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第三十三章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三章

小说:折腾 作者:描晴 更新时间:2018-03-13 12:33 字数:2245
  簇拥着周礼的跟班气息相投、也可以说臭味相投,七嘴八舌着。在言语上,陆人甲更是兴奋、恶意(好意)的挑衅着。

  “我说,林欢你多少才出台?”

  “是不是已经卖过了?”

  “一般第一次才最值钱啊!”

  有了第一个,其它人便掺合了进来,汇成一股洪流,滚滚而下。

  “出台?”见继续有热闹,附和一下。当然,心里想的什么就不知道了。也有几个不附和的,庄仁,周颖,刘艺。

  相比下来,在人数上少的可怜。

  吧台正中的陶语,恢复了睡眼朦胧的模样,沙哑道:“看这架势,还没完呢。今天完事后,跟她慢慢聊聊吧。”

  忍呢?还是不忍,林欢犹豫着。

  正门“嘎吱”声响,进来个妇人,下眼皮半塌着,头发凌乱。一眼认定目标,朝林欢走来。

  手一扬,林欢警觉的退后半步,仍是被指尖扫到脸颊,带着一定的力度,脸上出现红痕。周围,是同学们落井下石的指指点点。

  “你这小三,抢我丈夫……。”

  “哈,估计上次的脸肿就是这样来的!”

  “今天不虚此行啊,刚看她‘拯救’个失足少年,原来她也‘失足’了。”

  “林欢才不是这样的!”周颖大喊。

  王霞:“肯定是误会!”

  ……

  一个小三大过了前一秒的‘本色’相助。

  “呵,”林欢嘲讽一笑,有些疲累的半闭了眼,她为何‘忍’呢?

  为何!!!

  手一翻,抓住妇人手腕,“麻烦跟我来了。”围着的同学也跟了出去,酒吧瞬间显得清净了些。避开人来人往的正门,来到侧边墙的阴影里,林欢放开抓着的手腕。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印在来丽人身上,力道大到直接打倒在地。旁观的众人之感觉脸上生疼。

  “我不知道你们谁找来的人,呵,要做戏,也全一些。告诉那人,如果还要继续,我奉陪。”她头微低,声音低沉:“你既然拿了钱,这一巴掌,就受着吧。”

  她微微挪了几步,似站在洪流的正中,又似是站在一旁,只是个旁观者。表情悲悯带着对无知的嘲讽,头慢慢抬起,眼神缓缓扫过四周的同学,嘴一开一合,“我兼职,你们说我卖!打着组团的名义来这里玩过家家。我也陪你们玩了,你们玩的不知足,找人来做戏。是不是要我脱光了陪你们才觉得这才符合我的写照!”

  林欢说的很直白,如果不是读书,她也不过是一个农民。一切事情,能简单化处理就简单化处理,若不能,那就看能力了。如能力压众人,林欢不介意一直压着。如果压不了,就提早一把火燃尽。

  现下,她就是这样做的。

  既然压不住,她也不会花费那个力气去做无用功,然后等着更强烈的反噬,不如提早让矛盾暴露出来。

  高昂着头,傲然一笑:“想这样的,我不奉陪!”

  城里人却是受不了这样的直接,躲在一旁的窃窃私语和面对面摊开来讲是很大的区别。更何况擅长言语‘杀人不见血’,和直接动手相比起来,没有后者来得震撼。

  不过几秒时间,有聪明的嘴上打着“哈哈”,搅稀泥想糊里糊涂的混过去,“怎么会呢,林欢。大家都是同学哈,我们当然知道你只是卖酒,只是想来见识一下,以后社会上不是各种情况都可能会遇到。”

  林欢眼神里不屑之色更重,这就是所谓的体面人。

  看过热闹,‘同学们’也渐渐散去。

  临走前,刘艺欲言又止,“对不起,我不该约着一起来的。”最终,还是说出了口,泪水也淌了下来。

  王霞在一边也和不起稀泥,只能使劲握了握林欢的双手,“我们也走了。”

  反而林欢成了最淡定的,眉间舒展开。

  “天晚了,你们路上小心点。”

  云淡风轻。

  ***

  吧台上,陶语招手,“欢子,来,陪我说说话。”

  林欢挪着步子,“嗯,来了。”

  “给你,敷一敷。”递过一个毛巾裹着的小冰袋,“第一次她们只顾着跟你亲热了,也忘了给你敷敷,今天总算是想起来了。”

  一阵阵冷意刺激着面颊,嘴角微微动了动,“满好用的。我竟然有些习惯了,陶姐。”

  “欢子,最后跟你说说衣服吧。”

  “只是衣服么?”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那一巴掌?”陶语不在意答道。

  面对这她,林欢有些时候觉得有些无语。

  “来,站起来,转一圈。”

  林欢一转,动作迟缓,“陶姐,你就别折腾我了,累!”

  “想看清楚些,坐吧。”拿着手中杯子,一口将酒闷了下去,“傅仔,再来杯。”

  闭着眼睛断片了几秒,再次睁开时,才缓缓进入正题,而傅歌罕见的没开口。

  “欢子,有的时候,不是说穿得越暴露就是干那行的。你现在穿的,不就是个邀请。来这的都是老手,露出来的不一定是错的,不露出来也不一定是好的。呵,你看你这一身,胸部的设计不就像你不穿时抖动的样子。再看这裤子,紧不紧?这裤子的设计么,往上拉下面就勒出痕迹来,不往上露出你的腰线。但现在裤子都是这样,对吧。嘿,你看它分割的弧度,不就在你腹股沟稍上方。呵,喝多了。腹股沟知道不。还有那臀部的分割线。”

  陶姐再次闷了一杯,接着道:“最下乘的,就是露。但也许吃多了肉也许对明显的不感兴趣了,反而也许是最安全的。中等的就是你穿的这套了,保保守守,也都是些邀请。还有最上乘的,你要注意了。这里没有。当你穿上去,就明白了。最上乘的啊,呵呵,要看地方,要看人!”

  “但,欢子。”陶姐一转折,“你穿什么,就得是什么。你穿了乞丐服,你就得是个乞丐;穿了三陪的,就得是个三陪;你穿了学生装,就得是个学生。如果你穿了乞丐服,却是个公主,那问题大了。”

  “好吧,说点轻松的。”眉眼转换之间,一派萧索。

  “你以后可以弄个漏洞。比如穿的齐整,可以里面穿个破袜子。妆画得清美,颜色可以不搭调些。人无完人,十条里有九条对就行。去吧,我都不知道我说什么了。”

  陶语苦笑,

  林欢正色,道:“陶姐,谢谢。”

  看着她的背影,愈行愈远,看不到了。

  陶语手微抖。

  “我看你酒精中毒了!你为何不直接叫她以后别来了?”

  “她估计在这儿呆的日子也不长了吧。说实在话,不来,我会想她。”

  手抖得更厉害了,陶语不在意。

  怔然间,竟是到了天明。

  林欢,

  要遮掩的,正是你的风骨!

  未出口的话语。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折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