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天齐第73章 追踪和逃命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3章 追踪和逃命

小说:同天齐 作者:羴烊开泰 更新时间:2018-06-11 23:57 字数:4077
  十三长老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酡红,语气加快、激动莫名的说:“我猜测,对方要么不仅仅只是一老一少,有可能还有一帮接应的人!  不过接应的人应该精通潜行之术,一路上行走的痕迹极少,气味也不甚浓郁。所以人数应该极少,甚至只有一个人也不是不可能。我大胆猜测,要么精通潜行要么就有飞天之能!”  有长老惊叹不已,那毕竟飞天!一般意义上的飞天之能,要么是修为和境界到了,自然拥有飞天之能,可是这般境界极高,至少诸位长老都是没有。其二就是修为达到一定境界,能够御使法宝飞天,这样的境界也是很高,他们中也仅有几位而已!  一位长老:“飞天之能,十三长老你可是确定?”  十三长老颇有些兴奋的说:“我仔细观察狼群的尸体,发现尸体大致有两种,一种是以利器砍下狼头,你们看,地面上的狼头就是这样子形成的……”  十三长老一边说一边以手做着挥砍的动作,他甚至跑过去捡了两颗狼头,指着断面的骨茬说:“你们看,断面的骨头很是光滑,这应该是一剑就砍下来!剑很利、手很稳!  而另外一种尸体,我观察了很久,竟然都没有看到有致命伤痕,可惜这些尸体被破坏的太过严重,实在看不出什么。不过我在这些狼尸体附近看见有不少喷射状的新鲜血液痕迹,我猜测它们是死于利器切割到脖子上的动脉,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血液,也不可能喷的如此远!能够准确切割脖子伤口,而没有其它动手痕迹,我猜测其修为应该会很高!  一群狼,死于两种不同的手法!我猜测出手的势必是两人!  但是那一老一少,小的才不到九岁,三个月前检测时还没有修为,所以不太可能是他。那个老的据说修为被废,被主脉大人们亲自费的。  随意小的大胆猜测,要么是那个老的修为恢复了和另外未知的一人,要么是有两个未知的人!”  闻言,诸位长老颇有些吃惊,一是没想到一向不为他们注意的十三长老这般剖析入微,二也是被他的分析结论吓了一跳。  大长老也是颇为吃惊,他也没有看出这么多。不过他很快恢复镇定,问十三长老:“你方才说有好几个猜测,你还看出了什么?那些心脏呢,又怎么说?”  其它长老此刻再没有人小看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长老了,一个个都看向他,想要听他如何解释。  十三长老道:“那些心脏,绝对足有几十斤重,里面服用肯定是服用不完的,而且兽心直接服用,既是对气血之力的浪费也有害身体修为。  而且除了心脏,黑熊尸体的熊掌、熊胆和所有尸体的部分牙齿都不见了!熊掌和熊胆可不是野兽会去吃的东西,而且那些兽类牙齿,都挑的是那几颗最大最锋锐的犬齿,这也绝对不是野兽做的!  所以我猜测,要么对方有很多人,每人提一点就可以。要么对方之中有人修为极高或者有人会炼丹、炼食或者炼器。炼丹、炼食和炼器,都精通对于材质的处理,将心脏炼化一番,不必炼成丹药,只是炼去杂质提纯,体积和重量就能够大幅缩水,能够携带于身上。  若是没有这类修者,单纯的修为高超,境界上去了也能够一法通万法,也能够自悟炼化,不过着需要较高的修为,至少我们之中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众人露出沉思,思考诸般的厉害和后果。胖管家突然道:“还有一种可能,拥有一件储物类器物,无论是储物手环和戒指还是法宝类的乾坤袋,哪怕是铭刻着空间阵法和铭文的最低等储物袋,都能够轻松收纳这些东西。”  众人恍然,然后看着十三长老。  十三长老从容道:“我也有思考过这个可能。不过莫说是那些高等的法宝,就是最低级的储物袋,也算是珍贵了,价值远比那些兽心和兽牙高!拥有储物法器的,自是不会看上一些命宫境界的凶兽材料。所以小人觉得,拥有储物法器也不是没可能,但是比较低。”  胖管家沉吟,突然又皱起眉头,惊讶道:“但这又有不对了!你先前分析,对方可能会有拥有飞天之能的高手,这般高手自然身家不俗,拥有储物法宝都可以,这般人物应该看不上这些材料才是!”  十三长老明显的一怔,仔细想了想,神情羞赫道:“这个……是小人狂妄了,胡乱推测却自相矛盾……”  胖管家出言安慰道:“不不,我倒觉得你心思缜密,别人看不见、推理不出的你却可以看出那么多来,你很不错。”  十三长老受宠若惊样,慌忙道:“承蒙大人看得起,小子愧受了!”  他人也不笨,听得出胖管家口里的抬举和欣赏之意,所以厚着脸皮以后生小子自居,这就算是一方有欣赏笼络的意思,然后另一方很识趣的表达出投奔之意。  胖管家点点头,然后对着诸位长老道:“现在有几样猜测,兵人身边可能会有高手,要么精通潜行刺杀、要么具有飞天之能!按这两个标准来,放出鹰犬之类的灵哨,以防备刺杀;准备好家伙什,要是对方有高手或者人多,随时准备拼命和结阵!  十三长老,你便放出你家的灵狼,搜查出兵人的去向来!”  十三长老恭敬道:“是,诸位紧跟着我便是,我和灵狼带路。”  胖管家突然道:“十三长老,我赐你个小东西,防着对方有刺杀或者高手突击,毕竟你有灵狼,对追踪太过重要,回头记在公账上。”  说着,胖管家从他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个东西,扔向十三长老。  东西向十三长老飞过去,他下意识的接住,定神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一面温润的骨质小盾,被红绳穿过,能够像一个饰品一样系在腰带上。  十三长老迟疑道:“谢大人恩赐,不过这是……?”  胖管家道:“大概比你还高个级别的凶兽,取最坚硬的额骨,炼化和打磨出来的一次性法宝。你抽空炼化了,它能够为你防御一次大概是那头凶兽全力一击的攻击,很是使用的保命法宝。”  (打扰下,为什么不说清楚十三长老和再高一个级别的名称呢,倒不是我还没想好,而是我大概命名好了,但是偶尔还在改动,而且坦白说,我也还没想好一个支脉长老,大概要什么样的级别才合适。所以,姑且先留一点点悬念好了,反正这些章节也是是免费的,字数也不收你们费用。)  十三长老一听,面露喜色难以自控,这件法宝,能够防御一次高他一个级别高手的一击!他身为一个长老,修为其实已经很高了,修为比他还要高一个级别的,那种修为层次,已经无不是一方强者了,至少易家此处支脉是没有的!这样的宝物,极为难得和珍贵!  一般来说,这样的东西,只有那些族中强者赐给后辈优秀子弟的。因为这类法宝,炼制太过困难,需要的主体材料和辅料都极为贵重,对炼制者的修为和炼制手艺要求也极高,最后需要那个级别的强者亲自出手灌注修为之力才可以成功。  其炼制失败率很高,故出世量很少,一般赐下大多是身份的象征和对其的肯定,甚至可以说赏赐都是有讲究和说道的!  十三长老当然知道这些,高兴的脸色都有些发红,躬身道:“属下多谢大人赏赐法宝,必不负厚望。”  十三长老识货,而其他长老而都不傻,一个个见了,脸上神情各异,有贪婪有羡慕有嫉妒。不过他们也都知道,十三长老这次是搭上主脉这位行走大人的路子了,这件事情若是完成的好了,估计从此就能够跟随着回主脉,从此海阔天空、飞黄腾达……  诸位长老一个个的都上来祝贺,心里俱是后悔,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他有如此才能,可惜以前不打通关系,现在再巴结也有点晚了。  ……  再说吴珂,半个时辰前,他和老仆在易母的指引下,很快寻得了一处水源,老仆碰巧寻见一棵野生皂荚树,摘下一点成熟的果子作沐浴用。吴珂和他细细洗了身上,再用皂荚果搓揉了下衣服。  然后两人又是碰巧找到一段横亘在河床边上的漂流木,这种木头多是涨水时从上游顺流漂下,水讯过了就在岸边或者水缓的河滩搁浅。一般这种木头会被太阳晒的很干燥,木制轻而坚硬。(贝爷说的,小生一般是不会乱说话的,以后我就不会总是打括号说明了,有疑问的可以书评区问。)  易母让吴珂和老仆好好利用漂流木,乘着它顺流漂了十几里路程的,直到一处瀑布才弃“船”。  易母对吴珂解释,她怀疑对方有能够追查踪迹的方法,可能是兽类嗅觉。而流水是最难留下气味的,所以待气味消失后,让他们顺流水远遁十几里,若要是兽类以嗅觉探查,希望能够摆脱掉。  而那两匹狼,吴珂和老仆洗干净的时候,自发醒过来,就让它们带着他们的气味跑远了。  那些遮盖气味的汁液,吴珂和老仆在弃船后,第一时间就涂抹在身上,然后二人再度亡命奔走。  不过这一次,易母让老仆背着吴珂,尽他的全力跑。吴珂趴在老仆背上,第一次感受到老仆尽全力,速度简直是风驰电掣!不过老仆身体有隐患,全力的速度难以持久,大概只跑了两柱香的时间,就面色发白、喘着粗气停下来了。  吴珂心里粗略估摸一番,方才大概两柱香时间,老仆奔走了大约有近一百里路程!简直快要比得上昨晚一直跑到刚才了,拢共大概有两百里路程!  吴珂吃惊的同时,也再很担忧的看着老仆,老仆面色苍白喘息粗重。他止不住的大声咳嗽,身体有止不住的发抖。  吴珂赶紧跑过去,轻轻的给老仆拍背顺气。他一只手轻拍着老仆的背,另一只手抓着他的手。他能够感受到,老仆浑身都在轻微颤粟,而且他手的温度很冰,有些冷。  吴珂心疼极了,老仆陪伴自己只有不到两年,但是他能够感受到老仆是真正的对自己好、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当年他还是叫做“易子”的时候,他身边有很多的仆从和侍女等下人,无一不是从小陪他到大的!还有那个胖管家也是,不过吴珂知道,他们不是真正的关心着自己,只是因为自己可能会是一个重要而且金贵的兵器,所以小心看护着自己。  他知道,胖管家是主脉大长老的,身边每一个丫鬟和仆人,都是各个长老派过来监视着自己的。  他们陪伴自己很长很长时间,但是他们都离开了自己,自己没有却半点留恋。但是老仆只陪伴自己不到两年,但是看着他此刻那般虚弱难受,吴珂却是真的心疼无比。  吴珂分神在魂光空间里拼命呼喊着他母亲。  易母:“珂儿,怎么如此急躁,你的礼法和气度都去哪里了?我跟你讲过的,越是急躁就越是会出错,就越是会朝着不好发展!”  吴珂深呼吸几次,竭力想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开口时到底还是声音哽咽、带着哭腔:“母亲……跛爷爷……他……他……他现在好难受,我该怎么帮他?”  他本来想说的是“他是不是要死了”,但是吴珂硬生生咽回去,他突然无比害怕,害怕自己一说出口,不好的事情真的会发生!  易母微沉默,柔声道:“珂儿,我仔细将与你听,不过你要坚强,不要表露出一丝的情绪来,怕你跛爷爷看见伤心,你能答应我吗?”  吴珂点头,他心里害怕,不过易母温柔的话语,使他略生出几分勇敢。  易母叹息道:“你跛爷爷他……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  吴珂本来也有一点的准备的,他隐约能够猜到最差的可能。不过当他真的听见易母的话时,整个人还是宛如耳中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半响而难以回过神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同天齐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