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之戒律第二章 危机来临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危机来临

小说:玉之戒律 作者:乐透腾飞 更新时间:2018-04-15 16:37 字数:4125
  那还是在刚刚入秋的时候。  南方的秋天总是来的那么轻柔,要不是他们翻越山岭时注意到火红的枫树林,恐怕这些北方的战士们都不会察觉到时间的流逝。  “已经这么久了啊”  刘朋在心中默默感慨。他一方面担心自己的姐姐和弟弟,另一方面又祈求快点找到神兽们。  然而,他率领自己的小队出来已经快一年了,但是他们依旧没有获得任何关于两者的线索。  虽说这令人十分沮丧,但在丧气之余,他们却丝毫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  原本寻找神兽不会这么麻烦的。  在传说中,玉把神兽的位置信息留给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姬],可是谁曾想,[玉]去世以后,南方的九黎却率先独立,打着天下平等的旗号,自己建立了一个政权,随后,北方盘踞着的游牧民族也独踞一方。  有一次,姬去位于北方的冰山上采取药草,却遭到北方的游牧民族的暗算:  在姬独自一人进入一个山洞的时候,他们的大英雄阿提派自己的手下暗杀了守在洞门口的姬的随从,然后用水之玉和土之玉改变了洞里的水流。  此时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危险之中,为了采得洞那头的草药,她决定渡河采草,谁知她刚一下河,河里的泥沙就把她的手脚束缚住了,门口的术士感受到了以后,立刻通知了阿提,阿提就这么把她虏走了。  到这里,故事还没有结束,在他们回自己部落的一段凹路上,发生了地震,落下了好几块大石头将他们掩埋住了,从此再也没了音信。  即使后来双方都到那里去寻找他们,都一无所获,连尸体都没有发现。  于是,唯一一个知道神兽下落的人就这么在人与人之间的阴谋里牺牲了。  虽说这个故事令人心碎,但是这整个传说却又是漏洞百出,真相是什么已经无从得知了。  ——————  “我说,走了这么久了,停下来歇一小会吧。”  在他们经过一家小酒馆的时候,刘朋的好朋友刘腾摸了摸自己饿的咕咕叫的肚子,放低声音向他建议。  “行吧。”  一想到之前的路人给他们说的[那个地方]就在这附近,而且大家也都比较累了,再加上可以问一问老板是否了解那只被称作[守护兽]的信息,他就爽快的答应了。  “老板,拿出你们最好的酒。”  刘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刘腾就已经招呼自己的兄弟们坐在店外的桌子前,开心地要起了食物。  刘朋看着战友们开心的样子,原本劳累的心也突然间欣慰了起来。  “管他的,开心才重要。”  他打算一头钻进了战友们的队伍。  刘朋的队伍算上他总共6个人,算是一支比较特殊的队伍。一般情况下,一支队伍有5个人,可以使用不同性质的玉的人各一个,再加上一个医疗者,队伍规模不会很大,作战也刚刚好。  但是,作为队长的刘朋[没有任何具有特殊性质的玉],所以他们的队伍也就成了6个人。  刘欣作为队伍中唯一的女医疗者,总是很难融入男人的世界,平日里她总是小心翼翼的,没有什么要紧事时也很沉默,不过有时候闲下来和她聊一聊天就会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十分活泼的女孩子。不知怎么地,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她竟然和刘鑫喝起了“交杯酒”。  刘琦平日里喜欢独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不愿意被人打扰。但是,他在前几天登山的途中不小心扭伤了自己的脚,在刘腾的帮助下,他才得以安全走出山来,在那之后,他们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眼下,他们在桌子上玩起了他们心爱的纸牌。  “刘腾这家伙,到哪里人缘都这么好。”  刘朋在心中直泛嘀咕。  还有一个人,他叫刘旺,是个内敛的小伙,不怎么爱出头,平日里也不怎么优秀,但却是个很注重团队氛围的人,有好几次队伍里面的成员之间出现矛盾,都是他帮忙调解的;估计刚才怂恿刘欣和刘鑫两个人喝交杯酒的就是他吧,毕竟他在旁边对着他们不停地浪叫(烘托气氛)。  在与队友们开心前,刘朋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谨慎点,先仔细观察一下这家店铺,毕竟这里可是在兽族的实际控制下。  他走进这家小酒馆,这家小酒馆规模并不算大,但是里面的氛围确实十分拥挤,在这些拥挤中却又透漏着和谐。  酒馆的墙上画满了壁画,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是上古的传说——[神农拯救九黎人民]的故事,相传神农可是玉的儿子之一呢;酒馆的照明用的是火之玉的法术,因为它看上去要比平常的火焰亮的多,不过使用者仅仅只是停留在[会使用而已],因为有时它的火光会突然变化,显得术式很粗糙;房子里充满了快乐的声音,人们互相调侃,勾肩搭背,偶尔还会有人高声唱歌,其他人附和着他。  刘朋走到店主旁边,他正在那里用抹布擦桌子。  刘朋试探性的向店主搭话。  ”桌子这么快就脏了么?擦得这么勤奋。“  ”可不是嘛,毕竟偶尔顾客吐在桌子上也是很正常的。“  ”你为什么不让服务员来做这些事情呢?“  ”你没看他们正在忙着吗?“  刘朋顺着店主的指尖望去,几乎每个服务员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但是为了减少服务员的工作量,店主亲自上阵这种事情刘朋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对了,小伙子,你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吗?“  店主停下手中的活,转过身来询问他。  ”嗯,有什么问题吗?“  ”这里还是不要久停为妙啊。“  ”他们不是挺高兴么?“  ”那是因为他们有兽族颁发的证件。虽然说让他们进入这种小酒馆本身就是违规的,不过老夫我也想尽力守护住他们的笑容啊。“  ”切,兽族的士兵么?我不怕。“  刘朋当机立断。  ”小伙子有魄力是好事,不过我的[水之墙]在傍晚可掩盖不住你们身上的灵力啊。“  店主突然严肃了起来。  ”你们应该是战士吧?“  刘朋这才注意到酒馆的附近出现了一层极近透明的墙壁。  ”怎么可能,在没有咏唱的情况下做出这种结界。“  刘朋惊讶地叫了出来;这时他才明白,眼前的这个店主不是民间的那种三脚猫,而是真正的高手,可能是因为他自己的属性原本就不是火,所以火之术式才用得不怎么好。也正因为这一点,刘朋消除了对酒店的怀疑,向店主提了一个他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您做的是什么买卖?“  ”看来你仍然对我帮助服务员这种事情存在疑惑啊。“  店家笑了笑,用手中的抹布继续擦起了桌子。  ”我做的买卖是[欢乐],他们掏钱或者其他对我有用的东西来换取自己应得的快乐,这不就是商人吗?我只是赚取了很小的一部分啊。“  听到这句话,刘朋点了点头。  ”受教了。“  正当大家的心都即将放下的时候,突然房子顶部的阁楼不知道被什么突然击穿,发出了很大的噪声,酒店热闹的氛围瞬间蒸发。  身经百战的刘朋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急急忙忙向外走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集合队伍,准备迎战。  人群开始躁动,躁动的人群开始四处乱窜,现场一片狼藉。就在刘朋踏出门的那一刹那,酒店老板抓住了他的胳膊。  “让我也来协助你们吧。”  刘朋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他们来到了酒店外面,这才发现自己队员的情况并不是那么好——刘欣正趴在刘鑫的身上痛哭,前面的刘旺张开了土之盾,保护着他们,并不断地安慰刘欣,而不远处的栅栏上插着一支带血的[土之枪]。  另一边的刘腾和刘琦不见了踪影,应该是追击敌人去了。  店主向刘朋建议:  “这里对咱们不利,我建议咱们先转移伤员,躲进旁边的森林,从长计议。”  刘朋坚定地看了一眼店主,示意他为他们指路,然后就跑到刘欣旁边。  “还有救吗?”  刘欣没有回答,泪水已经沾满了她的脸颊,只是不断地在用各种治疗的法术以及方法。  刘朋只好自己摸了摸刘鑫的脉搏,同时用[灵玉共鸣]观察他身边的玉(奇点)。然后合上了他的眼睛。  “刘旺,交给你了。”他将刘欣一把推给刘旺,刘旺接过刘欣,用[土之束缚]裹住了她,跟着店主进了旁边的森林。刘朋则头也不回地进到了店里。  此时店内已经没有人了,刘朋独自坐在椅子上,为自己盛了一杯酒。  “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  因为自己的队员被杀,刘朋生气了,他让刘旺保护刘欣,同时也不想店主受伤,所以自己就留了下来。  另一方面,追出去的刘腾和刘琦找到了土之枪的使用者,他是一名兽族战士,令他们意外的是,他的身边没有其他兽族的同胞。  “刘琦,看来咱们被小看了啊。”  “那就让他好好尝尝苦头。”  他们已经确定了对方是一个土属性的对手,所以只要使用克制土属性的方法就可以取胜。  土属性的特点是范围物理破坏性高,但是对付单体时需要长时间的定位,而且就发动术式本身就比较浪费时间,所以在实际战斗中多用来防守而非进攻。  刘琦的火属性则恰恰相反,他对于单体伤害极高,同时定位和施法速度也比较快。眼下他已经将火之玉甩了出去,甩出去的火之玉开始剧烈燃烧,它的形体开始产生变化。  “刺穿它,火之矢。”  飞出去的玉变成了一支燃烧的箭,直挺挺地向着那个兽战士刺去,那个兽战士急忙俯下身子,用手拍击地面,瞬间,他身边的地面就陷落了下去。  看到这般场景,刘琦又补充了一句咒语。  “散落吧,让风成为你的影子。”  紧接着,一支箭突然分散开来,变成了成千上万把箭从不同方向向兽战士射去。说时迟那时快,兽战士周围的土地迅速合拢,将他封在了里面。同时,刘琦的箭插在了他的盾上面。  “切,慢了吗?不会有下次了。”  在他使用法术的时候刘腾也没闲着,此时他已经用自己的风把兽战士与周围用风切开了,形成了一个结界,只有兽战士和他的防护罩留在里面,就像是一粒种子。  “这样的话他就出不来了。”  刘腾向刘琦示意。  “燃烧殆尽吧,火之玉。”  随着刘琦的呐喊,插在那枚种子上的火箭融化开来,覆盖了整个种子。  “秘术。”  刘琦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吞噬吧,合并吧,在熔岩的地狱里。”  种子上的火变成了类似于岩浆的液体,它的体积不短缩小,逐渐被吞噬,出现了一个兽族战士的轮廓,趴在地上,身边冒出了大量的白烟。  “这样就死了啊,还以为你很厉害呢。”  刘琦擤了擤自己的鼻子,准备转身离开,这时,一阵剧痛突然从自己左边的那条腿传来,他向下看了看,只见自己的那条腿,被由岩石做成的枪刺穿,伤口处鲜血直流,他一头栽到了下去。  “刘琦!”  刘腾飞奔到他的身边,途中用风切断了好几把向刘琦和自己射来的石枪。  倒在那里的兽族战士站了起来,他竟然毫发未伤,他向刘腾笑了笑。  “秘术,以石为基,以土塑性,石之枪。”  “怎么可能?”刘腾震惊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刚才的白烟,不是烟,是水之盾的雾气......”  “不对,可以防得住刘琦全盛状态下的秘术的盾不可能仅靠杂玉做成,那一定是他自己本身的性质,但是如何解释土之玉做成的石头呢?称之为秘术的话,也只可能是本人原本的性质。“  ”一个人,怎么可能拥有两种强大的性质呢?”  正当刘腾震惊时,那个兽族战士又开口了:  “算了,结束战斗吧。以火浴身,洗走余下的杂质,升华吧。”  紧接着,兽族战士旁边燃烧着的玉发出了蓝色的光芒——那是火在抽掉自身一部分时的雷电,虽说没有防御性,可那具有最高的单体攻击力。  “他,有三个性质。”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玉之戒律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优乐国际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