方白悄悄传音道:“你是林家的人,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无敌的林家。若是败了,定然会成为圣都的笑柄。因此就算不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霖摇头一笑,传音道:“肯定是要接下的,但我来得仓促,没带部下。青衣姑娘,你手下的死士想必不少吧!”  青衣是升月阁的高层,这神魔擂台也是她们开的,自然会培养很多强大的死士。  青衣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狡黠笑道:“我手下有个傻大个,实力也为神宫前期,是这一阶段的翘楚,想必不弱于侯府的家奴。不过,我收费很高的。”  “自然!”既然青衣说她手下的死士有把握,那么多半是不会输的。林霖坐在看台的另一方贵族观望台上,与小侯爷相对。  可以容纳上万人的神魔对战擂台像一个龙卷一样,中间是约莫六丈的对战空间,出了擂台,便是输家。当然被打到认输,也是输家。  原来空荡荡的神魔擂台,再短短一柱香之内,却聚集了上万的贵族和强大的修士。  “听说林少将军与天阳侯的小侯爷赌斗。”  “这可是无敌林家的比试啊!”  “定要瞧瞧。”  看台对面的小侯爷对着林霖笑着,显然这些人,是他刚刚派人散播消息招呼过来的。圣都少闲趣,这种比试自然能吸引这些门阀们。  “林霖兄长。”小侯爷故意大声喊道:“光是一个艺伎算不得什么,要不然再赌点别的?”  “再加上100万两银票可好?”林霖回应道。  “自然,仅凭兄长高兴。”小侯爷这一番喧哗,无疑向下方的观众再加上了一把火,更加沸腾了。  “好阔气,不愧是林家!”  人群无疑更加火爆起来。  “管家!”林霖向着后方无人的一处喊道。  无声无息的,一个老者从林霖背后出现,倒是惊住了方白等人。这位老者正是陪林霖出府的老管家。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剑寻长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