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之叹第二十章——人心与人心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章——人心与人心

小说:时空之叹 作者:杜舒 更新时间:2018-06-11 12:56 字数:3066
  第二十章——人心与人心  “段青渊你还要不要脸了!居然有脸插手小辈间的战斗,还动了杀心。”  “就算是你不要脸了你也要为你儿子着想啊,你儿子还要脸那!”  “有点风度行不行,你好歹也是个七阶。更何况这场战斗还是你们长老议事会……”  “够了!老家伙你给我老实的点!”在这一连串的语言攻击之下,全场的嘻笑声的刺激下段青渊终于忍无可忍了。全然忘记了说话老者的身份,这个实力与自己不相伯仲的老者其实是比前任段家家主还高一辈的人。更何况,他还是前任家主的救命恩人。在这个老者不想留恋世事的时候,前任家主把他恭敬的请到段家享受长老级的待遇并独自拥有一座矿山。这令段家很多的当权者眼红,却又无可奈何。  他的名字就是——司徒幽谷  段青渊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司徒幽谷的名字或许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很是陌生。但是对于老一辈的强者,司徒幽谷这个名字往往会和死亡划等。司徒幽谷一直也不怎么出名,或者说他所做过的事只能被别人比喻成天灾。  一名七阶的土属性强者居然不擅长长时间战斗,手掌翻覆之间就是山崩地裂。曾经因为一碗鸡蛋面和一个大家族对骂了整整三天,然后骂累了。抬手就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山崩加泥石流,然后整个家族就这么覆灭了。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天灾,知道的人也懒得说,以至于那个家族仅存的几个后代在要着饭的时候还在暗自庆幸好在自己没有赶上着恐怖的天灾。  这些“丰功伟绩”甚至直接的令他获得了——狂暴地龙的称谓。稍有不慎就是地龙翻身,天灾加人祸啊!  脑子里想到这些,段青渊的身体明明不可遏制的推后了半步。只要身踏大地,自己就不是这个老疯子的对手。不过这个老家伙为什么要帮这个小子,难道……他身上有什么秘密?  脑子里飞速的思考着,他的嘴巴也并没有闲着:“司徒幽谷,你好大的胆子敢插手我们段家小辈之间的战斗!”  台下的司徒幽谷一愣,他虽然想过爱面子的段青渊一定会出言反击,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段青渊会用这么没水准的话倒打一耙。就清了清嗓子朗声说到:“段青渊你现在算哪根葱,就连你老子见了老子也得鞠躬叫一声司徒大叔。更不用说你那个不成器的族长弟弟了,你有什么资格冲老子嚎嚎。”  段青渊的脸瞬间就黑了,他说起来也算是个大家公子天资卓越不说修炼上也极具天赋,可谓是在鲜花和掌声中成长起来的,何曾受过这种侮辱,不由得心中恼怒。  两个强者在哪里争执的时候,清影和莫雪则飞快的冲上擂台跑向正蜷缩在哪里的段凌霄。当她们跑到跟前的时候却发现正有一个身影正蹲在段凌霄的身边,两个少女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要下黑手!”随即加快了步伐。莫雪更是抹去眼角的泪痕,直接抄起那把霸道的长枪就冲过去了。长枪在手中一握,举过头后,向前狠狠一掷。长枪就旋转着飞了出去,因为不能杀人的缘故,莫雪的目标并不是那个蹲在那里的人,而是他和段凌霄中间的那一小段空隙。  那个蹲在那里的人扭头一看,一把水蓝色的长枪夹杂着破风声旋转着飞向自己。脸上的肌肉不由得抽了抽“只要凌霄哥一出事,这姑娘做事还真是不走脑子啊!”苦笑着他急急忙忙的向后退了几步,连忙摆着双手低声说:“雪姐,清影。是我啊,我是小严。”然后,旋转着的蓝色长枪掩盖了段严的声音猛的扎到段严身前的地面上,只剩一个枪杆在空气中颤抖。溅起的碎石弹到段严的脸上,又引起这个少年的一阵无奈。  莫雪跑上前去,竟然理也没理段严。就直接蹲在段凌霄的身边,发现段凌霄已经被平放在地面上。连胸前的伤口都进行了她个人认为极为粗糙简单的处理,这才长舒一口气,把那个小药瓶里的丹药轻轻捏成粉末撒在那仍然猩红的伤口上。认认真真的做完这一切之后,莫雪这才将一缕青丝挽到耳后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本不存在的汗水。这几个动作足以引起观众席上的一群恶鬼的疯狂,但是碍于莫雪背后的势力他们一直表现得很矜持罢了。莫雪也没去管那些无关人等,只是起身后淡淡的跟段严打了个招呼后向司徒幽谷的方向微微弯要腰表示感谢。做完这些后,她也不去关心两个大人的争执,直接思考起来如何把段凌霄弄回去这个问题。按照她的想法当然是尽快的让段凌霄离开这里是最好的,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在不触动段凌霄伤口的情况下把他弄回去——好像仅仅凭借三个十来岁的少年少女们是不可能了!只能慢慢得等着那边争吵出个结果才能回去了,不由得觉得有些无聊。  ——————  “你别往远处胡扯,我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制止了这场比赛……为了避免人员伤亡。”段青渊气呼呼的争辩,随即一眼瞥见倒在地上的段凌霄突然话锋一转,“那这场战斗应该算是结束了吧……至于赌约……”  “你别跟老子胡诌,避免人员伤亡。那凌霄小子挨那一剑的时候你干什么吃去了,你这明明就是护犊子!”司徒幽谷面色铁青,“就以你强行终止战斗来看,也是你儿子输了……”  “我没输!我还可以继续,我一定要亲手打败他!”段翼叫喊着,一手拿起地上的长剑狠狠地向段凌霄所在的方向冲过去。司徒幽谷皱着眉,正要阻止他。只听见后方传来幽幽的一声:“雪儿,扶我起来。”  他猛的回头,正好看见莫雪紧皱着眉头把段凌霄轻轻扶起,胸前的伤口渗出血丝。他的右手向前一抓,那把扎在地上的长枪微颤间落在段凌霄的手上。他冷冷的盯着冲过来的段翼,露出一丝苦笑。仿佛是一只受伤的狮子,连猴子也要来嘲笑自己。他忽然睁大眼睛,高举起握着长枪的右手,大喝一声,手中的长枪笔直的飞出。他的胸前已经是新血粘着旧血了,他并不会那种投掷的方法,但他胸中的傲骨不允许他就这么倒下,所以他把枪掷了出去。  枪尖夹杂着恐怖的冲击力,同时也耗尽了段凌霄体内的最后一丝能量。段翼在看到长枪时身体不由得一滞,长枪就到了身前。金光盾骤然出现,不过也只是阻挡了一瞬间而已,没有能量支持的金光盾瞬间就破碎了消散在空气中。长枪直接扎在段翼的胸膛上,段翼身穿的劲装瞬间在能量冲击下化为了碎步布片。一身暗金色的內甲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暗金色的內甲上布满了玄奥的纹路。在蓝色长枪的冲击之下只是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白痕而已。  七阶,七阶的防御护甲。对于三阶以下的武者来说,七阶的防御是几乎接近绝对防御的水平,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打破的。  “怎么样,就算是继续打下去,我儿子也赢定了!”  啪啪啪的掌声从司徒幽谷手中响起:“呵呵,好大的手笔。这一身装备,七阶。就算是你,也得花了不少的代价才把这一身的装备弄齐的吧!”  司徒幽谷说的不假,只是六阶炼金术师的段青渊根本铸造不出这一身的“七阶龟壳”。  “这就不是你管的事了,这场战斗也就算是结束了吧!”段青渊嘿嘿的笑着,隔空一把抓过站在那里的段翼向后走去,临下台的时候他回头冲段凌霄说,“既然战斗已经结束了,那么那只风神独角兽你就找个机会送到我那院子里就行了。哈哈!哈哈!”说完就大步的向外走去  这边的几个人都皱紧了眉头,这算是什么。他赢了吗,怎么不追究他干预战斗?  段凌霄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用尽可能大的声音说道:“战斗结束了,不过你们赢了吗?”段青渊的脚步一顿,眉宇间有一丝不悦,很僵硬的回过头:“不是我们赢了,难道是你吗?”段青渊的声音有一丝戏谑,盯着段凌霄看他如何作答。而段凌霄连看都不看他,继续说道:“我没赢,你们——也没赢。所以,我也没输!风神独角兽凭什么给你们!”  段青渊的眼底明显闪过一丝杀意,莫雪紧紧的抓住段凌霄大有几分同生共死的意味。  司徒幽谷哈哈的笑声震得整个区域都有一种轰鸣感:“好,好小子,老子看你真是越来越顺眼了。根据段家族规,同族之间因为物品争执而进行的战斗,只要被挑战方未败,则物品依旧归属于原主。你身为段家的长老,这些不会不知道吧!”  段青渊的嘴角微颤:“好,算你狠。段凌霄,风神独角兽就先寄存在你那儿,不过他迟早是要归我的。家族同样规定,物品的主人没有真正确定的情况下,可以再次挑战!”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时空之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