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慎游记第十章野店游侠饮正欢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章野店游侠饮正欢

小说:陆子慎游记 作者:山南小月听雨 更新时间:2018-04-15 16:02 字数:3164
  第十章野店游侠饮正欢  事实证明,陆子慎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当某个好心的路人提醒他:坐地铁只要不出站,就能一直坐下去。你完全可以下趟车继续坐的时候,陆子慎的玻璃心终于碎了一地。感叹:京师真危险,快回南湖吧。这里不适合土包子。  幸好录取通知书还在,要不然得被认作“黑户”遣送回去。当陆子慎克服千难万险、越过千山万水来到水木大学西门的时候,有种想亲吻大门冲动。仿佛历尽磨难的玄奘法师,来到了大雷音寺。这种感动,酸爽至极。  这次在新生入学处,陆子慎问了足足又二十分钟,把整个新生的入学流程搞了个明明白白。同样是一个戴眼镜的学长接待的他,可怎么看怎么感觉:学长一股不耐烦的神情透过眼镜片直射陆子慎面门。陆子慎丝毫没有占用别人时间的自觉,待问的透彻之后,确定自己不会做出什么傻事,确认自己不会再次成为段子的主角后。回头向身后等待多时的新生妹子微微一笑,就领了被褥,直奔寝室方向去也。  一切水到渠成,顺利的一塌糊涂。领过被褥,来到了自己的寝室门口:119寝室。这号码看上去就火的要命,你看,寝室里冒出的滚滚浓烟,称为119端得是名副其实。  陆子慎推开寝室门,只见屋里云山雾绕,仿若火场,哦不,仿若仙境。这得抽几条烟啊?看上去好像有人要渡劫一样。定睛观瞧,屋里已经有五个人了,其中有四个都抽烟!陆子慎默默地为那个不抽烟的默哀,因为,自己也是杆烟枪。二打一叫斗地主,三打一、四打一叫“掐一”,这五打一叫啥?只能叫欺负人。  “人齐了,人齐了。大家先来个自我介绍。然后好英雄排座次。”说话的是一个个头不高的小胖子,说话舌头有些打卷,听上去不像华夏人:“我先来,我叫朴尚天,朝鲜族,国语说的不太好,请大家见谅。”然后,一副社会人的模样,开始给大家发烟。陆子慎觉得这个名子起的志存高远而富有“湿意”。  有了朴尚天的抛砖引玉,大家也就开始各自的自我介绍。陆子慎在床上铺下被褥,接过朴尚天的香烟,点着一看,我道中人啊,也是“三六”。他坚定地吸取了今天的教训,一定要摸清套路,最后发言。省的闹出笑话,他是真怕了。  那个一脸憨厚,头发油腻、眼镜片厚如瓶底,估摸有五千度的远视,并且一直鼓捣电脑的叫倪玛。是个蒙古族,不过丝毫没有蒙古族的彪悍。还不时地从兜里掏出一些零食,吃的汁水淋漓。一看就是个宅男。看他不断能从衣兜里能掏出形形色色的吃食,大家送了他一个绰号叫“阿蒙”,取得是蒙古人的意思,又有机器猫“阿蒙”的意思,影射他的衣兜,像是哆啦A梦的四维袋。  住在阿蒙上铺的叫刘达,身体修长健壮、长相阳光帅气、还梳了个小辫。一身的艺术细菌,哦不,一身的艺术细胞。是个辽沈人。嘻嘻哈哈地,竟然还说自己擅长体育项目,是个体育达人。让大家叫他“阿达”。  轮到那个穿了一身中华立领的文静小伙,只见他手持烟斗,金丝边眼睛衬托得他儒雅而神秘。他叫蒋先森,是广东人。甭问,外号就是“蒋先生”了,也不知道洪兴蒋天生会不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告他侵权。尤其是他手边竟然放着一方罗盘,看起来像个风水先生。  那个贼眉鼠眼的叫戴潇扬,本地人。名字起的比起朴尚天更加“湿意”哦不,诗意十足。他说自己的绰号从初中就有了,叫“袋鼠”。看着他一脸的不堪回首,甭问,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陆子慎见众人的自我介绍之中并没有什么玄机,也便从善如流:“陆子慎,南湖人。性别男,爱好女。在家里叔伯哥们中我大排行老六。刚才大家一报年龄,我又是最小的。大家叫我“六子”吧。”  众小英雄通名报姓之后,也就定下了座次:老大阿达,二弟朴尚天(他排老二众望所归,对得起这名字),老三蒋先生,老四袋鼠,老五阿蒙,老疙瘩陆子慎。  阿达言道:“今天大家初次见面,哥排行老大,不能不有所表示。走走走,哥请客。喝啤酒去。”  众人轰然叫好,其中以陆子慎声音最大。也难怪,一天水米没打牙了,净跟地铁较劲了,能不积极么。  一众散兵游勇出了大学西门,蒋先生掏出罗盘,瞅之又瞅,测之又测,道:“今日北方大吉,旺财,我们且去北边觅食。”  袋鼠神补刀:“吃狗肉?朝鲜人在行啊。是不?老二?”  朴尚天吭哧吭哧憋出一句:“老二比你大。”没毛病,刚才排的年龄不是,袋鼠被“秒”。  阿蒙没白瞎这酒瓶底儿的眼镜片:“并不是每只狗都叫旺财,咦,那边有个烤肉店,金山烧烤?老二,你到家了。”阿蒙趴在外面的灯箱上,仔细地考证了店名。  “阿蒙就数你眼睛好使。”阿达尽量照顾所有人的感受,又问陆子慎:“六子,吃烤肉成吗?”  “只要不是去水吧,我全成啊。”陆子慎认为只要是固体,能填饱肚子就行,现在生理要求已经占据了智商的高地,完全分不清拷冷面和烤肉的区别。哈喇子都快流到脚面上了。  进了烤肉店,分宾主落座,众人发挥集体智慧,点了一桌全红宴。哦,就是一个绿色的菜都没有,点的全是肉。阿达十分满意,看来在吃之一道,大家完全可以集中思想。  阿达举起酒杯道:“大家来自天南海北,哪的都有。咱家那边流行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我先干了,祝我们友谊长久。哎六子,那是生肉,碳还没上来那,你先放下。”  甭管酒量咋样,大家都跟着干了一杯。这是个好的开始,虽然酒杯里没有添加鸡血、人血等等的奇怪液体,但也激起了大家对新的校园生活的向往,也奠定了众人革命友谊的基础。  陆子慎没心没肺地往嘴里猛塞,他坚定地认为应该多吃点。背包丢了的直接结果就是:下一顿什么时候吃得看“帝哥”的心情。  酒过三巡,队伍明显分为两派。气宗和剑宗,哦不,是南派和北派。北派的三位老怪红光满面,频频举杯。为什么是三位?阿达、朴尚天、阿蒙。至于京师的袋鼠被无情地划分到了南派。袋鼠自嘲:北水南调?朴尚天管这叫精英战略,阿达深以为然。  袋鼠委屈地带着南方的二位少侠苦苦支撑。虽说南派喝一杯,北派就喝两杯。但是仍旧独木难支:“不是兄弟不努力,是特么共军太狡猾。”  尤其是蒋先生,哪见过这大场面?三杯啤酒下肚就出溜桌子底下去了。再加上吃起个没完、头也不抬的陆子慎。袋鼠心里发苦:“我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  由于南派的疲软,北派失了对手。便跟着内斗起来,这一斗,只喝的天地变色、尿水常流。朴尚天第十七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被大家鄙视了。用的是“他好我也好”的旧梗,于是“肾宝”就成了朴尚天的混号。气得朴尚天趴在地上就开始猥亵地球。  陆子慎吃得沟满壕平,叼上一支“三六”。开始观察战局:肾宝同学依旧醉得趴在地上耸动,阿蒙和阿达脸红脖子粗地在讨论到底套马杆和老龙口哪个度数高的问题,蒋先生在墙角萎靡。  袋鼠醉得一塌糊涂,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疯牛病爆发的时候,牛甲对牛乙说:“兄弟,最近要小心啊,国外传过来了疯牛病。”牛乙说:“怕个锤子,老子是袋鼠啊。”(已经疯了)看来这就是袋鼠绰号的由来了,如果这个冷笑话讲给女朋友听的话。。。那,理应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陆子慎勇敢地加入了战局,由于前期他一直在吃,所以喝的酒也比较少。见南派竟然如此不济,于是满怒的陆子慎顺理成章地将HP不足20%的北派双阿尽数斩杀。  于是,麻烦来啦。看着躺倒在地的北派双阿,以及两个目光呆滞的南派少侠,该怎么把这些夯货弄回寝室啊?  陆子慎拿出阿达的钱包潇洒地买单。同时吩咐还算清醒的蒋先生照顾喋喋不休的袋鼠,而自己叫停了猥亵地球的肾宝,他和肾宝一人扛一个。扛着阿达和阿蒙回了寝室。  到寝室发现少了一个:“蒋先生,让你看着袋鼠。人呢?”  “我算算啊。”蒋先生拿出万年历,开始掐指起课。显然是把袋鼠忘在了饭店。  陆子慎只好原路返回。只见夜色中,袋鼠把腰带系在了一颗小树上,估摸是放完内存后,系裤子时连树带裤子一起系上了。耳听袋鼠嘟囔:“别拽我,我得回寝室了,不能再喝了。”没看出来,袋鼠不但补刀补的神准无比,本身竟然还是个活段子。  看着袋鼠跟松树的激情互动,陆子慎想起辛弃疾的半阙词:“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不禁哈哈直笑,也做了一首:  -  野店游侠饮正欢,  两宗南北战金山。  朦胧醉眼辞松去,  人树难离胜稼轩。  -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陆子慎游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