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仙缘第十九章 躁烈怨魂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 躁烈怨魂

小说:孤岛仙缘 作者:东方文中 更新时间:2018-04-15 15:36 字数:4137
  接下来凌冬花在练功的时间更多了,很是刻苦。首先是练剑,他通过惴测对敌的情形,以杀敌护身作为要点,摸索出了用剑的诀窍,真的自编了一套剑法,并认真加以练习。  他现在体质特佳,筋骨肌肉已获新生,柔韧度极好,加上白龙源气的作用,让他身轻如燕。所以无论动作,姿势都非常到位,剑招展开,自觉银芒飞闪,繁星绕体,气势如虹,隐隐然有大家风范。不仅让他信心大增,兴趣更浓,还让他大感意外,大喜过望。  练灵魂出窍是他最喜欢的科目,他当然也没有撂下。他以前看了很多的鬼戏,就是对灵魂出窍最向往,很想自己的灵魂也能脱离身体,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  白龙源果的源气对灵力有增强的作用,他经常在灵魂出窍时将源气化成自己的原形,而自己的灵识如同大脑,被包裹于头部中间,经常受到源气的改造和保护。  和一年前相比,他能感觉到灵力强大了许多,如今他只要安静下来,探出神识,整个小岛他都可以感知到。  他甚至在岛峰上都能探知家里芳仪、熏儿和可儿各在做什么。他的头脑不再是以前那样,一篇文章要读几十遍才能记得住,他现在上百页的书他都只要读一次便能记得,是真正的过目不忘。  不过正因为感知能力的提高,他一直对轧须老人的地洞很是忌惮。他感觉到那个地洞里,有一个怨灵存在,而且很是强大。开始他以为是娜儿,后来才确定不是。娜儿虽然也在那个地洞里,不过还镇在紫金镇仙鼎之中。而且一个女鬼不可能有这么燥烈的怨气。  “难道是轧须老人还没死?”凌冬没想去弄清楚,也不敢去弄清楚,他一直在回避那个山洞。  他虽然怕,不过觉得怕也没用,唯有自己变强了,他自己和岛上的三个女人才有生机。他也不想带着她们一起逃走,他明白逃不了的。怨灵的力量比自己强了不止十倍,逃到那里他都能够追踪得到。  他的身体比之前强健多了,他知道身体骨骼、筋络、肌肉、大脑、内脏等现阶段仍在不断进化之中,原有的人体细胞还在不断被取代而排出体外。  脱胎换骨的过程虽然艰难而漫长,不过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他明显感觉现在骨头、筋肌比以前更强硬、更坚实了。他甚至可以直接用手拗断比他手臂还粗的树木,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  “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还会变得更强的!”凌冬心道。  娜儿的玄天源气功法,可以吸纳增强源力。绿氧星上没有源气,无法修炼。但小岛上有源气,在白龙源树附近练功,更能吸收到浓郁的白龙源气。所以凌冬每天都会上小岛,运转源气功法,积聚源力。他相信,再过两年,他就不用再怕轧须老人了。  “可是轧须老人呢?他会给他两年的时间吗?一年多来,他没有出手,是否说明他被炸伤的魂灵体还未修复呢?”  十个月后的一天深夜,凌冬忽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挺身坐起,心中惶恐不安。  “又是那个地洞!我这是入梦了吗?还是说只是心有所感。似乎洞里那个怨魂更强大,更暴戾了。他的脑海似乎还在回荡着轧须老人死前的那句话:“凌冬,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不服,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生不如死!”  “难道真的是轧须老人?”凌冬静下心来,慢慢探出神识,接近那个地洞。忽然心中一惊:  “不好,真的是轧须老人!”  他惊慌失措地收回了神识,因为轧须老人哈哈大笑和怨毒的咒骂声震乱了他的心神,让他有大祸临头的感觉。  小岛山坡平台的地洞里,这时,正有一个鬼魂凌空盘坐,魂体从急速飞旋渐渐趋于平缓,而后静止。他就是轧须老人。他的全身近乎透明,只有数缕若隐若现的紫气,勾勒出紫雕的微波模形。  只听他咬牙切齿道:“凌冬,你毁了我的肉身,连我的魂体也炸成碎片,若非我有祖父所传之修魂大法,又有一腔怨念,恐怕此时已经魂归泉下了。而现在,我要你付出沉重代价!我要你生不如死!”  ——————  光阴任苒,日月如梭。转眼之间,凌冬和熏儿等四人来到荒岛已经三年十个月了。凌冬虽然记不住时间,但熏儿记得住。所以他知道三天后是他们上岛后的第四个春节。  这段时间熏儿的心情越来越糟,她总希望能多一点时间和凌冬呆在一起,或者让凌冬带她一起出去,但凌冬却总是早出晚归,也不愿带她上岛或陪她说说话。  她希望凌冬能跟可儿保持距离,却总能看到可儿一付娇羞的模样给凌冬挟菜,给凌冬送上他爱吃的东西。而且可儿还将很快织出想送给凌冬的长袖毛衣。  最可气的是,以前总是她一个人在白石那边等凌冬,现在可儿也出来了,而且见到凌冬就抢先迎上去,有一次还带着羞赧挽上凌冬的手臂,而凌冬竟然也任由她挽着。  熏儿退却了,她忽然不好意思再出去迎凌冬了。可儿上前了,她要再上去,就有跟可儿争夺的意味了。她不想跟可儿发生正面冲突,所以只能怏怏地退回竹棚去,帮芳仪端菜。  不过时间一长,她发现自己几乎被可儿取代了。她感觉她跟凌冬的关系,越来越不如可儿熟络。  她觉得自己在凌冬的眼里也是越来越暗淡,不仅很难再见他对自己关爱的眼神,还感觉他的眼光越来越少留意自己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冬哥,你可是一直对熏儿最好的!你怎么可以变心?难道你真的喜欢可儿更多一些?”熏儿心中痛苦地想道。她却是不知道,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凌冬的选择,是凌冬有意的在疏远她。  当凌冬确定熏儿和可儿是受到白龙源果香味的迷惑才爱上自己之后,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自卑感强烈起来,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丑,还是个会祸害人的小丑。  他不想这样被别人错爱,觉得自己像个色情佬,还是个非常丑陋的色情佬,这让他觉得无地自容。  所以他想结束这种局面,他要远离这两个女孩,而其中最想远离的自然是熏儿。  他是爱熏儿的,很爱。而这种爱,现在在他心里,已经成了对熏儿的一种亵渎,成了他的羞辱碑。他鄙夷自己对熏儿曾经有过的非份之想,并对自己的丑大叔形象非常的恼恨。  凌冬曾经想过,如果熏儿是真爱自己的,他会愿意背负陈世美的骂名,与她成婚。但他觉得,感情是会变的,自己显然与熏儿不配,说不定那一天熏儿忽然便后悔了,自己便犯下了罪过,还会因此而痛苦一生。所以他告诫自己,绝不可以主动去追她,占有她、祸害她。  “不爱就不爱吧,我无所谓,也不伤心!”凌冬心中酸酸地想道,却无法不伤心,他伤心透了!强烈的自卑感让他忽然觉得自己在熏儿面前就是一只癞哈蟆,使他自然而然地起了想要逃离她的念头。他甚至连与熏儿目光对碰都不敢了,害怕她嫌恶自己的丑陋,看穿自己的内心,了解自己的多情,鄙夷自己的人格。  “我要悬崖勒马,彻底了断,不能让熏儿因为这段错爱而懊悔,不能让她鄙视、厌恶自己。”凌冬继续想道,他爱面子,性格中还有破罐破摔的质素。更重要的是他是真的爱熏儿,较之占有,他更重视熏儿对自己的看法。因为爱,所以在意。他已经够丑了,不能再给她留下萎琐龌龊的形象。  而对于可儿,心中既然无爱,便可坦荡,无论现在还是今后,一句话,你想怎么看我都行,我问心无愧,也无所谓。  基于此,虽然凌冬有意识的回避两人,但却在程度上有明显的差别,这便造成了熏儿对于与凌冬的关系有不如可儿熟络的感觉。  熏儿每天仍然盼着凌冬早点回来,仍然想出去等,但当她看到可儿早就等在那儿时,她立刻就打退堂鼓了。  尤其让她灰心丧志的是,她发现现在的凌冬,已经没有一个五十多岁人的样子。  虽然皮肤很多地方仍在结疤,但他全身却散发出一股与众不同的青春气息。虽然看不清确实面容,却已不是过去的样子,似乎比过去更英俊,更具魅力了。  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水仙花香,她几乎可以肯定,没有多少女人能抗拒这种魅力。  她知道从此以后要让可儿主动退出是不可能了,而一旦冬哥的皮肤完全康复起来,恐怕更不可能让可儿回头。  “现在关键在冬哥,她爱可儿还是爱我?”熏儿不停地想着。  “冬哥从一开始就和我是一组的,在海里他就对我最好,在岛上一直就是。他得皮肤病的时候,可儿骂他丑八怪,叫他老头,而我却要将自己嫁给她。”熏儿想。  “冬哥你不会这么糊涂吧,谁好谁不好你要分得清。”熏儿在心里暗暗为自己打气,她觉得凌冬应该还是会选自己。  但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人往往会这样,有时候两个一直敌对的人最后反而最容易成为夫妻,这在现实和电视节目中是经常出现的。  熏儿还是没有多少底气,而这点底气,在她发现芳仪竟在凌冬面前帮可儿说话的时候就完全泄漏完了,人家还有个妈,而自己呢?  她开始沉默了,脸上再也难以看到笑容,显得特别消沉。  她没有再出去等凌冬,虽然想他,但她不愿跟可儿去争。她每天除了帮芳仪做点事,就躲在自己的床上生闷气,自怨自艾。  她开始想家了,她想父母了,她的眼泪涌出来了:“爸,妈,您们好吗?还在为女儿伤心吗?妈!”她忽然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伏在了床上,大声恸哭起来。  哭罢,忽然想道:“为什么冬哥现在宁愿跟可儿一起说笑,也不愿意看我一眼。他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跟我说话了,还经常看到我凑上去,他就离开。他分明是有意避开我的。是我做错什么了吗?不行,我得问清楚,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把他让给可儿?”  当晚,凌冬上床正欲睡觉,熏儿直接到了他的床前,叫了声“冬哥!”在他的床前坐了下来。  凌冬望了她一眼,说道:“你做什么?还不回去睡觉?”  熏儿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凌冬道:“我累了,明天再说吧!”说完,脸朝里,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熏儿很是难过道:“冬哥,是熏儿做错了什么吗?如果是,熏儿愿意改,熏儿向冬哥认错,只求冬哥不要不理熏儿。”说完,小声啜泣起来。  凌冬见状,只得说道:“熏儿,不是你的错,是冬哥错,冬哥做错了些事,这段时间心中很烦,所以疏忽你了,对不起!”  熏儿本来以为凌冬会说些抱怨自己的话的,这样她便可以主动认错,道歉,然后和他修复关系。因为她已经决定,无论凌冬说什么她都接受,就是主动揽错也可以。  那知凌冬竟向自己认错,那她便不能再哭泣了,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不明事理。她也不能再说什么话了,他都道歉了,自己还能揽错吗?她更不能去问凌冬为何心烦,因为她知道凌冬在说谎。  “冬哥分明只冷落我一个人,跟可儿却是有说有笑的,那里就心烦了。只是他都跟我说对不起了,我还能怎么说?”熏儿心道,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却听凌冬道:“你先回去睡觉吧,别再胡思乱想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去吧!”  熏儿只得怏怏道:“那我回去了。”说完,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  凌冬都说以后不会这样了,她不离开还能说什么?  熏儿躺回了自己的床铺,心情却没有好起来,她不明白凌冬为何要对自己撒谎,以心烦为由揽错。她不要他这样,她希望他能说出原因,这样才是解决问题必须和正确的态度。凌冬说谎,显然是想敷衍自己,当然也没有要和自己修复关系的诚意,那么以后她与他之间的关系也不会有好的转变。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孤岛仙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